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ysterious guy
Shutterstock/Le_Mon

【小说】你是谁?

“性”与“爱”的关系是最难解的难题之一,这有一个高科技版本的解题过程:如果我们可以和未曾谋面的人发生关系,完美的性爱体验真的会让我们产生不一样的情愫吗?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她收到一份礼物。这不是什么节日,也非生日或纪念日,只是一个普通的周日早晨。门铃响的时候,她以为快递员在按隔壁的,没去管它,直到傍晚出门跑步才发现门口躺着只包裹,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她没订过任何东西,也没有谁说过要快递给她东西,是什么呢?

她回房拆开包裹,里面是只硬邦邦的盒子,盒子外裹着银色的包装纸,纸上印着玫瑰金的心形图案。她的第一直觉为:这绝不是在外出差的未婚夫送的。在他们的七年的爱情长跑里,他从未给过她任何惊喜。他每次送礼之前总要征求她的意见,以免浪费钱买了她不喜欢的东西或费神猜她的心思却讨不成她的欢心。

不是未婚夫会是谁呢?她撕开包装纸,里面是只普通的白色纸盒。她揭掉贴在纸盒开口上的透明胶带,里面是只漂亮的黑色硬纸盒。她把黑纸盒取出,怀疑有人在跟她恶作剧:盒子里仍是只盒子,仍是只盒子,就跟拆俄罗斯娃娃一样,拆到最后除了一只套一只的盒子什么也没有。她掂了掂盒子,有点重量。摇一摇,里面略有响声,不像俄罗斯套盒。

她把盒盖掀开,里面躺着一只——震动器。

a pink vibrator
Shutterstock/Africa Studio

震动器上半截是粉色的,像树杈一样分开,一根大棒,一根小棒。下半截是白色的握手,上面有几个按钮。会是谁送的呢?她可没有跟女友们说过她想要个性玩具。跟未婚夫倒是提过,那是去年她过生日时,他问她要什么,她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想要个性玩具,他回了句什么,她记不清了,应该是句玩笑话。后来他买了只新版的iPhone送给她,性玩具没有下文了。

难道是他突然开窍了?

她把震动器拿出来握在手里,挺高级的样子,还有WiFi和蓝牙连接。盒底躺着只小信封。她拿起信封,撕开,取出里面的卡片,卡片上用娟秀的字迹写道“爱你,想跟你做爱”她的脸上一阵发热,心脏狂跳。这绝不是未婚夫的字迹。是谁呢?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表达?

她把卡片和震动器放回盒子,出门跑步。跑步时她觉得有条小虫在她的胸口和下体之间来回爬,湿腻腻、痒嗖嗖、热辣辣。她的腿发轻,手心潮湿,背脊透凉,不知是因为天气还是心理作用。

只跑了半小时她就回家了,冲了个澡,再次拿起震动器。她发现,这是个远程玩具,而且只是玩具的一半。也就是说,还有个震动器在写给她卡片的“他”那里,两人只要用网络连接起来,便能通过遥感远程做爱。

她无法抵御好奇心,按照说明书里的步骤在手机里下载操作软件,用蓝牙连接玩具,又将玩具充足电、洗干净、连接网络。手机上立即跳出“他要跟你配对”的邀请,她迟疑了一秒种,点击接受。

“喂主人,你的伴侣要开始做些羞羞的事了,”手机提示。玩具在她的手里轻微颤动,片刻之后,大棒缓缓扰转起来。她将信将疑地将震动器放在下身,震动器震动得频率更高了。她躺到床上,脱去裤子,岔开腿…… 

(此处省略一些字数,请读者朋友们自行脑补)

当玩具停止转动时,她发现挂钟的时针走了整整一格。她竟然跟个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的爱!她的身体疲软,神情恍惚,体内还在颤动。她无法思考这是如何发生的,又意味着什么。对于这是种什么关系,她则更糊涂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跟机器做爱还是在跟人做爱。

woman biting nails
Shutterstock/Arman Zhenikeyev

周一下班后她哪里也没去,回到家立即进入手机App,等待那人的呼唤。那人有感应似的,不出半分钟就来呼。这次比上次更放得开,因此效果也更好。做完后她仍恍惚许久,不过这次她清晰意识到自己是在跟人做爱。

他们之间绝对是有互动的,并非机械性的互动,而是从心理到肉体、从肉体到心理的那种有方向、有层次、有波澜的互动。

周二,她已熟悉了他的动作和节奏,他们之间的互动变得更加流畅了。

周三他们照常远程交合,可是她心思早已飞到电流那端的他身上了。这虽然只是他们的第四次交合,她却觉得他在床上比她的未婚夫更了解她。她对他的好奇由性事延展到他这个人。她想抱住他,感受他的体温,在他的耳根讲情话。她想看到他的样子,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是闭着眼睛还是睁着眼睛做爱的;她想知道做爱之余的每时每刻他都在做什么;她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喜好什么、有个怎样的童年……她想了解他的一切。

交欢停止后,她在App中输入三个字:“你是谁?”

who are you?
Shutterstock/Pixelbliss

对方迟迟没有回答,大概睡去了。

她心中空落落的,继而感到荒唐:她怎么会对一个抽象的性对象动感情呢?或许根本就没有那个“他”吧,这只是电脑设置好的模拟真人性交的游戏罢了。她大概是被一个高科技公司随机选中参与产品体验,明天一早就会收到公司的电话让她提供用户反馈。

“爱你,想跟你做爱”——她又拿出卡片反复看。卡片上字娟秀得像个女人的,难道是营销部的小妹妹写的?她忿忿地退出App,将手机静音,睡去。睡梦中她还在跟谁生气,指责人家缺乏职业操守。

周四一整天她都没有进入App,直到夜里入睡前她再也按捺不住了。万一那是个真的男子呢?

App里有20多条信息,发送时间从昨天午夜一直延续到半小时前。她将信息拉到顶端,从头看。

“我是谁重要吗?” 11:57 PM

“你睡了?” 12:05 AM

“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无法告诉你我是谁,对不起……” 12:08AM

“你好” 6:31AM

“起床了吗?” 7:25 AM

“我昨晚的话让你不高兴了?” 7:52 AM

“我不是故意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只是我觉得我们目前的这种关系更好,让我们继续保持这种关系好吗?” 7:53 AM

“你怎么不回答了?” 5:55 PM

“你在线吗?” 7:13 PM

“在忙?” 7:15 PM

“我想你了。” 9:01 PM

“你对这种关系有顾忌我能理解,但不要不理我,给我个消息好吗?” 10:10 PM

让我来解释一下,正因为我们的关系是抽象的,我们才能集中于对方的每一个动作和频率,因此体验也更加强烈敏锐。当抽象变成具象后,对方的面貌、表情、声音、气味、姿势都可能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就不会感到如此亲密了。” 10:15 PM

“你能理解吗?” 10:15 PM

 

“我能理解,”她飞快地输入,心花怒放——他真的存在!

“你终于出现了!”

“对不起,手机不知放到哪里了,找了一天才找到。”

“喂主人,你的伴侣要开始做些羞羞的事了,”手机上出现提示。

raging fire
Shutterstock/Belovodchenko Anton

她从未体验过什么叫真正的干柴烈火,这次她体验到了。血液汇聚到她的下体, 她感到脑袋发轻,指尖发麻,浑身不停使唤地颤栗。

“你喜欢吗?”做完后他跟她聊起来。

“喜欢,非常喜欢。”

“我也喜欢,非常喜欢。”

“你在干嘛?”

“躺着,跟你说话。”

“昨天我问你是谁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睡了?”

“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很难回答吗?”

“很难。”

“为什么?”

“因为我怕你知道我是谁后就不喜欢我了。”

“不管你是谁我都会喜欢你的,不管你有多矮多穷多丑。”

“真的?”

“真的。”

“我爱你。”

三个字锤子似地一个一个敲入她的体肤,敲得她作痛,又无比快乐。她想回复一样的三个字,又觉得不能重复,于是输入一个红色的心发了过去。发过去后她立即感到后悔了,跟他的话相比,她的红心显得太轻浮了。可是他似乎不介意,随即回复一个同样的心。

夜里她又做梦了,这次是开心的梦。梦中她坐在一个陌生男人腿上,抱住他的脖子跟他一起仰望天空。天上飞机的气流拉出一条长长的弧线,她对他说从弧线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就是从他家到她家了。

他的眼睛在阳光中呈琥珀色,几乎是透明的,像两颗玻璃弹珠,但是她知道它们是真的。他把眼睛掏出来给她玩,玻璃弹珠似的眼球上没有血。她好奇地看他的眼窝,发现他是未婚夫,两颗黑眼珠还好端端地在他的眼窝里。他朝她哈哈大笑说:你上当了!

face is covered by cloud
Shutterstock/frankie's

她从梦中醒来,马上呼他。

“你能诚实地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好,” 没出一会儿他就应了。

“你是我的未婚夫吗?”

“不是。”

“如果你是他的话也不要紧,我正好要跟你谈。”

“真的不是。”

“我们认识吗?”

“这个怎么说呢?”

“这有什么难说的?我们在真实生活中认识还是不认识?”

“认识。”

“在哪里认识的?”

“……”

“我们是同学还是同事?”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在同一个城市里吗?”

“在。”

“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见到你!我们隔得这么近却不能见面,我要抓狂了!”

“我们经常能够见面,但这跟我们的感情没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他明天就要回来了,他回来后我们就不能继续了,我必须告诉他,然后跟你在一起。”

“我也很想跟你在一起,做梦也想,但是我不能够。”

“为什么?给我个原因!”

“我会让你失望的。”

“不会,我已经说过了,不管你有多矮多穷多丑我都会喜欢你的。”

他不回答了。

“你已经结婚了?”

“没有。”

“那就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的了。你不肯说,我也会把你找到的!”

对方在键入,键了停,停了键,但什么也没有发送。

“你想说什么?”

“给我点时间,让我想一想。”

她预感他一定会答应的。如果他跟她一样,他也已经被小小的性玩具所改变了。性玩具让他们看到了爱情的本质,体验了爱情的强度。

love and soul
Shutterstock/PinkCa

它为他们制造了一段脱离于世俗的关系,剥离了所有干扰爱情的杂质,让他们直抵灵魂和肉体的G点。有了这种既激烈又细腻的关系,还需要什么呢?相貌、身高、钱财、学历、出身都变得可有可无。

她已经检验过了,他是不会错的,就算他是一介武夫,也是个温柔的武夫;就算他是个文弱书生,也是个勇猛的书生。

遇到这样一个人,怎能不将他牢牢抓住呢?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很冲动,对未婚夫也不公平,但是她无法抵抗对未来的希望。希望使她容光焕发,好几个女同事说她变漂亮了,男同事似乎格外殷勤,就连IT部门老实的残疾矮冬瓜也偷偷瞥她。

午饭时坐在她旁边的女生笑问她,是不是未婚夫要回来了所以她性福外溢。她笑答昨晚约炮了,说得人家一惊,倒比她还要尴尬。她立即又笑道,说着玩的。玩笑中,她略感不安起来。她会不会自信过头了?他会不会宁愿中断关系也不肯让她知道他是谁?他是谁,为什么这么神秘?既然他说他们能经常见面,那么他极有可能是身边的熟人。

这样的男性不少,包括她的家人、同事、邻居、朋友、老同学……然而她觉得不可能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至少他们中没有一位流露出过对她的兴趣。

未婚夫的朋友呢?他有两个哥们常来他们家,跟她也如同一家人般,会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吗?如果是,他们也从未流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她的亲朋好友同事圈之外的人呢?不久前在这儿的装修工?常来送快递的小哥?楼下的朝阳大爷?更不会了。会是女性吗?她的身边没有具备这种倾向的女性,再说女性怎么能玩这种配对性玩具呢?

她无法集中思想工作,患了强迫症似的每隔几分钟就拿出手机看一眼,可是直到下班那人还没有回复。她焦虑起来。是她太心急了吗?逼他逼过头了?是不是应该欲擒故纵?可是她不会玩那种游戏。况且游戏很快就会玩腻,性玩具亦如此。此刻她需要真实、立体、全面的情感关系,一旦认真起来暧昧也就不好玩了。

steaming pot
Shutterstock/Roblan

回到家他仍没有回复。她愤怒起来——一个只想占据她的身体,不愿跟她发生任何感情的渣男!只不过换了个途径,靠个电动玩具来操她,连面也不用见了,也算渣到了极点!她越想越气,越气却越好奇对方究竟是谁。要是就这样把App删了,把玩具扔了,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那岂不是更窝囊了?

就在这时,手机提示音响了。她连忙打开App,果然是他发来的信息。

“明天下午两点上博正门前见?”

“好!” 她雀跃。“我怎么能认出你?”

“到了你就认出我了。”

她本该去机场接未婚夫的,但她跟未婚夫说要加班,吃过午饭直奔人民广场。震动器放在提包里,夹在腋下,她像护着钱包一样护着它。

地铁一站一站摇过去。她听到自己的心脏咚咚跳,感到手掌越来越湿冷。走出地铁,外面阳光灿烂。她在阳光里疾走,走一段停下来深呼吸一口,继续走。运动使她的心速加快,手脚发热,平衡了她的不适。

走到博物馆前几十米,她朝正门口望。那里站着好几个人,看不清他们的面孔,身材也没有熟悉的。她又走进一些,仍不见认识的,那几个人也没有认出她的样子。她四下张望起来,看到一个男子从侧面石兽前的台阶上站起身。

她愣住了。

男子正要朝她走来,看到她僵立在原地,也立住了。她看到他的笑容在阳光里颤动片刻,凝结起来,消失了。他张嘴站在那里,似乎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忽然,他转身而去。她望着他不足她身高三分之二的侏儒身型像只运输中的大冬瓜似的颠去,看到了他比她还要多得多的羞愤。

 

(文/幼发拉底,商业故事人、媒体撰稿人和小说作者。她的长篇小说《红蟋蟀》先后被翻译为英文(Shanghai Blue)与荷兰文(Schemering boven Shanghai)出版,目前正在完成第二部长篇小说《一夜之差》。)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19岁,我学会爱自己的第一次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