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ed dating(快速约会)的历史
Shutterstock/Monkey Business Images

我抽烟,喝酒,但不会再参加Speed dating

河狸 2017年6月8日,14:16
Speed Dating(快速约会)是一种怎样的社交方式? 8位女士8张桌子,8分钟的交谈后,换一个男士?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据传,Speed dating最早起源于犹太人的婚姻方式。为了避免与外族通婚,也为了追求效率,年轻的男性和女性们会在父母长辈的介绍下,短时间内与大量陌生人见面并进行短暂的交谈,并在事后与自己有兴趣的对象(们)进行进一步的交流。

到今天,这一活动甚至已经演变为成熟的商业模式:组织者向参与者收取一定费用并登记参与者的年龄、性别、爱好、信仰等等;参与者在组织者提供的场地与陌生人进行交谈。

Speed Dating在中国的翻译五花八门,“快速约会”、“闪电约会”等等。其中,有个翻译叫做“八分钟约会”(或者管它多少分钟),就概括了这个活动的形式。

或许你还有印象,在《欲望都市》中就有一个关于Speed Dating的经典片段:酒吧中,8位女士分别坐在8张桌子前,每一位女士对面都坐着一位男士,在每8分钟的单独交谈后,会响起一次铃声,听到铃声后8位男士立刻起身,迅速坐到另外一张桌子前,与另一位女士开始另一场“八分钟约会”。

Speed dating对现代人相当高效。
Shutterstock/warawiri

在一场Speed Dating中,每个人都会获得一个独特的编号,在交谈中,双方不能向对方索取私人信息,在与所有人都交谈完毕后,每个人会向组织者提交自己有意向的人的编号,如果双方都恰好对对方有意思,组织者就会告知ta们彼此的联系方式,两人可以在之后进一步发展。当然,如果有一方对对方没有意思,ta们就不会获得任何关于对方的私人信息,以保证参与者不会被“死缠烂打”。

这种约会的形式听上去真是现代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快速、高效、安全。但不知怎么的,这件事似乎还是——用我的法国朋友佩林的形容——相当地“Weird”(奇怪)。

【记一次失败的“Speed dating”经历】

可能我比较土,在佩林告诉我今晚的学生俱乐部将会有一场“Speed Dating”之前,我都不知道Speed dating为何物。在她和她的朋友手舞足蹈地向我解释以后,我差不多知道了这大概就是个“大型相亲”。

我问:“你们准备去参加?”

佩林和她的朋友对视了一眼,耸耸肩:“不我觉得参与这个活动会让我感到非常Weird(奇怪)!但是我很有兴趣做一个旁观者,嗯,我准备今晚去旁观:)”

我立刻道:“带上我!”

我在激动和忐忑之中出发了
Shutterstock/William Perugini

活动在晚上9点开始,我忍不住暗搓搓地想,9点开始11点结束,结束以后的时间真是很方便直接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不知道主办方是不是这么一个想法,反正我知道学生俱乐部的吧台上,和免费糖果摆在一起的是免费避孕套

心里这么想着,跟着佩林来到学生俱乐部的门口已经是八点三刻,活动就要开始,但门外的人比门内的人还要多——并且,全是姑娘。其中好几个姑娘都是法国人,佩林和她们就开始用法语叽叽咕咕地交谈,一边交谈还一边交换着香烟抽——嗯,对,就是在中国那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从耳上抽出一根香烟递给交谈对象的场景。但不知道怎么的,这几个法国姑娘的香烟袅袅,却让我觉得赏心悦目。

时间马上要到九点了,聚集在门口的姑娘越来越多,俱乐部里的男生隔着玻璃门已经朝外面看了好几眼,终于派了一位代表推门出来。

“嘿,你们为什么不进来参加活动?”这位开口的小哥长得不错,腿长一米二,腰瘦肩宽,直接衬得身后几个跟出来的男生和夜色融为了一体。

身边的夜色一号也开口附和:“对啊,我们里面有十几个男生,但是只有两个女生。你们快进来吧。”

听到这里,姑娘们又是一阵笑。

她们好像有别的主意。
Shutterstock/Hans Geel

我和佩林默默退到了人群后,人群为首的法国姑娘酷酷地弹了弹烟:“我们不想参加,我们只想看热闹。”

夜色二号带着身后的男生一片嘘声地起哄,女生这里也发出了一阵哄笑。

好看男耸了耸肩:“好吧,那怎样你们才愿意参加活动?”

法国姑娘又弹了弹烟:“请我们喝酒啊,有酒精饮料,我们就愿意参加活动。No alcohol, no participation!”(没酒喝,不参会!)她身旁的几个姑娘也开始起哄。

这时候佩林在旁边偷偷问我:“你有男朋友吗?”

我:“呃...暂时大概是没有吧!”

“那你可以参加啊!我有男朋友,如果我男朋友知道我参加这种活动,那他一定会——”说到这里,她停住了,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形容。

“Angry?(生气?)”

“Very- very- very angry!(非常非常非常生气!)”她强调,我忍俊不禁。

“Just don’t let him know. (那就别让他知道)”我在一旁起坏心,怂恿她。

佩林并没有被说服。
Shutterstock/Rawpixel.com

“不不不。”佩林摇头,也小小地使我惊讶了一下,这可真是“我抽烟,喝酒,但是我知道我不会背着我男朋友参加Speed Dating”。都说西方人很开放,但其实同样重要的还有契约精神啊。

这时候,经过了好几轮拉锯,为首的法国姑娘仍然在笑着挑衅:“No alcohol, no participation.(无酒精,不约会)”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好看男直接摊了摊手:“我们买不起酒。”

我不由得想到,如果是在中国,面对一堆好看姑娘,哪个男生能够理直气壮地说出“买不起”这三个字?而且这个买不起接的宾语还不是爱马仕的包包,仅仅是几杯酒精饮料(虽然这个国家的物价无比高昂)!

可能这也是文化差异,姑娘们被拒绝了也一点不见不满,大家都不觉得丢面子,为首的姑娘还是笑容满面:“那么我们就不参加!”

于是,呼啦啦一群女生就这样穿过学生俱乐部的空间,来到后面的活动室。在穿过学生俱乐部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朝那群做活动准备的男男女女瞄了一眼,果然,十来个男生,只有三个姑娘。在一些类似于Speed dating的集体相亲活动中的确有这样的情况

因此,为了平衡男女比例,女生付的报名费更少甚至都不用付款参加活动,而男性则要支付更多的报名费。再回头一看俱乐部,灯光幽暗,面前的大屏幕放着一首MV,MV女主角的舞蹈也是撩人得很。佩林也看到了MV,她啧啧啧了几声,头也不回地拉着我到了明亮的活动室。

我问佩林:“在你们国家(法国)也有Speed dating吗?”

佩林说:“对啊,而且欧洲很多国家都有,美洲也有。但其实,我和我的朋友们一般是不参加这种活动的。”

“为什么?”

我有些疑惑。
Shutterstock/vgstudio

佩林挑挑眉,露出一种“你懂得”的神色:“嗯…因为目的性太强了啊。那些参加活动的男生,我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而参加活动的。”

我再想想那个MV,也不由得承认佩林说的挺有道理。

【为什么我们不愿意参加“Speed Dating”?】

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不论是亚洲人还是大家认为比较开放的欧洲姑娘们,都对Speed Dating的形式敬谢不敏。这并不是说她们就不愿意去交际了,起码在我身边的法国、德国姑娘一天下来脸书上起码新增十几个好友。但不约而同的,在大家对于这种“你知我知”的极有目的性的活动怀有兴趣时,自己却不愿参加。

某种程度上说,Speed Dating可能是现代爱情最经济的实践方式,通过集中、快速的交流筛选出“种子选手”,并迅速建立起一段基于共同点和需求的关系。然而也许男女生真的会有差异,男生可以兴奋地接受这种形式,女生却仍在这种速食爱情形式前犹豫止步。

我问佩林:“你认为在这样的Speed Dating中有可能找到伴侣吗?”

佩林说:“当然,因为大家都是想找伴侣才会参加的嘛。但是我还是不喜欢这种方式,我觉得,这不浪漫。”

我说:“快速约会和浪漫毫不冲突啊,比如两个人确立关系之后还是可以做一些浪漫的事情嘛!”

佩林歪头想了想:“也许你是对的,但是…我还是觉得这非常weird(奇怪)!”

我们结束了这次speed dating之行。
Shutterstock/beeboys

回家后,我越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越觉得有意思。看起来大家对这个活动的性质都有些心照不宣,但女生(即便是在我们刻板印象中十分开放的欧洲女生)仍然在犹豫和矜持。佩林多次和我说到的那个单词——weird,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参与这种活动会显得不那么“浪漫”?

对我来说,即便在每一个被中国人都过成了情人节的节日里我都在抱怨自己是一只单身狗,我却从没尝试过使用陌陌、探探这样赤裸、直接、富有目的性的交友工具。好吧,我承认,也许当我在某方面有了需求的时候我会去尝试,但我不会把爱情寄托在这样太赤裸的手段上。

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保守的人,但,这话说出来也会让我觉得脸红,实话说——我仍然对爱情怀有敬意和期待。

听上去一点也不现代。尽管我早就知道,在现代,再也不会有人等候在你午夜的阳台下,对你念一首诗(拜托,这个年代只有傻瓜才写诗),表达爱意的方式已经变成了微信转账的数字,然而,我仍然在期待爱情。

我知道我的爱情最后还是会和婚前协议,和一系列谁出婚房大头、要不要孩子、谁抚养孩子等等不那么浪漫的理性协商有关,但其实我也觉得怀着寻找爱情的想法参加speed dating会显得十分weird。这个活动会是一个好的破冰活动,会是一个好的交友活动,从概率的角度我们也不得不赞同——认识越多的陌生人我们越有可能找到合拍的那个人。

然而,爱情真的可以依赖于概率计算吗?真的认识越多的人越容易找到适合自己的人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们越长大越是怀念过去,越成熟越不容易找到交心的朋友,交际越广越觉得孤独?

 

(文/ 河狸,做不了战斗的海狸,也是一条油光水亮的河狸。)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Speed dating固然新颖,但约会的奇妙故事可远不止这一个。推荐阅读:《三姑娘口述:那些奇葩的约会地点》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