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乳房斗争多年
Shutterstock/Anetlanda

我与我的乳房斗争多年

女性只要半个鸡蛋大小的乳房就足够哺育下一代,婴儿6个月内的胃容量只不过如一个草莓般大。10个女人中有7个对自己乳房的形状或大小不满意。关于你的乳房,你了解多少?又接纳多少?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原来有时候,A也不代表优秀

青春期的时候,只知道长个子,根本不知道有长胸这件事。突然到了某个年龄,母亲说,“你需要买胸罩了?

“我都没有胸,买什么胸罩?”

“你年龄到了。”

哦。

对于胸来说,A并不代表优秀。罩杯就跟学英语一样,还有个ABCDE,然后你发现跟英语不同的是A并不代表优秀。最无语的是,我连A都填不满,为什么要浪费钱买这玩意儿?

在人生的前15年,并没有人告诉我乳房是什么,我也根本没在意过这个东西。穿背心,凉快自得,我以为每个人都是如此,无论男女,无论胸大胸小。但是似乎一到某个时间点,你就被裹挟到女人和胸的巨大议题中,铺天盖地的广告、文章、目光和经验告诉你,胸很重要,胸大很重要。到了青春期,就会有胸罩这样的“社会标准”来告诉你,你不符合标准啊,是不是劣质产品啊?是不是有问题啊?
 

到了青春期,就会有胸罩这样的“社会标准”来告诉你,你不符合标准啊,是不是劣质产品啊?是不是有问题啊?
shutterstock/Anetlanda


“妈妈,我是不是不正常?”

“没事,长长会大的。”

后来时间证明,有些东西长长还真是不会大。过了长胸的青春期,就只长年龄了。“一胸不平,何以平天下”这种安慰人的话比我妈妈那句“长长会大的”似乎有用那么一点点,但是故作镇定的我,还是忍不住会去偷瞄那些“珠圆玉润”、“丰乳肥臀”、“波涛汹涌”的大胸姑娘。

我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喜欢,还是因为自己没有产生的羡慕。

我与胸部的战争第一枪

人的一生可能都会纠结于有或没有,得到或没得到之中,但我从来都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强求,比如说爱情,又比如说受之父母的身体发肤。心大的我,过了青春期,也就把“胸”这件事差不多搁一边了。什么飞机场、太平公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直到进入亲密关系,我才正式开启了和乳房的对话。第一任男朋友曾问我:“你的胸怎么这么小?”嗯?是很小啊,一直很小啊,你喜欢大的吗?胸很重要吗?果断分手!(当然真正分手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那一次才知道,胸竟然可以和女孩的自尊心相连,可以让一个人不安,甚至感到挫败。乳房,谁给你那么大权力的?乳房,你以为你是谁啊?话虽如此,但即使是像我这样大剌剌的姑娘,还是忍不住的敏感,甚至讨厌起买胸罩这件事

 

即使是像我这样大剌剌的姑娘,还是忍不住的敏感,甚至讨厌起买胸罩这件事。
Shutterstock/Dmitry A


是的,我生平很讨厌做两件事:去内衣店买胸罩,去眼镜店配眼镜。一个证明自己胸小无码,一个证明自己眼瞎近残。我活着好好的,为什么要去那么残忍的地方,来“羞辱”自己。于是我反复告诫自己它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我的自欺欺人像冬天糊墙的窗户纸般易碎,我逃不开社会规范,逃不开亲密关系,逃不开他人的目光和恶意的揶揄。谁拥有女性身体掌控权?我是我身体的主人吗?答案很凄凉:不是。

我知道很多关于乳房的知识,弗洛伦斯的《乳房:一段自然与非自然的历史》就躺在我的书橱里。

我知道女性只要半个鸡蛋大小的乳房就足够哺育下一代,婴儿6个月内的胃容量只不过如一个草莓般大,母乳的多少跟胸大胸小没任何关系;

我知道女性乳房的三个功能:哺乳、自我形象,以及性愉悦。不得不承认,女性乳房焦虑的源头大多是把它作为了性器官,如果它只是身体自然而然的一部分,如同手、鼻、耳一般,它并不会引起我们那么大的焦虑;

我也知道女人对自己身体的苛刻,有调查数据显示10个女人中有7个对自己乳房的形状或大小不满意,有9个觉得自己偏胖,需要减肥。真是令人难过的数据,因为10个男人中,也只有5.6个人会对自己另一半的乳房不满意,所以,是谁对谁苛刻?

作为一个学习社会学的人来说,我也非常清楚社会建构、社会规训、女性气质、男性凝视等词,但在亲密关系中,还是会败给敏感的自尊心。因为亲密关系真的很近,近到容易丢失自己,近到放大自己内心的恐惧和不安。
 

亲密关系真的很近,近到容易丢失自己,近到放大自己内心的恐惧和不安。
Shutterstock/PhotoMediaGroup


互联网上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丰胸乳霜、药丸、丰乳器、丰胸运动,我从来没想过要让乳房大一点,我一直信奉:爱我就要爱我的全部。我不会去迎合大众眼中的“好看”,但事实上,如果将胸部和自尊挂钩在一起,你在亲密关系中就会不得不敏感,你强装的“不在意”在恋人面前无处遁形。你要求他爱你的全部,殊不知连自己都没能接受自己的身体,都还没爱自己。

我一直对乳房太苛刻了,也对自己太苛刻

第二任男朋友开始脱我衣服的时候,我是抗拒的。脱完衣服,我遮着胸。他握住我的手,让我放松,他说你很美,胸也很美。他会亲我,也会亲她;会抚摸我,也会抚摸她。他带我到镜子面前,让我看镜子里的自己和镜子里自己的乳房。他从背后抱着我,告诉我记住自己的样子,也记住她的样子。

作为一个拥有乳房的女人,我是失败的。因为这么多年来,对于乳房,我一直视而不见。为了反抗所谓的“规范”,我一遍遍告诉自己她不重要。那是一种敌对的、战争的状态,我忽视她,选择性地忽视她,不去观看她的形状,不去抚摸她的质感,不去了解她的脾性。

我像一个倔脾气的小孩,冲着乳房喊:你不重要,一点都不,我才是最重要的。青春期时,我忽视她的成长;亲密关系中,我甚至不让伴侣去关照她。因为自始至终,我,作为她的主人,都没有接纳她。

其实,我不需要去否定她的重要性,我只需要接纳自己。我本不在乎他人的目光和社会的标准,但有时为了强调自己的不在乎反而忽视了她的感受,剥夺了她的愉悦,她成了我的替罪羊。
 

我本不在乎他人的目光和社会的标准,但有时为了强调自己的不在乎反而忽视了她的感受。
Shutterstock/Anetlanda


我一直对乳房太苛刻了,也对自己太苛刻,我甚至不能接受因为亲密关系中他的温柔而让我正视乳房这件事情。我一直苛求自己强大,一个人的绝对精神独立,才会没法接纳表面坚强实则脆弱的自己,因为如果恋人表现出丝毫的“她比我重要”就会让我不适。

在和乳房这十几年的战争中,我没有赢,她也没有输。她一次次地告诉我,她一直在那儿,然后反问我,你自己呢?是啊,接纳自己的身体,你才可能喜欢自己,才可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才可能真正克服自己的脆弱和敏感。

最近,我们握手言和,在我人生26岁时。对了,我还给她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小铃铛。

参考文献:

(美)弗洛伦斯·威廉姆斯 著、庄安祺 译,《乳房:一段自然与非自然的历史》,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2月。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female breasts,www.femalesexualityfacts.com/breasts.html

Source: “The Barbie Mystique: Satisfaction with Breast Size and Shape across the Lifespan” from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exual Health, Volume 20, Issue 3 August 2008 , pages 200 – 211.

《女人为什么对身体永远不满意?》腾讯女性调查。http://lady.qq.com/zt/2008/stmy/index.htm

(文/王宇宙,一个在宇宙呼唤爱的性科普女疯子。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