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出我的故事
Shutterstock/Rasstock

爸爸妈妈,我想和你们聊聊我的性经历

你和父母谈论过自己的性经历吗?还是让这成为心照不宣的秘密?这个女孩写了一封信,想和父母聊聊自己的情欲和自由。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编者按:你怎么破的处,你爸妈知道吗?大多数中国家长和孩子可能都没有开放到这个地步。所以网上有段子调侃“就算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在父母面前都要表现得像从未做过爱一样。”

但或许你也很想和父母分享一下你在自己的情欲这条路上行走的经历见闻呢?看看这个女孩是怎么和父母说的。

 

亲爱的爸爸妈妈:

过完年以后我又行色匆匆离开家去上班,现在又感到非常想念你们。我发自内心地喜爱团聚的日子,喜欢抱着你们亲了又亲,喜欢爸爸做的无锡排骨,也喜欢和你们在一起。今年的我看起来一切如常,但有个秘密我可能很难对你们开口:今年的我不再是处女啦

这本该是我的重要纪念日。但是我还是很困惑,破处究竟应该从我探索性的哪一步算起?

如果说以第一次快感为标准,那我8岁就“破处”了。8岁那年暑假,我一边写作业一边看电视。我对那天印象太深,以至于对每个细节都有清晰的记忆:电视里放的是金喜善主演的《好好先生》,她在这部戏里的角色是一个设计师,虽然一直有恶人作祟,但她努力奋斗,也屡屡化险为夷,一步一步成长起来。戏里还有一个对她死心塌地的男主角。

当时我只是觉得下体有一点瘙痒,就无意识地用笔头轻轻搔了搔痒,却好像误触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伴着夏日的炎热和电视里的罗曼蒂克,我心跳加速,我情不自禁绷紧大腿,我感到了某种释放。后来我索性直接上手,尽管那时候的我根本不了解人体的构造,却无师自通地掌握了让自己快乐的节奏。

 从那个夏天开始,我开启了对自己身体的探索之旅。这探索,是私密的、羞愧的、不能被人发现的。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年幼无知的自己每次自慰之后对自己的厌恶和对自己难以戒掉这一“恶习”的愧疚和悔恨。这种苦涩的快感,一直伴随我到大学。

我干到非常羞愧
Shutterstock/iproname

当然了,可能按照大部分人的定义,自慰是不能够算作破处的。我还是讲讲近期发生的事吧。

在大学接触了性教育之后,我身上背负了16年的枷锁终于缓慢脱落了。但是我得承认,这枷锁还是会若隐若现,但我一直没有放弃与它的斗争。我为了获得新的自我做过许多努力。工作、换发型、买新衣。最后我决定试试看和男人做爱。

爸爸妈妈,说到这儿你们可能要担心我了。但是真的大可不必,因为这对你们的宝贝女儿来说真的是另一种成长。我想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正视自己的情欲、悦纳自己的身体。对,我想破处。

单身了26年的我没有机会和一个情投意合的男孩子做爱,自慰棒、振动器这些玩意儿已经不能满足我对温热身体和灵动唇舌的渴望。我需要那种热气喷在脖子上的体验。他不需要和我情投意合,他不需要认同我的价值观,我不需要对他知根知底,我只希望我们能在欣赏彼此身体的基础之上,给予对方最大程度的生理上的满足。仅此而已。

情欲的探索
Shutterstock/Photographee.eu

爸爸妈妈,我看不到你们此时的面部表情(你们生气了吗?),我就先继续说下去了。我尝试了不同的交友软件,最后选中了几个不错的候选人。在确认他们都有较好的安全性行为意识和尊重我的前提之下,我向其中一个候选人邀约了。

爸爸妈妈,我觉得我可以向你们坦白,事前我也感到非常担忧。和炮友初次见面可比工作面试紧张多了好吗!我强烈的自尊心和脆弱的自信心,被一根细细的线吊着,我感觉他们随时可以拿一把剪子剪掉我苦苦建立的自尊和自信。

我一遍遍的问自己:他拒绝我怎么办?他嫌我长的丑怎么办?他嫌我的胸不够大怎么办?他万一中途摘套怎么办?他会不会仙人跳?他万一有性病怎么办?他偷拍我的裸照或者录像怎么办?他之后跟踪威胁我怎么办?我一不小心喜欢上他了怎么办?

我的担心都可以出一本“约炮的十万个担心”了。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勇敢的站出来,勇敢的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说不清楚我是向往这么做的勇气,还是只是想要安抚一下我躁动的身体。重要的是,我确实想这么做。

如果以“和男孩子发生性行为”为标准,那我可能是3月4日破的处。那天,那个男孩子没能进入我的身体——但是边缘性行为也是性行为呀!我猜测是自己太紧张,而且他也没能让我完全放松。最后我用手满足了他。我现在还记得自己在酒店大堂等他时的忐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敢朝大门的方向看,但耳朵可能竖的比兔子都直。见到他的尴尬,被他递上来的一瓶水一扫而光。

我挺感谢那个男孩子的,虽然我没有从中获得身体的满足,但是他允许我探索他的身体,让我第一次和一个裸男躺在一起。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开头。

身体的探索
Shutterstock/Photographee.eu

7月21日我尝试了第一次插入式的性行为,可能这也是很多人眼中真正意义上的“破处”吧。原本约在周六的见面被兴奋焦急的我提前到周五晚上。他答应了,从城市的另一端开车赶来。我依然有些忐忑,但是这次的我更加志在必得。

到了脱衣服的环节,他看出我有点羞涩,就提议聊会儿天。我穿着后来成为我约炮的“战袍”,一件墨绿色的开叉连衣裙,和他并肩靠在酒店的床头,听他讲工作的事情。他滔滔不绝,我开始按耐不住甚至有些睡意了。我打断他并示意可以进入正题了。当他的舌头深入我的口腔,我好像顿悟了。

原来这就是接吻的感觉啊!他有点诧异我的反应,对我的“处女”身份有点犹豫,和我确认是否要继续。我示意没问题之后,骑坐到他身上说 “我一直想试试女上位,可以吗?”我们刚开始并不顺利,但是随着我逐渐放松身心,终于成功了。冲破了一些痛感之后,他完全进入了我的身体。

那一刻,“我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的感觉绝对是不夸张的。最后,我并没有高潮,但是也气喘吁吁,费了不少体力。我还成功口爆了他!这对于一个新手来说,还是不小的鼓励。遗憾的是,我还不是特别敢于问他能否给我口。我想,如果有下次,我会更加勇敢,提出自己的要求。

直视我的情欲
Shutterstock/oneinchpunch

爸爸妈妈,讲到这儿,我真是感觉长舒了一口气啊。抱歉没有提前问你们,就一股脑的分享了我性探索的细节。可能会引起一些不适吧。但是,我真的很想和你们分享。

妈妈和爸爸给了我第一次生命,我的破处经历是我给予自己的重生。20多年前,你们从相遇、相识,到爱慕和信任对方,再到赤裸相见享受鱼水之欢,我们三个的命运就被紧紧的连在了一起。因为一些原因,我们三个经历了很多别的家庭没有机会品尝的苦涩和甜蜜,我对你们真的是既感激,又爱怜,又佩服。我非常渴望和你们分享我生命中的重要时刻。

爸爸妈妈,将来的某一天,我可能会有自己的孩子,也可能不会。但我知道,TA一定会为TA妈妈感到骄傲,因为TA的妈妈,接受自己,不为自己的欲望而脸红,并且不惧怕展示自己的脆弱而且敢于追寻她自己的幸福。

爸爸妈妈,去年夏天,我不再是处女了。爸爸妈妈,我长大了。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口述】我用破处与羞耻的过去挥手作别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