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
Shutterstock/Albina Glisic.jpg

“颅内高潮”真相:听声音就能“高潮”?

你听说过“颅内高潮”吗?它和“高潮”有关系吗?ASMR到底是什么体验?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我是冲着“颅内高潮”的后面俩字去的。

当时还是白天。我拉上窗帘,房间暗下来,戴上耳机,等待屏幕上的人,把我带往一个神秘的地方……

耳机里开始响起一个人轻声细气的呼吸和吐词,我闭上眼睛,静静等着那种传说中后脊梁掠过一道闪电的快感。

五分钟后,我开始察觉到自己心跳变快,后背渐渐浮起一层薄汗……

却只是因为一时忘了呼吸……

没有高潮,没有。

这是我第一次听ASMR作品的情景。

ASMR,“自发知觉经络反应”(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是詹妮弗·艾伦(Jennifer Allen)在2010年创造的非临床术语,用来形容一种由听觉、视觉、触觉引起的在大脑、头皮、背部等身体部位的愉悦体验。专门发明这么一个词,据说就是为了和性快感区分开来,没想到传到中国后,被人翻译成了“颅内高潮”,吸引了很多冲着“高潮”俩字去的人。

最初接触ASMR时,我和很多被“颅内高潮”这个译名误导过来的人一样,对眼前看到的东西感到莫名其妙。

它们看起来像是一个人自顾自地对着镜头说梦话,忽左忽右地闪现在镜头前面,或者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还有一本正经地叠餐巾、翻书页,用手做出抚摸镜头的样子。

ASMR
Shutterstock/Rasstock

刚闯进来的门外汉们往往忍不了几秒钟,就开始用弹幕敲击下一连串的疑问号,说着“打扰了”、“走错了”准备退出视频。

而更多的粉丝却在喊着屏幕里的PPOMO“老婆”,喊着Maira“小姐姐”,喊着德叔“节奏大神”。据说这一领域最受欢迎的马丽娅(Maria)在youtube上的视频播放量更是已突破3亿次,而国内,ASMR作为一大主题,在哔哩哔哩上的点击量也不低,可见它的魅力。

正是这些追捧ASMR的信徒们引起了我的好奇,让我戴着耳机一口气看了几十个作品,才突然发现它令人着迷的地方。

一、仪式感:感官的宠溺,和一种突如其来的安宁

虽然对ASMR的初体验并不惊艳,但我找到了更多ASMR作品,一个一个试,最后在韩国的PPOMO小姐姐这里停住了。

这是个从不露脸的红唇小姐姐,我看的她第一个作品,是她的人声耳语。

穿着蓝底黄点点的睡衣,她在镜头前忽近忽远,有时从左边慢慢磨蹭进来,有时凑近镜头旁的话筒,嘴里轻细的女声不断变换:可吃可吃的呼吸吐气声,和舌头轻敲上下颚的踢踏踢踏声,仿佛在你耳朵里钻来钻去,又飘忽,又亲昵。

你心里好像打开了一罐可乐,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汽,背后的鸡皮疙瘩一颗一颗地起来,直到肩膀、手臂,连成了一片。虽然没有传说中的闪电那么劲道,却让你长舒一口气。

这感觉,就是传说中的ASMR么??也许不是,那种又放松又疲倦的感觉非常微小,但让人想要躺下好好和那个声音在一起。

声音
Shutterstock/Africa Studio

PPOMO的作品音质和画质都很精良,她的作品更多地是把日常生活中最微小的声音和触觉给放大。

比如,把零食打开前,手指触摸到包装袋时的感觉和声音。

比如,食指和拇指捏住花茶往外取时的触觉,和花茶在手中发出的声音。

比如,筷子夹起炸鸡,表皮爆发出来的脆响。

比如,一口下去,牙齿咬断西瓜时发出的稀里哗啦。

都是吃,这样的ASMR,和快手上的“吃播”有什么不同呢?

用爱爱来比喻。吃播就像小泽玛利亚同时大战一百个男优,而ASMR,却像谭崔一般,以缓慢的节奏,让你专注体验每一寸皮肤的感觉,放大了每一刻的愉悦体验。

看起来非常日常的细节,用鲜亮的色彩,丰富的道具,和放大了几倍几十倍的响动,把一个个简单的动作,变成了仪式感十足的画面,把你的眼睛和耳朵宠溺得飘到半空中,一个字,爽。

通过精致的设计、精良的视频和声效,把日常中稍纵即逝的快感放大、捕捉,让平日倏忽而过的日常,变得足以感知,足以体味。这或许就是ASMR?

当你专注于一个个仪式般的动作和声音时,一种久违了的安宁忽至心灵。

花和休闲
Yestone/marcinmichalczyk

对于现代人来说,这种专注当下的体验,几乎已经成为奢侈,也许这是ASMR被圈内追捧的原因之一。

二、关系:安全,而被照顾

要聚起粉丝,除了让观看者感到宁静,每个ASMR的制作者,都在试图和观众之间建立一种安全和熟悉的关系。

和许多ASMR的制作者一样,PPOMO的作品也有一类模拟抚摸镜头的动作。还有搔耳朵、耳语等。

也有ASMR制作者,会模拟观众身边的各种角色,室友、妹妹、同学等,设计场景、对白和动作、衣着,让人体验到安全、被照顾。

想象一下,雨夜里,你冒雨回到家,有人拿着毛巾一边提醒你去洗澡,一边拿着软软的毛巾过来擦你的湿发,“你淋湿了啊,去洗个热水澡,好好地睡一觉,我在这里陪你哦”,是不是特别暖?这种情景,只要打开电脑就能拥有,而且,毫无社交压力。

对社恐患者来说,也许是一个抚慰。

而要营造这种自然、舒服的关系,并不容易。

ASMR时间的长度都在30分钟左右,最长的能够达到20个小时。制作者们要长时间地处于这种安抚和陪伴的状态,首先要ta们自己保持专注,并深入角色。一个情境外的眼神或者声调,就可能让人出戏。

事实上,不仅安抚类的角色作品如此,叠餐巾、翻书页……每一种都需要制作者保持平和、沉浸,才能掌握好声音和画面的节奏、远近。

在几位资深的制作者中,我更欣赏PPOMO营造的“小伙伴”角色的亲切感。

有时看着她嘴角的表情,会猜测她在内心把我这样的观众,想象成她的一个闺蜜或发小,一起长大,对彼此身上的气味、对她的蓝色睡衣和口红色号都无比熟悉。

这种无害、稳定的关系,让人想到日本流行的许多陪伴服务。

虽然脑科学对ASMR还没有研究证明它的触发机制和减压的功能,但2015年,威尔士斯旺西大学两名心理学者发表了第一篇研究ASMR现象的同行评议论文,“475名自称从有‘酥麻’体验的人,大多数都会在观看这类视频后觉得好转,并且这个效应还能持续一段时间,其中包括一些在抑郁症问卷中得分较高的人。还有些询问对象患有慢性疼痛,他们也说这类视频减轻了自己的症状。”

内心的宁静
Shutterstock/Santirat Praeknokkaew

或许在这个角度上,ASMR和陪伴服务一样,是由现代人孤独感催生的一味安慰剂吧。

三、困境:被软色情直播误伤

虽然,从ASMR这个词诞生起,一再被制作者们与性体验严格地划分开来,以标注出它作为一种独特感受的存在。

但在进入中国几年后,ASMR中却逐渐混入了各种渣音质的软色情表演,让越来越多的人奔着它“颅内高潮”的名字去,对它原本代表的真正含义毫无兴趣。

它从一个小众的爱好,变成了一种大众的软色情狂欢,这给ASMR招来了封禁的危险。

而那些以ASMR为名的直播们,渣音质和毫无创意的软色情表演,让常年以ASMR质量为生命的制作者们嗤之以鼻,却无能为力。

流量追着软色情去时,真正的ASMR制作者们不可能不受到影响。一些资深的制作者已经或者正在退圈,以此抗议,也表达无力。

一种以追求特殊感受而特意标注的爱好,却还是被混进了色情,失去了它本来的独特存在。这实在也是无奈。

色情被处处围堵,只能以各种名目逃避审查,ASMR只是其中之一。

在一个连性需求都要被污名被边缘的环境里,ASMR作为一种“独特”体验,会被利用、被边缘、被误伤,是很难避免的事。

对策呢?要么等到网络分级制度完善,色情内容不再需要逃避审查,要么只能坚持以精良制作、创意的设计,在一片软色情中突围。

虽然目前ASMR仍是一个由草根up主为主的圈子,但一些商家已经看到ASMR感官诱惑的优势,开始把ASMR技术运用在广告中了。

也许,等到不久的VR时代,ASMR会迎来一个真正的春天?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鸟鸟酱,我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但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女孩!

推荐阅读:高潮时刻的大脑在干嘛?让科学告诉你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