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momen kissing
yestone/Rawpixel

女同志,一定要分T和P?(P篇)

你是T还是P?你愿意被称作T或者P吗?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P(取“婆”的音),是指拉拉中打扮和言行更加女性化的一方。一定会有人问,既然P和一般女孩无异,为什么还要做同性恋? 因为……P虽说气质更为阴柔,但也不一定会被直男的阳刚气质吸引啊。 

先别说PPL(两个P属性的拉拉相恋)、PHL(P属性和H属性相恋),就算是主流的TPL(T属性和P属性相恋),也不是外界想象的那样,是对异性恋的直接拷贝。 有的P说,她们就喜欢T身上的中性气质,那绝非男性的可怜复制,而是一种介乎男孩和女孩的清爽感觉,既不油腻也不浑浊。 也有P说,自己就是会被女性气质吸引,从小喜欢温柔漂亮的大姐姐,真的对男孩子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也不会选择跟爷T谈恋爱,因为她们太man了,反而会跟P或者H偏P的女孩在一起。 

所以,你的外形怎么样,并不能决定你的内在怎么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恋爱图谱,你会喜欢上怎么样的人,真不是简单一个性别/属性这样的标签能概括的。每一片叶子都是独特的。 

但其实,很多圈中人也会犯以貌取人的老毛病啦。 

我在拉吧打工时,曾见一对长发女孩共坐一席,举止亲密。两人都非常漂亮。邻近卡座有三个T,纷纷议论要不要坐过去。但很遗憾,当她们过去要撩人家时,才发现俩人是一对,正深情对望、互赠情歌呢。 

也有人说PPL才是真正的同性恋。 

two women holding each other
yestone/DimaBaranow

在TPL尚是主流的当下,有人愿意站出来说这样的话,无疑是勇敢发声。我认为这代表了一种对女同志的美好憧憬与幻想,并非无稽之谈,因为P确实是“彻彻底底的女子”,而承认女性的结合毋庸仰赖男性气质的介入,就是在性别解放上更进了一步。然而,这也是把其他同类全部排除在外,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就和当初异性恋排斥同性恋、同性恋又反过来歧视异性恋一样,太粗暴。 

我听不少人说过,看两个可爱女孩子谈恋爱是赏心悦目的事情(包括一些T),但谁能断言,两个中性女孩儿,或是中性女孩和特别“女性化”的女孩之间的感情不是真挚的呢? 

遗憾的是,目前社会上尚缺对P属性拉拉的生心理和成型原因研究。相比起外型上更鲜明直白的T,她们就好像隐匿起来了一样。网络上除了探讨T如何撩P、如何运用灵活手指给P带来美满生活的科普小知识之外,就是小软件里P对自己另一半深情告白、哀怨凝望等小短文,囿于小圈子和小情小爱,无人站出来给一个大局观。 

对于P这个角色,通常有以下几点疑惑: 

1. P都是双性恋吗? 

2. P怎么过性生活?她们都是受吗? 

3. P可以被辨认和识别出来吗? 

那么我们来逐一解答。 

two sexy women
yestone/dnf-style

1. P都是双性恋吗? 

先回答:不是。 

台湾著名作家邱妙津曾在《鳄鱼手记》中塑造了伶子这一角色,桑梓兰点评道:“她爱女人既不是因为自己的男性化,也不是为了寻找暂时的男性替代物”。从邱自身的女同身份看来,至少批驳了所谓P都是假同性恋的说法。

虽然确实有不少P从直女“转型”而来,或作为一个时期的产物,“在本性上”是依恋男性气质的。她们在同性恋关系里以P的身份自居,而在和男人的恋爱关系里则是一般的异女,据我不完全观察,这部分P最终都会如她们伴侣所担心的那样,投奔一个真正男人的怀抱,正常婚嫁生育。 

对于双性恋P和伪P的区分,只能说见仁见智。就如我们很难界定一个女跨男的跨性别者,和一个尚未在身上扎针动刀的铁T,他们两者的明确边界,因为行动,只是实践了的心理;而心理,却是在外界影响中不断变化的。该如何证明,双性恋P不爱伴侣身上的一点点豪迈气质?谁又敢断言,所谓伪P完全不会被女性独有的魅力吸引? 

如果把关注力放在个体而非群体,往往会得到意料之外的发现。我有个朋友,初恋是和一个小帅哥在一起,后来她和那个男生双双发现自己是弯的,于是从恋人变成了好闺蜜……

这位友人虽然和男生谈过恋爱,却是百分之百的拉拉。所以,总结一下,P并非都是双性恋,但不排除一部分纯P在探索阶段和男生有过暂时的亲密关系,因为她们天然的“被认为”应该和男生在一起。 

2. P怎么过性生活?她们都是受吗? 

P在性生活中必然是被动方吗?答案是不一定。 

先说说她们真实的性生活是什么样子。 在情色片里,拉拉的床戏长期被塑造成缱绻唯美的情态。在一些AV里面,也有女女之间的激情戏(虽然难免失真)。有些直男对女同性恋的私生活有着难以掩饰的好奇心和偷窥欲,其实是对两具美好肉体的欲望投射,投射对象通常是美P,就像耽美为一些“腐女”所痴迷,同样是消费两个“美型”男子擦出火花的浪漫情节。如果不美,不会吸引那么多的关注。 

女女性生活自古有之,古代叫“磨镜”,也叫“对食”。现代的拉拉有更多方式去享受她们的性愉悦,方式却不仅限于手交或道具。《性行为研究》期刊(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ur)2017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指出,比起男女性爱,特别是与阳具插入的传统性爱模式相比,女女之间的性爱欢愉将更容易达到高潮。其中不仅有性心理的原因,还可能因为彼此有相似的生理构造,更了解对方的敏感点,节奏上也更为合拍。 

这里要解释一个概念,就是T和P,并不绝对等同于“攻”和“受”。不是所有P都是受方。大部分女同志会在床上与性伴交换角色,少数则不会,P应该属于更灵活的类型。 虽然普遍认为她们是偏被动的一方,实际上,不少P都可以接受“互攻”,甚至相当乐意(你看多少P说要反攻她们的对象),仅取决于伴侣愿不愿意。 

lesbian couple lying in bed
yestone/pxhidalgo

3. P可以被辨认和识别出来吗? 

很奇怪,大家都希望有一份万能指南,逐条列举可疑特征,只要对上号,就能在大街上迅速辨认出gay、lesbian,以及其他“异于常人”的性少数者,甚至秒分型号。 很遗憾啊,其实并没有。 

我一直觉得,“性少数群体”和“正常群体”的差异,并非想象之大。如果有,更多的也来源于后天塑造,不会比两个独立个体差异更大。如果说T是比较容易辨认的人群,但是不也有时髦女孩热衷于短发牛仔裤的Tomboy打扮么?手捧所谓鉴定手册按图索骥,搞不好还会造成误解。 如果真的那么迫切想找朋友,为什么不参加一些同志友好的线下聚会,或是利用万能的网络资源呢?你可以得到非常确凿的答案,而不是靠猜,靠“女同性恋鉴定手册”。 

有趣的是,有的人似乎自带“gay达”,更容易察觉到同类的存在。曾有朋友偷偷跟我说,她遇到一位心仪的女性,“有直觉”她是一个拉拉,结果两人真的在小软件上撞见。那个女孩我见过,如果不说我真不知道她的性取向。同类之间的相互识别,或许就在眼神对视的一瞬、某种气味的交换中完成吧。 在《浮现中的女同性恋:现代中国的女同性爱欲》中,作者桑梓兰这样解读P这个社会角色: 

如人类学家赵彦宁表示,T设想的婆就是一般的女性,这种情况非常普遍:“T自认为在性方面上更加名副其实,至少在吸引‘女性’注意力方面与男性不相上下。”她们认为婆“‘在本性上’是难以接近、任性且难以取悦的”。

也就是说,T将自己视作天生或命定的性别逾越者,而婆是普通平常的女人,唯有透过与T的关系才获得这种越轨的社会地位。根据张娟芬的看法,T对女性化女人的偏见导致这样一种情况,即“婆必须不断地证明自己“身为女同性恋的身份”。就此而言,水伶正是这样一个婆,但她证明了自己T爱人的猜疑是个天大的错误。 爱何必那么复杂?爱就是爱,不是别的什么东西。消弭所有的偏见和误会,就是

 

(文/阿猫,超级麻烦制造者。)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女孩子究竟是怎么样谈恋爱的呢?推荐阅读:《不是所有的花都是香喷喷的》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