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
Shutterstock/Andrii Kobryn

五个办法让你和伴侣更相爱,想来试试吗?

爱仿佛永远都不够,人们永远在寻找更好地和爱人相处的方式。不同的伴侣可能需要不一样的方法,但一定有一个方法让你们爱得更坚定。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不管你和你的伴侣是正在热恋之中,孜孜以求地想要更加相爱;还是感情渐趋稳定平淡,想要找到那么一些“更进一步”的可能性,这篇文章或许都可以帮到你。对于不同类型的伴侣,这篇文章给到了一些不同的建议。记得要根据不同情况做出调整哦。

说起来,一边相爱一边追求更相爱,还真是不多得的甜蜜和美好呢。

方法一:鼻子碰鼻子

先从简单的开始好了,这个小练习是不论在家里、地铁上、电扶梯上或者是公园里面,只要是任何你想秀个恩爱的地方都可以做的事情。

听起来好像是把对方当成了小婴儿或者是小宠物一样,超可爱对不对?都不需要多么激烈的肢体接触,只要是两个人的鼻尖互相磨蹭,就能为感情加温。

这个方法有什么科学根据呢?因为跟对方鼻子碰鼻子你需要眼神的接触(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玩大眼瞪小眼也会也有类似的效果),一项研究指出,当我们凝视对方的眼睛、又加上肢体的接触(英语叫做soul gazing,或许可以直译成为“灵魂之间的对视”),可以增加两个人的亲密感。

方法二:制造期待

大家都记得那只被小王子驯服的小狐狸吧?小狐狸对小王子说:“如果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 ”。

我们是期待的动物,当我们知道有一件好事“即将”要发生的时候,那个期待所产生的愉悦感觉,比起那件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还要强烈。

一个研究追踪老鼠脑内的多巴胺(快乐荷尔蒙)含量,结果发现,老鼠在预期等一下会有食物出现的时候,脑中的多巴胺达到最高,甚至比食物真的出现的时候还要高。

在实际的应用上面,你可以利用下面两个方式来制造期待:

1. 预约度假

从预订机票住宿到安排行程,都可以是增加多巴胺的一种方式,你可以利用手机日历的功能与对方共享行程,那么在建立好行程一直到渡假当天的这段时间,都可以是期待的日子。

2. 预约性爱

有些夫妻会预约每个星期五晚上比较放松的时候性爱,有个朋友Mark跟我说,他开始使用这种方式之后,到了星期三就克制自己自慰,以便“储存弹药”提供给周五晚上使用,而且从星期三开始他就会期待星期五晚上的到来;Mark的女友则是跟我说,她会为了这天晚上特别打扮并且调整好心情,甚至有些时候还没到床上就已经有感觉了。

期待以及气氛的营造可以增加两个人的性爱满意度,当然不一定要是性爱,也可以是一顿丰盛的大餐、或者是窝在被子里面一起看影集等等,重点是要提前规划这件事情(最好一起规划),这个安排本身就可以的造一种期待的感觉。

预约性爱
Shutterstock/Sotnikov Mikhail

方法三:遵守承诺(非常重要!)

不过,使用上面这个方法有一个限制,就是如果你已经计划好了就一定要做到,在先前的老鼠实验当中,倘若在期待之后食物并没有出现,那么老鼠通常会有强烈的失落的感觉(多巴胺会剧烈地下降)。

另外一个研究也发现,倘若你的伴侣是“逃避依恋型”人,那么你得更重视“承诺”这件事情。因为对这些人来说,他们之所以需要很独立、有自己的空间、很多心事不告诉你,因为他们打从心底不相信别人是可以依靠和信赖的(当然在这个恐惧的背后,有一个更深的害怕是:我不值得被爱);

同样的,他们也不太轻易“给承诺”(承诺恐惧症),因为他们不相信“永恒”这件事。他们已经够害怕了,所以不要再踩痛点!换句话说,如果你原本答应他一件事情后来又没做到,就会验证他心里面的预言:你看吧!我就知道感情和伴侣果然都是不可以相信的,还是靠自己比较靠谱!具体来说,你可以应用在下面这几种方式:

1. 如期完成答应他的工作

这个有点不容易,因为人生很难,杂事很多,有些时候你原先预定好的事情会因为其他的奇奇怪怪的事情而被阻挡。如果你不断发生这种窘境,久而久之他就不会再让你去分担他的工作了。

一方面你要尽量避免食言的状况产生,另外一方面如果真的发生了拖延,先不要急着解释,先设身处地的思考对他来说的影响和他的感受是什么,并且真诚的道歉、提出补偿。

2. 实践原先预定好的计划

如果你原先就觉得某个计划不一定能够实现,或者中途遇到各种变化的可能性很高,不如就不要提出这个承诺。

例如你是要为了安抚他而说我们春节的时候去某地旅游,但其实你心里知道可能会有一些工作没有做完拖延到旅游的时间,你可能要衡量在过去的经验当中,究竟是“答应他却没有做到”会让他比较失望,还是“放假的时候没有出去玩”会让他比较失望?

方法四:支持梦想

那么如果你的伴侣是“焦虑依恋型”的人呢(害怕被遗弃、经常需要你保证你爱他、有的时候爱给得太多甚至会让你觉得有点窒息)?

心理学家Arriaga等人认为我们同样需要知道一件事情:表面上看起来他需要非常多的爱、很害怕你不爱他,但真正的事实是“他根本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发现了吗?和逃避依恋的人一样!);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肯定他正在做的事情、并且支持他的梦想让他相信自己对的事情是有价值的。

研究发现,当伴侣能够支持我们的梦,这段关系会更幸福━━这点对于缺乏安全感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当你能够协助他一点一滴地建立起自信,那么日子久了之后他就不需要倚靠你来感觉到自己是被爱的。具体的作法可以像下面这样:

1. 谈谈彼此的梦想

虽然说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成年人的世界里太多小心翼翼了。许多人宁愿安守本分地当咸鱼,也不愿意把自己心里的伟大理想与人分享。

但亲密伴侣大概是少数你能够谈谈自己的梦想又不太会被泼冷水的人了(或者是互相取笑但还是觉得很开心),大家可以坐下来,一边喝下午茶,一边聊聊你们的梦想是什么——就算难以实现也没关系啊,至少有人在倾听它并尝试去理解它,对不对?

如果你们都是没有梦想的人可以尝试看看聊这个问题: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很投入并且浑然忘我?

2. 谈谈什么时候有“被支持”的感觉

在心理学上这称为伴侣支持。如朋友Sherry说,年末工作很忙碌的时候,她几乎没有太多睡觉的时间,老公帮忙把原本是属于她那一份的家务事一起完成,虽然没有实际帮忙到他的工作,但是却让他有“被支持”的感觉。

另外一个朋友Kevin说,他的梦想是开一家咖啡店,但被很多朋友嘲笑(看到没有!这就是很多人宁愿假装是一条咸鱼的原因),但他的老婆一直支持着他,譬如特地留意一些关于咖啡烘培的资讯、开一间店需要的经营法则等等,他慢慢的开始整理这些有关于咖啡店的经营之道,五年后他果然拥有了一家自己的咖啡馆。

简单的说,“支持”就是当对方踏上梦想的路、并且犹豫着要不要跪着走完的时候,你可以成为他的护膝!

彼此倾听
Shutterstock/Rawpixel

方法五:给予选择的权利

我们都希望自己在感情里面是有掌控感的。曾经有一项心理学实验,心理学家们追踪了92个同居的异性恋二十天,请他们每天记录彼此的互动状态,结果发现,如果你的伴侣是支配性很强的人,你就会觉得失去自主性,关系满意度也会比较低。所以,在具体的操作方法上面可以这么做:

1. 用“我们”来打开沟通

例如“我们周末要去哪里呢?”、“我们来讨论一下晚餐吃什么吧!”、“天气越来越冷了,我们要不要去买一台电暖炉?”,研究也显示,常用“我们”的伴侣有较佳的身心健康。

2. 用“你觉得呢?”寻求对方的看法

这是我经常使用的招式,我自己是一个支配欲望很强烈的人,常常不知不觉就让伴侣陷入“被我控制”的陷阱里面。我经常使用的校正方法是,表达我的看法之后加上一句“你觉得呢?”让对方也可以有表达和参与讨论的权利,而不是只是一言堂而已。

3. 监测你的感情起伏

台湾精神科医师邓惠文指出,一段感情的起伏其实就是“干扰”与“支持”的平衡,前者是指关系里面的情绪压力要求,这篇文章的重点既然是在“感情加温”,介绍的这些都比较偏向与正向支持的技巧。

当然,你在看了这篇文章的介绍之后,可能会说“我的感情已经很糟糕了,根本没有办法做上面这些事情”,能有这个发现非常不错,那么你的第一步应该是“停止干扰”,先暂停两个人一直以来的负向对话模式。

感情是一条漫长的旅途,每次的支持和每一次的干扰都可能影响这段关系的起伏,试着为感情加入一点正向的能量,或许就有机会让关系有更好的质量。

 

参考文献

Arriaga,X. B.、Kumashiro, M.、Finkel, E. J.、VanderDrift, L. E.、Luchies, L. B. (2014)。 Filling the void: Bolstering attachment security in committedrelationships。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5(4),頁 398-406。

Burger, J. M. (1984)。 Desire forcontrol, locus of control, and proneness to depression。Journal of personality, 52(1),頁 71-89。

Drigotas, S. M. (2002)。 The Michelangelophenomenon and personal well-being[Article]。Journal of Personality, 70(1),頁 59-77。

Drigotas, S. M.、Rusbult, C. E.、Wieselquist, J.、Whitton, S. W. (1999)。 Close farmer as sculptor of the ideal self: Behavioral affirmationand the Michelangelo phenomenon[Article]。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7(2),頁 293-323。

Epstein, R.(2010)。Fall in Love and Stay That Way。Science American Mind,January。

Hiroto, D. S. (1974)。 Locus of controland learned helplessness。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102(2),頁 187-193。

Lerner, H.(2017)。如果那時候,好好說了「對不起」:人人都要學,一堂修補人際關係的入門課(Why Won’t You Apologize? : healing big betrayals and everyday hurts)(洪慧芳譯)。台灣:究竟。

Nagoski, E.(2017)。性愛好科學:掙脫迷思、用自己的方式高潮(Comeas you are)。台灣:行人文化。

Rohrbaugh, M. J.、Mehl, M. R.、Shoham, V.、Reilly, E. S.、Ewy, G. A. (2008)。 PrognosticSignificance of Spouse We Talk in Couples Coping With Heart Failure。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Clinical Psychology, 76(5),頁 781-789。 doi:10.1037/a0013238

Sadikaj, G.、Moskowitz, D.S.、Zuroff, D. C. (2016)。 Negativeaffective reaction to partner’s dominant behaviorinfluences satisfaction with romantic relationship。Journal of Social andPersonal Relationships, 34(8),頁 1324-1346。 doi:10.1177/0265407516677060

Saint-Exupéry, A. d.(2015)。小王子【中英法對照版】(Le Petit Prince)(張譯譯)。台灣:高寶。

Schultz, W.、Dayan, P.、Montague, P. R. (1997)。 A neural substrate of prediction and reward。Science, 275(5306),頁 1593-1599。

Su, P.(2014)。夢想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台灣:三采。

鄧惠文(2017)。婚內失戀。載於。(頁)。台灣:平安文化。

 

(文 /海苔熊,台湾大学心理学研究所硕士,目前任泛科学、姊妹淘、女人迷等多项网路专栏作家。在多次受伤之后,我们数度怀疑自己是否失去了爱人的能力,殊不知我们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认识与接纳自己的勇气。)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异地恋”比“同城恋”关系更亲密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