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epressed girl
yestone/photographee.eu

有多少女孩小时候被人猥亵,长大了忘不了?

她们没有做错任何事,却要承受来自不同人的巨大伤害。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知乎上有一个关于有多少女孩小时候被人猥亵,长大了忘不了?的帖子,发布近一年,被浏览了30多万次,收到了133个人的回复。133个回复,里面有135个故事,全部是在幼年和少年时期发生的。其中108个故事是熟人作案,27个故事是陌生人下手。

受害时年龄最小的是2岁,不完全统计有2个(许多人没有说具体年龄)。

多次受侵犯或受过不同人侵犯的,占大半。

长期受同一人或一群人侵犯的,5个。其中一个女生,从8岁到12岁四年里不断被“路口小卖部的爷爷”侵犯。另一个女生被钢琴老师的老公猥亵一整年。

受过直系亲属侵犯的,7个:爸爸、爷爷等。

受过其他亲戚侵犯的,55个:哥哥、姐姐、弟弟、叔叔、表哥、远房表姐、堂哥、三姨夫、姑父等。

受过老师和其家属侵犯的,6个:钢琴老师老公、小学英语老师、体育老师、退休后的补习老师、古筝老师、游泳教练。

受过未成年人或同龄人侵犯的,40个。

受过女性侵犯的,6个,其中2个男孩,4个女孩。

受过同性侵犯的,4个。

邻居大叔、邻居哥哥、家门口做生意的老板、书店老板、文具店里的叔叔、诊所的老板、迎面而来的陌生大汉、同学的爸爸、爸爸的同事、同村的亲戚、亲舅舅、姑父姨夫、表姐、工作后遇到的领导……这些身边最普通或最亲近的人,却可能成为一个最让人恐惧的大灰狼。很多人在这些称呼后面跟上了小括号:“(禽兽)”、“(恶心的禽兽)”。

对其中大多数人来说,这些经历的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有人甚至曾因此四次尝试自杀。

“这个事,丑”

帖子的题主3、4岁时就连续遭受过表哥的性骚扰。“他大我6岁,我跑不了…他有没有用他的家伙上,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所有重要部位都被摸了。”后来爸爸偶然进来撞见,单独训了表哥,并交待题主:不要跟别人讲,小女孩遇到这个事,丑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但二十多年后,题主仍无法忘记。

“他们都以为我忘了吧,那我哥,我爸,他们还记得吗?

很多年我以为这事只是个例,后来看到很多帖子,发现很多人有这经历。当我对发小说出心中秘密,没想到她也有,也是她哥…

但这事为什么丑?潜台词是女儿被玷污了。伤害女儿的不止是表哥,更是这个爸爸的这句审判和不作为。

而对那个表哥来说,这件事被舅舅喝止了就真的停止了吗?10岁的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如果他只凭着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行为,任意对女孩下手,自己并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那之后会不会有第二个表妹、女同学、隔壁家小妹妹、甚至他自己的女儿继续被他骚扰、无法释怀呢?

他也是个未成年,之前也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却一定是需要引导的,而不是一通不明就里的训话就能解决。

在这件事里唯一可以说得上话、能有所行动的成人,却只是像处理一个平常的打闹一样,把人拉开就算了。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他也许顾不上想,也许想到了也不会去做,因为“这个事,丑”

仅仅这一个案例,就让人越想越怕。我们的大人,在遇到儿童性骚扰这样的事时,好像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才能好好保护孩子。那孩子们就更无助了。

an anxious girl
Shutterstock/Arman Zhenikeyev

可以跟谁说?

在那135个故事里,不完全统计,有至少6人在遇到骚扰时,曾向大人求助,有5人和题主一样,在被骚扰时被大人撞见,暂时脱离了当下的危险。更多的人,在求助之前就用这些想法制止了自己:

“我觉得这些东西说不出口,很丢脸。”

“我怕妈妈说我不守妇道。”

“何况未必有人会信我,那位姥爷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军医。”

“一年了啊,每次学完钢琴回到家不敢跟父母说,因为家里还有爷爷奶奶。”

其中只有很少的人,从大人那里获得了精神上的抚慰和正确的引导,大多数性骚扰都被当成了孩子打架一样的偶然事件,或者被大人沉默以待。

一个女生说:“恨身边的父母没有告诉我这些事,总是保守封建的以为会知道的,是知道了,迟了”。

133个回复里,只有2个人提到事前曾从妈妈那里接受过性教育,知道自己当时遇到的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女生,当她在晚自习回家的路上遭遇突然冲出来对自己强制猥亵的人时,“因为很早就听妈妈做过性教育,知道他(歹徒)在做什么,知道我可能会遇到什么危险,所以那一刻才那么冷静,只想着怎么脱离他的控制,没有想别的,不然可能就延误了时机,没法那么顺利地脱身了。”

她一到家就马上告诉父母,请父母带自己去医院验伤,同时发微信向老师、住在附近的同学发出警报,请老师警示同学们要当心。回帖时,她仍未成年,却已经不再受到这件事的困扰。可以说,是父母未雨绸缪的正确性教育救了她,让她遇到时冷静面对,过后不会留下心理阴影,还能用自己的经历去警示别人。

而更多人,从小到大都没有可以谈论这些伤害的对象。

为什么被骂的是我?

最近,一个17岁女生拍下自己被吉他老师猥亵的全过程放到了网上,警方根据这个证据抓获了这名吉他老师。在把事情公布在网上前,女孩已经三次被这个老师猥亵:从身后抱她、亲她脖子、摸她的胸。但这个班是一对一教学,环境密闭,她不敢反抗,怕发生更恶劣的事。于是这个老师得寸进尺。

女孩想过放弃这个学习班,却怕学费拿不回来被爸妈怪责,又向吉他学校反映,没有人管,最后实在没办法,想到用这样的方式保护自己、惩罚老师。无数的人在微博上给她点赞,但也有不少人在评论下发出这种怪叫:

“怎么她全程冷静不去反抗??”

“被猥亵了还去上课?不能换个老师学吗?”

“怎么不跟爸妈说啊?”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学吉他,都是托词。”

这些人要么是真傻,要么是特么真坏。用网友的话说,有些人永远都把炮火对准弱者、受害者。那些人总说:受害者为什么不逃离、不呼救、不反抗

同样的,这个帖子下面的135个故事中,为什么那么多孩子不去求助?因为,哪怕是孩子,也意识到大人们觉得这种事情“丑”、“说不出去”、“说了也没人信我”;哪怕是孩子,也意识到自己的感受是被大人忽略的;哪怕是孩子,也会对所处的环境失望透顶,放弃求助。这些当事人的故事,足够狠狠地给那些怪叫的人打脸了。说出来就是勇气,没有一个受害者应该被指责。

a sad girl
Shutterstock/fizkes

说出来,真的可以救命

帖子的其中一个回复里,女孩激动地把长期受亲爷爷性侵的事发布出来,并公开了爷爷和帮凶的名字。有网友劝她,让她不要那么大咧咧地撕开自己的伤口:“不要轻易地说出自己的经历,会受伤,不是很多人都能够承受社会的阴暗面,被忽视甚至无视的可能性更大。”

什么?为何要让受害者住口,该改变的不是环境的无视么?

135个故事,只是每年遭受性侵的孩子中很小的一部分,如果这些故事不被说出来,一直放在当事人心里默默发疼,等于因为一个无法说出口的“秘密”,就把她们(或者说我们)与人群隔离开来,没有人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感受。这样对当事人,真的像那位网友说的更好么?

一位心理咨询师接到的个案中,有一些当事人也曾提到儿童时期遭受过性骚扰。她是这样处理的:“我不会主动去揭开这个伤疤,她愿意说,我会认真听,保持倾听和共情。这样的旧伤,每次谈到都可能是又一次伤害,需要做专业的干预和治疗。但像这个知乎帖子一样,许多当事人会主动去谈,是因为她们看到有许多人和自己有一样的经历,不再感到孤单,这也是一种疗愈的方式。”

环境给我们挖了坑,不代表我们要一直在坑里待着,更不代表我们要沉默着看更多人掉坑里。说出来,是一种治疗,不为性侵犯们保密,也会帮助更多人远离伤害。那个拍照曝光的17岁女孩,那些在帖子里正视这段经历、谈论这个问题的人,都在无意中治疗了自己,也保护了更多的人。

让世界变好,让危险变少,这是她们最有力的还击。

遇到性骚扰、性暴力,除了保存证据、适时报警,还可以拨打这些公益救助热线:

 

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机构性质:NGO(非政府组织,公益组织)

费用:热线免费

联系方式:010-6833 3388(周一至周五)

简介: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红枫中心)的宗旨是,为城乡的妇女、儿童与家庭提供心理咨询与社会服务,开展社会性别和以人为本的研究与政策倡导,推动和谐社会的建设。

 

源众反暴力热线(北京源众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机构性质:NGO(非政府组织,公益组织)

费用:免费

法律帮助热线:010-89941101;

微信公众号:源众性别发展中心;

邮箱:[email protected]

简介:从事妇女维权及推动性别平等的公益性机构。宗旨是反对针对妇女的歧视和暴力,维护妇女权益,推动性别平等。

 

(文 /鸟鸟酱,双腿晃荡在严肃和戏谑之间的性体验者,双商不高、仅有好奇的独立写作者。实践中的女权主义者。)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性骚扰:不可不知的五大真相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