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people kissing
Shutterstock/PinkCa

不是所有的花都是香喷喷的——关于几个喜欢女孩子的女孩子

小编集合了几个女同的故事。你会发现,她们既不张牙舞爪,也不十全十美。虽然大家都喜欢女孩子,可是喜欢的方式,和找到自己的方式,其实都不一样。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Dom有白癜风,两个眼睛周围都有一圈白色,像眼影一样。她老是很犹豫,说话的时候会认真又小心地盯着你的眼睛看。她从五岁开始就知道自己喜欢女孩子,那时候完全不知道什么同性恋,只是喜欢。但是生活经验告诉她,这是不对的,她应该喜欢男孩子,毕竟童话故事里,公主都是跟王子在一起的。当时她生活的小镇上也有同性恋群体,她被家长告诫不要跟他们走太近,因为“那是群怪人”。

直到17岁的时候,她才第一次跟女性谈恋爱。顺理成章地上了床,却在关键时刻被敲门声打断,两人手忙脚乱地整理衣衫,门外稚嫩的声音说:“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吃晚饭?”Dom疯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还有个儿子?”

成年后她进入剧场工作。“戏剧像是一个巨大的泡沫,相比外界,更加包容和开放。”她拿着节目册,一个个名字点过来,“这个是同,这个是同,这个不是,这个是双,这个是同,这个不是,这个不是……”

她有一个非常要好的直男朋友,“巴斯光年那种硬汉”,聚会上两个人总是聚在一起,谈论彼此(共同的)前女友。

two women smiling
Shutterstock/Rawpixel.com

南南因为性格像男孩,大人总说她是个假小子,“玩遥控汽车比玩洋娃娃更让我感到自在”。小时候也总觉得因为自己不好看,大家不喜欢跟她玩。直到有一次,一个女孩子跑过来对她说:“我觉得你剪短头发会很好看的,如果你剪短头发的话,我就跟你在一起。”

当时学校里有很多对拉拉,虽然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在亲密关系中反串男性角色在她看来没有关系。关键是,“有人亲近我了”

到了大学里,南南依旧习惯性地以类似“假小子”的形象恋爱、社交。有一天学校做活动,朋友给她化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妆,戴了长假发。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原来自己是可以很漂亮的。

也有男孩子对她表白,“如果不是因为他那么猴急,我差一点就答应他了。”

她最近的两段恋情谈的依旧是女朋友。“但这并不是因为我不喜欢男孩子,只是身边优秀的男孩子太少,也都不大用心。”

一个谈了三四个女朋友,却依旧坚信自己也许是个双的女孩子,很难说家庭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

南南的生长环境非常传统,亲戚朋友基本上都视同性恋为十恶不赦大逆不道。妈妈偷看她的日记,发现了她在跟女孩子谈恋爱,跺着脚在房间里尖叫道,“我要杀了你!再自杀!”父亲不说话,完全默许了母亲的这种行为和情绪。

在父母极端情绪的反复影响下,反而更加重了她的叛逆心理。但也让她害怕,她觉得这件事情是错误的。她觉得,是不是自己高考没考好,自己工作不顺,都是因为自己跟女孩子在一起。有一天,当她跟妈妈打电话说,自己想要买裙子时,她妈妈高兴得哭了。

快大学毕业的时候,南南谈男朋友的愿望非常强烈。她不愿意公布自己和女朋友的关系,甚至对当时的女朋友说,希望彼此都找个男朋友,两人这样是没有未来的。但当真的有男生对女朋友示好时,她又表现出十足的醋意。在这样的来回拉扯里,两人的感情终于破裂。

最让南南耿耿于怀的是,为什么小时候玩玩具汽车的时候大家都叫她“假小子”,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她可以是一个“非常酷的女生”。她说,如果有人这么告诉她,也许她现在就不是这个样子。

a guy is fading away
Shutterstock/pimchawee

长发姐姐是家里的长女。有个朋友分享,“直到我妹妹出生,大家一起去医院的路上,我都像个公主一样,大家围着我,夸我,说,你真漂亮呀。到了产房,大家一窝蜂地去看我那个还是一团肉的妹妹,把我丢在一旁,没有人再关注我了,没有人再夸我了。”

长发姐姐有三个妹妹,这样的落差她整整经历了三次。她长得非常好看,非常温婉,同时非常毒舌。她的父亲当初希望她考上常春藤院校,结果她考了国内高校,父亲在家里大发雷霆,但从此也任由她去了。她还没有出柜,家里也没有催婚。

高中时候谈第一个女朋友的时候她说,“我应该不是同性恋,只是没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男生”。近十年过去,她已经悄悄跟女友同居了。

有一天我去她家里过夜,她絮絮叨叨讲了半天自己跟女朋友生活日常争吵,讲遇到自己之前,女朋友跑出去跟别人约炮,现在又如何乖巧温婉,她的语气跟任何一个尖酸刻薄的小姑娘一样。她们在生活中会吃醋,会争吵,会因为谁家务做得少而生气,因为实在太寻常了,导致我多少有些恍惚。

a guy's face is covered by cloud
Shutterstock/frankie's

还有她的朋友赵老师,是一个典型的从小到大没经历过什么波折所以格外傻白甜的存在。赵老师的外表满足几乎所有人对于T的想象。她的妈妈,在生了她之后再也没有跟她的爸爸同房过,在家里最艰难的时候,宁愿睡客厅的沙发,也不要跟自己的丈夫睡一张床。

赵老师说,如果她妈妈晚出生几年,应该就不会结婚而去找女朋友了吧。于是赵老师也出柜得非常顺利,去国企上班也梳着大油头。

我们总会想象这样的人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恋爱史,但她的感情生活非常风平浪静,平静到我们都觉得对不起她的颜值。

各式各样的同性恋/双性恋栖息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过着自己烦恼的平凡生活,可能确实会因为自己的性取向问题,在青少年时期比别人多一点点困惑和焦虑,但是比起生老病死家庭变故,性取向实在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an ubrella
Shutterstock/CHOKCHAI POOMICHAIYA

Dom随着公司全球巡演了三年,整个工作团队里有两个她的前女友。但她还是觉得,如果回到自己的家乡,还是会小心一点。出于好奇,我问Dom,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跟男生在一起?Dom立即猛烈摇头,“不可能的!”她扎着丸子头,好看的耳环随着说话声一起晃动着。

南南则说,“我对男孩子也是有性欲的,所以我真的不是完完全全的同性恋。”她目前还是有个女朋友,只不过这次她没有急着要两人都去找男朋友。人家说,面具戴久了,自己就会变成面具。但装直女装久了不会变直,只会变成精分。

长发姐姐的伴侣在家中算半出柜,父亲对她说,玩玩可以,最后还是得落回到婚姻中于是长发姐姐的伴侣要形婚了,对方是个gay,两人打算一人要一颗男方的精子。她俩打算生活稳定之后一起开公司,估摸着要过上《极品基老伴》里那样一辈子的室友生活。

赵老师还在挣扎。她成长里最重要的就是她的妈妈,但同时,最大的阻碍也是她的妈妈。她俩形成坚定的统一阵线,死死地捆绑在一起。她被保护得太好了,所以待人接物幼稚得令人担心,因为知道自己被保护得很好,所以她又始终没办法割断妈妈的链接,一直活在妈妈的羽翼之下。她在国企里公然出柜,气得女朋友跺脚。

多年来社会和家庭筑起的高墙,并不是简单地说一句,“同性恋很正常,接受自己。”就可以的。违背自己本意生活的人不在少数,不幸福的人和在挣扎的人也永远那么多。

在不断与原生家庭和社会拉扯的过程中,也不知道谁会被拍死在沙滩上,谁会咬牙跺脚迎着逆浪一路向上。这些困惑确实都是真的,这些妥协和暗搓搓的叛逆也都是真的。

大家都是人类,大家对于生活的不满和不安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喜欢男孩子还是喜欢女孩子,就幸福一点或者不幸一点。唯一的问题也许是,我们下一个爱的人是谁。生命这么长,我们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给自己一个答案。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 乔盐,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看了本文,你也在考虑出柜?不知道如何开口?欢迎点击阅读:这是一篇教你如何向父母出柜的指南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