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的男人
©壹图网

为什么我不嘲笑“小三”女文青

互联网给了人更多出轨的机会,但也给了人将一切曝光的机会。新时代里男性出轨想要全身而退,也早已没那么容易。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小二姐之后,约炮市场的权力局面可以说完全改变了。小二姐,就是那个睡了导演张杨,并把它当“三毛荷西转世爱情”公之于众的女人。

3月1日她用一封公开信《张杨导演,我爱你》,让张杨文艺导演的形象变成了油腻出轨男,她让许多人看到了男性婚外出轨的风险:“好看的皮囊3000一口,有趣的灵魂把你写进公众号里。”一篇公号文、一条微博就是一个公开床评,不知哪天就会把老炮们的裤子脱个精光。

在做公共“床评”的历史上,前有木子美,现有小二姐,如果说前者还被看成是激进的性爱实践笔记,那后者借助俗得不得了的浪漫爱包装,把公共“床评”的道路又拓宽了两尺,人人都可以写了。(此刻仿佛看见无数的公众号已经蓄势待发,而无数“有头有脸”的男人各怀心事哈哈哈)

小二姐当然被骂得厉害,但她一定也让许多女人们看到这一点:一篇床评,就能把别人眼中的“我被XX睡了”迅速扭转成“我睡了XX”的局势。

当然有人骂她们贱、骂她们“破坏契约”,但这契约保护的是谁呢?男人

过去男人们只要求情人们美貌活好,现在他们可能觉得,“口风紧”才最重要。所以有男人一边大骂小二姐,一边高喊“爱是要做的,不是拿来说的”。哈哈,算盘打得真响,便宜都让你占了,可惜现在女人都不用算盘,改用互联网了。

没门儿!
Shutterstock/Lina Truman

小二姐床评发出后,有人以张杨妻子的身份发出一封信回怼,不论是否是杜撰的,都是公众愿意看到的原配斗小三戏码:两个女人抢男人,男人则作壁上观。最后的结局往往是小三落败,男人回归家庭。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一方面小二姐本意就不是抢男人,从3月1日公开信发出当天她就开始在问答平台、微博、直播上宣传,一遍遍强调自己的“制片人”形象,后续大概是要以此变现、拍电影了;另一方面由于张杨出轨世人皆知,作为过错一方,家庭的话语权应该一段时间内都掌握在妻子手里。这似乎成为两个女人的双赢局面。

时势造二姐,她只是这个公共床评时代,男女关系局面的一个缩影。女性的话语权已然在加大,即使不写床评,出轨和约炮的市场也早就不是由男人们做主了。

北京大学和百合网婚恋研究院2016年1月发布《2015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结果显示,男女双方出轨比例各占20%。

数据上是平等,出轨的风险却不一样。曾和几个在约炮状态的已婚男女深入地聊过,发现女性大多在开始约炮时,就考虑过最坏的后果——离婚,并且做好了承受后果的准备。而男性似乎更有信心自己能被包容,也更倾向于被发现后要尽量挽回婚姻。不用说,男人出轨得到的常常是“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而女性得到的宽容是更少的。

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不正说明,男性更加依赖婚姻么?他们从婚姻内得到的福利更大,想要轻易离开便不那么简单。

婊酱FM采访过几个约炮的女性,她们的约炮标准上,都把“已婚男性优先”写在头一条。

已婚男性优先
Shutterstock/Lucien Fraud

为什么呢?有过6年约炮史的XY说,因为已婚男性顾虑比较多,不会轻易超越炮友界线纠缠不休,平时也不会整天粘着,过于要求她的时间和精力。婚姻是他们的顾忌,这种约束使他们成为在女性眼中更简单、好摆脱的对象。

所以说,在老炮们以为自己婚内婚外如鱼得水时,其实女人们也在计算他们的长短。当婚姻的假面下藏着出轨男人们的小九九,被自由自在的女人们玩味。

那那个婚姻内的女人呢?她的利益谁来尊重?

公开信里提到,张杨是“不婚主义者”,却又已婚有孩子。但在小二姐看来,这是身心自由和责任担当的完美结合。

为了给张杨开脱,小二姐把身心自由说得非常崇高,这的确也是张杨在实践和享受的东西。

但她又无意中给张杨留下一道思考题:享受自由的张杨,会怎么看待自己妻子的身心自由呢?妻子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女人”,还是她也和小二姐、张杨一样,是一个拥有自由、有权利去实践自由的人?

简单地说,张杨同不同意妻子去约别人呢?

如果谁有机会见到张扬导演,可以帮忙问一下这个问题。谢谢。

 

(文/鸟鸟酱,双腿晃荡在严肃和戏谑之间的性体验者,双商不高,仅有好奇的独立写作者。实践中的女权主义者。)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这些故事与“小三”有关,但和你想得不一样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