男性也可以是女权主义者
Shutterstock/MatiasDelCarmine

我们采访了一位男性女权主义者,问了他一些私密问题

谁说女权主义者只能是女性?那些坚持性别平等理念的男性,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编者按:许多来自不同领域的男性都在为了性别平等的未来而努力。科学界有刚去世不久、生前一直在争取女性平等受教育权利的霍金;娱乐圈有多年来致力于反对性别暴力的大卫·舒默(也就是《老友记》中Ross的扮演者);新闻界有刚刚获得普利策奖的、写长文披露韦恩斯坦性侵事件的罗南·法罗。我们有理由相信,男性当然也可以是争取性别平等道路上的战友。

一位男性女权主义者究竟在想些什么?他的生活状态如何?性生活和谐吗?这次我们采访了我们的一位粉丝懒懒,看看他是怎么回答这些问题的。

小爱: 你好呀懒懒,我们其实已经蛮熟悉啦,我们这次希望探讨的是女权主义的话题,不过希望能以比较轻松的方式进行。所以先来第一个问题:你在生活中是比较受欢迎的那类男生吗?

 懒懒:这个老实说就一般,我觉得我是那种简单接触起来会显得比较无聊,但是深入了解的话还是有很多有趣地方的男生吧。而且我身边的人(不论男女)中,女权主义者不那么多,大多受传统观念影响得比较深,而我在和人交流时或多或少流露出的相对自由的观念会和这些人并不是很合拍。

当然,对于有着较为自由开放的思维或者至少有这方面意识的人来说,我还是比较受欢迎的。

性别平等
Shutterstock/itakdalee

小爱:唔,你能概述一下你现在的性别观念是怎么开始萌芽的吗?还是说天然就是如此?

懒懒:当然也是经过了一个过程的。这个我可能需要提一下我的前女友,我的女权意识萌芽应该是从和她感情观念的分歧开始的。

当时我的感情观念现在看来是比较男权的,会希望她成为一个传统的“好妻子”的形象,而事实上前女友确实是是非常符合这个形象的,这个角度来说,当时的我们看起来还蛮般配的?

但是那个时候我在对待感情以外的事情时,会更想要追求自由和平等——这个和传统的婚恋观念是很难兼容的。这种矛盾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也会发生在我和她的交往之中。比如她会希望我去决定她将来毕业之后的工作地点、工作内容等,希望我对她“负责”,而我认为这些选择应基于个人理想,我无法去决定。这种矛盾反复出现,每一次都是在骆驼身上堆放的稻草。最后我选择了不再去扶着那只摇摇欲坠的骆驼。

爱情出现裂缝
Shutterstock/vectorfusionart

小爱:那分手以后是怎么开始自我认同成为一名女权主义者的呢?

 懒懒:分手之后我像其他人一样去工作,也像其他人一样被动接受着父母安排的相亲,并且在这两者给我带来的负担和压抑中思考什么是一份合适的工作、什么是一段健康的感情。

我在这种思考当中逐渐变得独立,也想通了传统家庭当中“爱”可以不存在,而“控制”是一定要延续的。之后我便认定一个人应该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而活,而不应该成为家庭、族群的傀儡。于是我选择了辞职考研。在枯燥的复习过程当中,刷微博成为了我闲暇时间的乐趣,也成为了我接触各种思想的途径。也就是在那时,我开始接触女权主义思想,并惊异于它与我思想的契合。

后来在一个女权主义者的群里认识到了好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那时候她也在准备考研,我们慢慢从考研聊到社会问题,从女权主义聊到丁克,我的观念也逐渐在和她的交流当中逐渐成熟。于是也就在那段时间,我在微博简介里加上了“女权主义者”这一标签。

小爱:很多人会对一名男性、或者说直男的女权主义者身份感到不解,会认为你们已经是一定程度上的既得利益者了,为什么还会支持性别平等呢?

懒懒:其实作为直男,既得利益来自很多方面了,找工作时潜在优势是一方面,原生家庭中“理所应当”得到更多资源是一方面,甚至我们在家庭中有更低的“作恶成本”。这里面有些既得利益同时也是族权加于个人的枷锁,比如原生家庭的优待;有些是刻板印象的结果,如一些原因下的“优先录用”;有些则源于法制的不完善,如家暴事件中施暴男性极少受重罚。

但是性别结构对人的压迫是不分男女的,比如认为男性应该承担更多责任之类的,也剥夺了男性的一部分权力。我觉得我在追求性别平等的路上已经在牺牲自己的部分既得利益了吧,比如放弃继承权,比如进行自我约束来避免自己得到不恰当的优待等等。

小爱:刚刚你提到了一些既得利益的形式,那我们打个比方,如果你在找工作时因为性别原因受到“优待”,会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懒懒:“优先录用”这种现象很取决于面试者本人的经验,据我所知越是进步的企业、越好的工作环境,性别平等的状况也越能够得到保障(其实这本身也是企业好坏的评定标准之一)。我也会更加倾向于去一个有性别平等氛围的企业工作。

对于我个人而言,如果认定了一份工作,要去争取时,一定是先假设面试者的评判是平等的。在找工作时会不遗余力地展现自己适合于这份工作的价值,但我不会利用所谓“性别优势”的,当然也不会包装这一点。

性别红利
Shutterstock/Ross Petukhov

小爱:你刚刚提到你的女朋友对你的影响也很大,我们作为性科普平台,问一点羞羞的问题。你觉得你性别观念的变化对于性生活有影响吗?

懒懒:有一定的影响吧。我在性生活中还是比较倾向于为对方服务的,也比较能够从对方的反馈中取得成就感,也比较希望在对方允许范围内多做尝试,这个观念在我成为女权主义者前后没什么变化。

但是和现在的女朋友在性观念上会更加契合,她会很主动地面对情欲,也比较愿意交流性的需求和想法。相应的,我也更能把这些说出来,性的本质仍然是一种交流嘛,所以比较坦诚的交流还是让性体验变得更好了的。

小爱:好棒哦,而且听说你们快要结婚了?恭喜呀。其实在婚姻的议题上,会很容易引发关于性别观念的争议,好比买车、买房、彩礼、生育之类的种种。你们会有这方面的问题吗?

 懒懒:没有!反正完全买不起哈哈。而且我们现在是打算丁克啦。我们觉得两个人工作、挣钱,还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去做,何苦急着为楼市打工呢?

我的父母最早也是那种要为子女买房买车的观念,我和他们坦白过不需要他们给我出钱,他们一辈子攒的钱最要紧是用来养老。在这件事上女朋友和她的父母就真的很优秀了,不需要我承担这些事情(当然主要是女朋友优秀,让她父母知道了她有能力为自己的选择买单)。唯独丁克观念这件事,需要我们两个人坚定意志,慢慢向各自的父母渗透。

女朋友的画外音:为懒懒补充几点,首先我在我自己家能做主,我说我自己个人出钱买房,也不会要爹妈一分钱。

我也一直向我父母灌输这样的观念:成年人,男女平等,独立自主。

平等是,我们结婚不是嫁娶,是两个人相互尊重而平等地结合,没有从属关系。所以,如果自己家也买不起房,就不该要求别人,对方父母并不该承担这份压力。如果自己买得起房,那又何必需要对方买房呢?同样的我们家也不要一分钱彩礼。

独立是,现在我的事业刚起步,懒懒还没毕业,所以领证结婚我和懒懒自己掏钱买个戒指就行,结婚是我们俩结合成家庭的事情,不会花父母一分钱。现阶段我们也不在乎有没有仪式,以后特别宽裕了可能会办一个,但是不会为了办仪式降低生活质量。

小爱:(匆忙地嚼了嚼狗粮)现在网上有很多关于女权主义的争议,也有一些人会说自己是支持性别平等的,但是许多自称女权主义者的人逻辑不自洽、戾气很重之类的,想问一下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懒懒:我觉得“有条件平等”是不存在的,需要前提条件的不是平等而是交易。

作为女权主义者,本身就要做好不去取悦任何人的心理准备。之前在网上看到过一篇关于“男性女权主义者理应受到怀疑”的文章,讲的就是这个问题。比起获得争论中的胜利,我觉得更应该做的是让女权主义思想得到传播,让人们(尤其是女性)看到自己有更多的选择,让女权主义接收更多的讨论并在讨论中逐渐成熟。

女权主义者不应被污名化也不应被神化,我们无需也不应成为完人、先知或是启蒙者。我希望有一个更加平等更加光明的未来,在这个未来里人们不会说“XXX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女权主义”,而会说“女权主义在人们的争论当中不断得到完善,最终成为了当今世界重要的思想来源之一”。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口述/懒懒,采访&整理/谈性说爱编辑部。

推荐阅读:约炮使女性自由?有些女权学者不这样认为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