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young guy and a young woman
Yestone/Kzenon

到底为什么会有“约炮文化”?可不止“性解放”那么简单!

为什么“约炮”成了我们耳熟能详的词?这和现实情况又有多少出入呢?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电影《Hooking up》(2009)将约炮勾勒为青少年生活的主题。一位叫April的女孩因为在一次派对上与多位男生发生不同程度的身体接触,声名迅速远播。她的好友Michelle羡慕April的盛名,遂决定在与异性的接触上更大胆一些。片中几位男生则无一例外地把女生与性列为人生主要兴趣。而这一切在影片中统称hook up,中文里最恰当的对应表述,应该就是约炮。

那什么是约炮?有人给出了详尽的描述:

约炮可以是接吻,也可以是爱抚、口活、插入性性交或前述任何行为的结合。它可以与某人只发生一次,也可发生多次。约炮双方可能熟知对方,也可能只知道一点,或者根本不熟悉。有时候双方即使多次约炮,也可能不熟知对方。约炮地点常为卧室,但也不排除这些场地:舞池、酒吧、卫生间、影院……约炮一般不鼓励产生情感,参与双方都清楚对方可以随时走开(Stepp, 2007)。 

尽管约炮涵盖内容丰富多样,让人很难给出简单确切的定义,但约炮文化中却有那么一条基本规则毫不含糊:参与双方不投入情感、不为对方承担责任。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谁投入情感,谁就把自己放在了被动选择的位置上,一般不会得到什么好结果。

约炮态度二分法

《Hooking Up》电影内容本身并没有对约炮给出价值评判。但影片似乎在以一种自杀式的行为艺术的拍摄方式,表达着对青少年约炮文化的批判:用无聊透顶的情节展示无聊透顶的生活,让观众看完之后产生强烈的逃离感。IMDb影视资料库给出的2.6/10的评分,或许能证明主创们部分地达到了其真实目的。

现实生活中对约炮持鄙视、唾弃观点的人不在少数,很多人表示根本不会接受有过约炮历史的伴侣。那不仅意味着道德上的瑕疵,还有身体上的随便。在处女情结依旧占据讨论热门的中国,这种鄙视与谴责更为强烈。

但这只是对约炮文化的态度之一。水果姐(KatyPerry)的《Last Friday night》则表达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趁着父母外出的周五晚上,十五六岁的女孩在家举办派对,邀请朋友们前来狂欢。即使自己戴着牙套、一脸书呆子气,可借着派对里产生的狂热荷尔蒙,女孩还是睡到了青春美少年。那种得逞后的狂喜,也大约只有水果姐的癫狂能表达出来。

Jennifer Stevens Aubrey与Siobhan E. Smith(2013)用冷静客观的分析,对这种狂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他们指出,首先对青少年来说,约炮是有趣且无害的,在酒精、音乐的辅助作用下,他们互相调情、享受着身体接触带来的愉悦。约炮简单直接,形式多样,可以说是一种以极低成本获得极大快乐的方式。

其次,约炮可提升青少年在同龄人中的地位。这是因为,约炮已然成为了校园普遍现象,如果有人不约炮或约不到,会遭受到一定程度的排斥;此外,如果有人总能约到优质的另一位,这将是TA强能力的证明之一。

第三,青少年认为约炮可练习他们对性的掌控能力。与恋爱关系不同,约炮不需要青少年投入感情。这样的话,在遇到约炮对象时,他们可以简单直接表达自己的需求或想法,可以开始身体接触,也可以在必要的情况下转身离开。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能给予自身力量的行为。

最后,约炮也是他们对性自由的一种表达方式。

a couple is being intimate
Yestone/bezikus

为什么会有“约炮文化”?

1. 高估约炮普遍性,客观推动其“正常化”

学界对约炮的研究集中在高中生与大学生中间,对已工作的人的约炮行为研究比较少。更有一些研究指出,人们工作之后会更倾向于选择稳定的亲密关系(Bogle, 2008),因而会对约炮行为持审慎态度。可这种调查结果与人们的直观感受是相冲突的,熟男熟女的世界里,难道不是一言不合啪啪啪么?

不谈《欲望都市》里离开约炮便活不下去的萨曼莎,哪怕是《生活大爆炸》里前几季内看到女生就说不出话的拉杰什·库瑟帕里,也在某天(第四季结尾)与佩妮同床共枕了。

电影《书写人生》(2015)则涉及到了两种群体的约炮:一是十多年前女主人公还是少女时,校园里所流行的“just hook-up”(只是约炮而已);二是如今视约炮为常态的三十岁左右的她。这起码说明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约炮是很普遍的。

那为什么研究表明更多熟男熟女会谨慎对待约炮?是不是人们高估了约炮的普遍程度?的确是这样的。事实上,高估约炮普遍性的不止是现实生活中离约炮很远的人们,哪怕是约炮实践者,也以为身边其他人的约炮频率远高于自己(Lambert, 2003)。更有趣的是,他们倾向于认为别人在约炮时得到的乐趣更多、更不会受到情感的干扰,而自己则出于自身的原因,会经历不舒服或沮丧(Lambert, 2003)。如此高估的结果,便是人们越来越认为约炮很正常,人们也倾向于相信约炮的积极意义远大于消极意义。

2. 大众传媒功不可没

大众传媒对这种高估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试想一下,在现实与虚拟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时,面对满屏的约炮文化,人们的判断很难不受其影响。当作出身边很多人都有约炮行为的假设时,有人不免会亲身尝试一下。这便在客观上增加了约炮者的数量。

当然,大众传媒的力量远不止于此,它还为约炮正常化与普遍化做出了重要贡献(Stinson,2010)。而约炮的正常化与普遍化,为人们的约炮实践开辟了广阔的空间。仅专门写给约炮的流行歌曲就有多首,中国观众比较熟悉的黄老板(Ed Sheeran)、 魔力红(Maroon 5)、盆栽(The Weeknd)等都有过相关创作。而关于约炮的书籍,则不但在理论上支持了约炮行为,还为如何约炮给出了详尽指导

看看书名便可大略猜到主要内容,如The Hookup Handbook(《约炮手册》)(Rozler & Lavinthal, 2005) ;Making the Hook-up(《尽兴约炮》)(Riley, 2010) ;11 Points Guide to Hooking up (《约炮的十一大要点》)(Greenspan, 2011) ……其中很多书籍更侧重对女孩约炮的鼓励与指导,如The Hookup Handbook的副标题是A Single Girl’s Guide toLiving it Up(单身女孩如何狂欢);而Hooking Up: A Girl’s All-Out Guide to Sex and Sexuality 《约炮:360度指导女孩性行为》(Madison, 2006) ,则有种将约炮看作性实践教学的意味。可见,传媒界不但努力使约炮正常化,还推动了它的“知识化”。

3. 没有性别平等运动,就不可能有约炮

不过,传媒界对约炮的吹捧离不开社会大环境的支持。如果没有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兴起的平权运动(性别平等运动是主力之一),很难想象今天传媒界能够是什么样子。性别平等运动中,女性主义者及性少数支持者呼吁性的解放、人们对性欲的自由表达与实践。正是这些力证自由的先驱们的抗争,才把性从黑暗的小屋子里解放了出来。

其实时间稍微往前推一二十年,我们便能在大量描述十九世纪初期的流行小说或剧集、电影里遇到无数个终身未婚的姨妈。《唐顿庄园》(背景设置于十九世纪初期)里的二小姐为什么费尽心力要把自己嫁出去?因为在贵族的世界里,婚姻仅事关财产继承及家族血统传承。大小姐一人便能完成上述使命,二小姐嫁与不嫁,不在家族的考虑范围内。可见,婚姻是跟性无关的,性是完全不可见进而被彻底忽视的。她如果不努力,将只会成为另一个单身姨妈而已。

《飘》(出版于1936年)的女主郝思嘉算是自己时代的反叛代表了吧?可在第一任丈夫死后,她还是得穿上代表着清心寡欲的黑袍,以表示自己从此远离红尘乐事。把郝思嘉这样的人换到现在,《欲望都市》的萨曼莎只能让步。然而在那个时代,她大脑中几乎不可能出现约炮这样的词汇。

two people are flirting
Yestone/photographee.eu

不管支持还是反对,你的发声很重要

平权运动的原初动力是人们对自由、舒畅生活的向往。要把这种个体的向往转化为推动社会改变的力量,需要来自不同群体的人共同发声。倘若没有同时代人的共同努力,个体的抗争则会以悲剧结束。

电影《鹅毛笔》(2000年)中因写色情小说被关进疯人院、最终迫害惨死的萨德侯爵便是一例。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初期,人们想谈论性与爱而不得,侯爵的小说是人们唯一可满足性幻想的精神食粮。因而,每当一部小说完成,便会被疯狂印刷,瞬间售罄。然而抗争的仅仅是极少数的人,大众只顾着阅览,以及眼前的日常。抗争故事自然以悲剧收场。

所以,在约炮已成流行文化的今天,当我们听到“想要就去睡啊”这样的话而毫不诧异的时候,我们需要向一切抗争过的先驱们致敬。不论我们认为约炮“对”还是“错”,不管我们对约炮行为支持还是反对。正是他们,让我们听到了更多彩的声音,看到了更丰富的生活。

生活在当前时代的我们,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也应该认真聆听其它的声音,哪怕它们让我们觉得不舒服。因为在多元的情况下,人们能更深刻认识自身与外在环境,因而更有可能把一切变得更好。

参考文献:

1. Bogle, K. A. :Hookingup: Sex, dating, and relationships on campus

2. Garcia, J. R., Reiber, C., Massey, S. G., &Merriwether, A. M.:Sexual hookup culture: A review.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

3. Jennifer Stevens Aubrey &Siobhan E. Smith (2013)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the Endorsement of theHookup Culture Index

4. Lambert, T. A., Kahn, A.S., & Apple, K. J. (2003). Pluralistic ignorance and hooking up. 

5. Stepp, L. S. Unhooked: How young women pursue sex, delaylove and lose at both. 

6. Stinson, R. D. Hookingup in young adulthood: A review of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sexual behavior ofcollege students.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毛建平,女性主义方向 Phd,一个有着强大共情能力的人,立志于女性赋权工作。

推荐阅读:写给在约炮的路上步履蹒跚的女纸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