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
©壹图网

小奶狗长大了,你还爱他吗?

王梆 2018年3月26日,17:46
你一定已经见过“小奶狗”的称呼。你羡慕和小奶狗的浪漫吗?为什么“小奶狗”突然成了女性的宠儿?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现在已经不流行小鲜肉了,能端上台面的都是小奶狗小狼狗。

小奶狗,比如中有刘昊然,西有雀斑王子埃迪·雷德梅恩(Eddie Redmayne),总之一脸似脱未脱的少年气,露齿便见阳光的Snuggle Butt(英文俚语里男友的昵称之一),都貌似可以称为“小奶狗”。小奶狗们具有麦芽糖的黏甜,精炼乳制品的奶骚,又萌又嗲,服贴又暖心,搅拌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剂天山童姥的生物抗氧面膜。

“小奶狗”
©壹图网

小狼狗呢,据说就是帅帅的,酷酷的,想说爱你却患上失语症,只好死死地盯着你,浑身野性藏敛在一袭冷艳的西伯利亚皮毛里,必要时为你战死沙场肝髓流野的那一种。西方妹子口边“我家那头Wolverine(狼獾)”,也许就有点这个意思。

当然,又有人说,小狼狗是那些“年近四十心中却住着一个永远的小迷妹”们臆想或包养之物,其地位相当于英文中的“Toy Boy(宠男)”——果真如此的话,也并不见得就是丑事。两个成年人,两厢情愿,即使不是出于100%的眷恋,也不见得就不能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那些因为男女传统角色的对换:“难道不应是40岁的男人包养20岁的小狐狸精吗”?就到处指指戳戳的人,请他们端上脸盘自呕去吧!

说到这种性别的不对等,不免想到现时网络世界戾气颇重,不同性别性向阶层之间动辄互相攻击。这边厢女性刚开始在网络世界获得一些表达情欲的快乐,立马就有男性站出来质问“你叫人家小奶狗就不是性骚扰了吗?”,暗示近来喧嚣尘上的反性骚扰活动是双重标准、小题大作。

“小狼狗”
Shutterstock/PKpix

要我说,倘若真的有男性不满于这种叫法,那么便在生活里声明感受、表明界限。如果仍然有女性不识好歹,那么确实算是罔顾他人感受的性骚扰。毕竟女权运动本来也不止是保护女性,而是同样为了保护男性。但是仅仅因为几句“奶狗”就去否认女权运动的正当性、想要洋洋自得地论证女性才是压迫者——不但毫无逻辑,而且非常无聊。

但我对于这些个称呼亦有不满,我不懂为什么对于那些身体成熟健壮的男性,还要说他们“小”。动不动就“小”什么什么的,难道还嫌我们的“低幼文化”不够深远么?

所谓“低幼文化”,就是整个民族都拒绝长大,视老为耻,至死不渝地追求“萌哒哒”和“年轻化”的一种肛门期文化。为什么50多岁阿姨会在罗浮宫前用含苞待放的姿势拍丝巾照?为什么40多岁的熟男还背着米老鼠的挎包作俯角自拍?为什么30多岁的OL们要千方百计地使自己看起来萌中有燃,像日本漫画中的美少女?在这些让西方人十分费解的景观里,包含了我们国民对“小”,对停留在“幼儿园大班时代”不切实际的渴望。

当然可以辩称,这是个人选择与喜好,谁都无权干涉。可是整个民族都有这种“幼龄崇拜”的趋势的时候,还是不得不引起深思。毕竟成长是每个生命个体都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啊。

《媒体和文化杂志(A Journal of Media & Culture)发表过一篇台北中央研究院社会学和人种学博士后盖布里埃尔·德·塞塔(Gabriele de Seta)关于“天朝萌象”的文章,文中附上了“小明”头上扎草,摇身一变“小萌”的插图——要知道在旧社会,头上插草的小孩,都是要挑去集市卖掉的。

低幼文化
Shutterstock/Twinsterphoto

如果实在痴迷于这种简单明了的男友二分法,叫“奶狗”和“狼狗”就好了,不一定非得加个“小”字。变老是自然过程,再少年气,再纯真无齿的小哥也有怀抱保温杯举头望月的一天。你若真相信爱情,就请相信“最浪漫的事,是你和一起慢慢变老”。

英文俚语中有150多个针对男友的昵称,只有少数几个是强调“小”的,比如kid(小孩), Baby Cakes(宝糕), Baby Daddy(宝贝爸爸)等等,其余那些都相当有个性化,比如“Batman(蝙蝠侠), Bestie(挚友),Big Fella(大小伙), Big Guy(壮男),Captain(将军),Cookie Monster(饼干兽), Cowboy(牛仔), Heart Breaker(断肠人), Hero(英雄), Ice Man(冰男), Monsieur (先生)等等。难道英文比中文更具表现力? 当然不是!这不过是暗示了两百多年来,西方的性别平权运动一直如火如荼,两性关系方才普遍上升到了一个“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彼此尊重”的阶段。

只有崇尚男权的社会,才会不厌其烦地强调“小”和“嫩”的价值,尤其在对女性的物化上。比如“小脚”,唐后主李煜令爱妃跳舞时“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以显“婀娜凌云”之态,导致五代后贵族女性纷纷效仿,不久后便殃及民间。小脚,既要小,又要“香钩”,苏东坡还附上咏足词“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一副将女性视为古玩玉器,玩捏于掌中的嘴脸;又比如“小胸”,宋朝之后突然流行“丁香乳”,要“葱绿抹胸,一痕雪脯”,才算“丁香乳”,搞得束胸成了又一种催人自残的闺房时尚。

胸部的大小
Yestone/9nong

为什么又是“小脚”又是“小胸”?因为似乎只有那种轻飘仟细的体态,才能呈现“少女的美”。古代国男对妙龄女子的偏爱,从古诗中可见一斑,像“聘聘婷婷十三余,豆蔻枝头二月初”,或“少女初开北地花”,“少女风前烂漫花”之类,大部分形容美女的诗词,基本上都是献给少女的,仿佛也只有“少女”才能入画成诗,才能成为情人妾妇;男性在大宅中坐拥一打嫩妾嫩婢,才能体现其身份权势。

这种男权本性中的集体无意识,到了今天,当然淡出不少,但也并非无迹可寻。“郎财女貌”的交易规则仍旧大范围地存在于两性关系和婚姻市场之中,女性的年龄仍然是婚恋市场上的负砝码。25岁后仍然逃脱不了被剩女被逼婚被下崽的命运。

这些原本对于女性年龄的苛求投射到如今的网络世界,性别一翻转,成了对“小奶狗”的追捧。网上还有段子戏称那些既不小也不奶的男孩子作“老狗*”,虽然是调侃,但对那些不过是长大了的普通男性而言,也未免太过刻薄了。

小奶狗也好,小狼狗也好,网上叫得再过瘾,用人口基数一比划,有多少幸运女孩能拥有? 大家一边享受柔情蜜意,一边不妨也承认一下成人世界的真实、残酷与美好吧,所有人都要长大,我们爱的男孩子也是。

 

(文/王梆,资深媒体人,性别研究者。)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比丈夫大很多,又怎样?——五月到十二月的距离,是诗意的距离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