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朋友联合
Shutterstock/Hannamariah

上流社会慈善晚宴沦为淫乱派对,今天的女权主义哪里出了问题

你想象中硅谷精英神秘派对是什么样的?英国顶级慈善俱乐部又是什么样的?如果他们公然骚扰侮辱女性呢?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最近接连听闻两件事,足够震惊。

先是彭博科技频道记者艾米丽·常(Emily Chang)在《名利场》网络版揭露的硅谷精英阶层神秘派对。在这里,科技圈的顶尖男性聚集起来,享用酒精、药品以及年轻漂亮的女性。

是的,你没有看错,女性只是作为性物与玩物出现,她们的职业、人格、价值观以及评判能力统统被剥除。

受邀参加这类派对的很多女性,也是科技圈、金融圈内的人。对于她们中的很多人来说,如果不前往参加,便难以搭上有资源者的人脉,也会错过他们与生意、创业有关的谈话,因为男性参与者真的会在这样的派对上谈论这些。

可如果去的话,等待她们的只有性剥削,这些男人们只会“使用”并鄙视她们,根本没有与派对上的女性合作的打算。

被剥削
Shutterstock/Fizkes

接着是英国金融时报女记者麦迪逊·玛瑞吉曝光的英国总统俱乐部慈善信托基金会内幕。这是个为儿童事业募集善款的基金会。从俱乐部名字到其筹措资金之目的,大约都能吸引到一大片钦佩与信任的目光。然而就是这个基金会,明确拒绝女性嘉宾参加,也拒绝女性嘉宾的捐款。

当麦迪逊以女招待的身份混入后,跟所有其他女招待一样,她被要求打扮性感,签下保密协议。接着她目睹并亲历了男性嘉宾对在场女性的各种骚扰与侮辱。这于她是个意外,于他们却是日常。

这样的日常竟发生在当前世界里。

上世纪初期那些强烈要求女性参与公共事务,以实现其人格之独立的女性主义者们,怕是不愿看到已经获取了政治权利、进入公共领域的现代女性们,为了生存与发展,在人格与尊严上如此退让的事实。

上世纪中期那些高呼女性自主掌控自己身体、为保障女性性权利四处奔走的女性主义者们,只怕更是不愿看到几十年后处于精英阶层的女性,仅仅被化约为性物与玩物的情况;恐怕也完全没法接受上层男性,那些坐拥金钱与权力的人,不但彼此之间丝毫无须遮掩,反而大大方方聚众玩弄女性的现实。

女性主义
Shutterstock/Angela Rohde

女性主义的努力去哪儿了?

虽然都清楚,女性主义是一项长期的事业,每一个投身于此的人都应该做好这辈子想失业而不得的心理准备,但之前的那些努力,在这些已经被曝光以及那些人们迅速联想到然尚未被曝光的事实面前灰飞烟灭。这种心痛是实实在在的。

参加硅谷精英神秘派对的女性们,更有资源与能量对抗因性别而产生的不平等权力关系,她们却沦为自己同行的性玩物,倒在了连战场都算不上的地方。

对那些年轻的女招待们来说,女性主义并不陌生。在一代又一代女性主义者的奋斗下,它是当下火热的政治话题,时不时会被拿出来再炒一炒。如果说在这个层面上它热闹华丽不实在,那在日常实践中,它绝对是最冷静透彻的那一个。从吃饭、穿衣到人生方向的选择,它都倔强而执拗地翻出里子,让你看到自己是如何被支配或引诱的。

可就是这些在女性主义声音下出生长大的年轻女孩们,着性感衣装,出现在了男人们的宴席之上。

女性主义失败了吗?

没有,一百多年的努力与抗争,让女性进入了先前被男性霸占的领域,获得了一定的经济社会地位,与女性难以进入社会,只能照料家务的过去几千年相比,进步算是巨大。

女性主义
Shutterstock/Arloo

女性主义成功了吗?

并没有。女性主义的一项基本目标是结束性别主义、性别剥削与压迫。可是放眼看看今日主流媒体所倡导的爱情模式,看看那些层出不穷的霸道总裁爱上你、会撒娇的女人最好命;再看看不同领域内姿态各异实质相同的性骚扰;还要看看家庭范围内女性承担绝大部分家务的事实;以及最为重要的——绝大部分的资源,依旧掌控在男性手里,在很多时候,女性本身就是男性的资源。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既不算失败也没有成功的女性主义,真的出错了

一些对女性主义一无所知的人,对女性主义充满了抗拒与仇视;一些对女性主义知之甚少的人,打着女权运动的旗号,做着加剧性别主义的事情;一些处在相对特权位置的人们,运用女性主义的话语,谋求改变自己的经济社会地位,却不顾女性群体的利益。

真正的女性主义者面对上述情况,是该感到愤怒,是该谴责这些无知却给他人带来伤害的人,这些有知却仅顾着谋求私利的人。可是女性主义者们更应该进行深刻的自我反省

女性主义进入学术领域,重要目的之一是为女性的行动与思考提供可靠结实的依凭。可诸多女性主义研究者,却只是把女性主义看作一种思辨学科。

这些在深墙大院内做女性主义研究的人,以为真实世界就是深墙大院里的世界。TA们用高深艰涩的术语跟自己的同行对谈争辩,走得越来越深,深到他人如果不仔细查阅理解这些术语,根本就不知道TA们在说什么。TA们的研究离绝大多数女性越来越远。

呼吁游行
Shutterstock/Helga Khorimarko

团结原本是女性们最有力的武器,当她们站在一起,充分利用彼此拥有的物质、精神资源,并争取更多本应属于她们的资源时,留给那些借帮助之名实掠夺之事的人的机会并不多。然而,团结去哪里了

那些处于精英阶层,或者正在往这个阶层走的女性,个人处境往往较为有利,能够通过自我的奋斗,达到更好的生活状态,于是她们强调独立、自主、个人拼搏的重要性。她们跟自己阶层内的男性一样,认为顺着资本往上爬,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些女性主义者很少顾及到因为底层缺乏资源,哪怕拼着性命独立、自主地奋斗,都不可能摆脱贫困的女性。她们认为自己面临的问题与贫困的底层女性截然不同,然而讽刺的是,在男权至上的社会里,精英男人眼中的她们与在餐厅打工的底层女孩没什么不同,都可以是很好的性玩物,比如硅谷精英趴中的那些女性。

如果这些女性能够清醒地看到资本主义与父权制是如何巧妙媾和的话——只有创造被支配的人,这个世界才能持续运行下去,她们或许会回过头去,想想团结其它社会阶层的女性们,会带来什么样的良好结果。姐妹情谊在这个时候,或许才能被重新重视起来。

我们这个时代说了太多的自由与平等,说了太多的女性如何创造并掌握资源,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朝着反面进行:性别差距越来越大,所谓的自由成为了在父权制规则下用性交换资源的自由;平等则直接沦为笑话,当你被化约为性欲发泄对象时,哪有平等可言?

一部分女性主义者们口号喊得太多表演式运动做的过火,却忘记了鼓励女性在日常生活中进行时时刻刻的抵抗,也忘记了为女性们创造一些宽松的平台,让她们的日常抵抗不是那么艰难。要知道,坏人在你的沉默或不力面前,只会愈加猖狂。

性别主义
Shutterstock/Dean Drobot

一些女性主义者更是忘记了自己的敌人不是男人,而是性别主义者。那些认为女性生来不如男性的人,那些逼迫女性不得不互相争夺资源的文化制造者,那些维持当前父权体制,让女性呼吸艰难的人们,才是女性主义的敌人。

女性主义是伟大的运动和思潮,但是推进的路上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我永远会骄傲地表示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女权主义者,或许都该好好反思一下,我们的所作所为,要怎样才能对广大女性更有意义。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抓马,一个有着强大共情能力的人,立足于女性父权工作。

推荐阅读:女性“高级脸”背后的消费逻辑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