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者
Shutterstock/Pressmaster

残障者与慕残者:性让我们完整

我们关心自己的性生活,该买什么牌子的套套,一周应该来几次。可有谁真正关心过,残障者的性需要?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有位读者告诉我,有一年,他路过山西一座小镇时,看见一位女孩,非常的漂亮,类似桑兰一样的清丽妩媚。但是那个女孩偏偏失去了一只手臂。当时他就感慨万千:上帝造人时,也真是会捉弄人,这样一位美丽的女性,偏偏让她失去一只手臂。 

他说他有一个自己的性秘密:慕残。而慕残者,在这个世上,也绝不只他一人。为什么慕残?而且是在性心理上?

有位被调查的慕残者是这样说的:我想我是一个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人吧。只有和我的残障爱侣在一块儿,我才会有一种安全感。在这个世间万事万物不可掌控的情况下,和我的残障爱侣在一块儿,我宁愿照顾他一辈子来换他对我的忠贞不渝。这种性心理和恋老一族一样。许多恋老者也告诉我,他们小时候缺乏安全感,所以长大后,恋父或者恋母情结特别强烈,性审美心理直接指向岁数大的银发一族。

那么慕残者的心理是否也如此呢?我想心理学可能会对这个领域投来研究兴趣。

另一种观点认为,慕残者的性心理上有着“审不完美情结。世事万物,有“完美情结”,就可能会有相对应的“不完美情结”。在慕残者看来,常人眼中不完美的身体,却自有另一种美丽和性感的风情。就象有人喜欢小桥流水,有人却喜欢大漠孤烟一样。每个人的审美感受都不一样。有位被访者是这样说的:我对残障人的身体有一种特殊的渴望,那种残缺的美,让我感到一种震撼人心的心灵冲击说不清楚是怜悯?还是残酷感?还是错位感?或者其他各种复杂心理,也许都有一些吧。

残障者
Shutterstock/Freedom Studio

还有的研究观点认为,“慕残者的性”也和“慕残者”在其小时候的性经历有关系。有位接受访谈的慕残者告诉我,小时候,他的一位领居的叔叔是一个残障者。他经常去邻居家玩,那位叔叔引诱了他,让他做一些后来他才明白的成人之间的事情。虽然他后来为此感到内疚,但是第一次性体验对人的影响是终生的。他告诉我,从此他对残障人的身体,就有一种特殊的好感。

但是,在慕残者看来,慕残的级别也千差万别。有的人只喜欢轻度残障,但有的人却喜欢重度残障者。这里面潜藏的人类神秘的性心理,更值得我们好好研究。残障者与慕残者之间存在一种主被动关系,残障者由于自卑,在感情和两性上往往处于被动。

根据张金明(2014)老师的问卷调研,残障者对性与生育话题往往“不去想”、“不行动”、或者 “不向他人寻求帮助”。慕残者在选择权上占有很大主动,“审不完美”情节也可能导致他们对残障者的“物化”。

绷带
Shutterstock/PORTRAIT IMAGES ASIA BY NONWARIT

重新对残障人的性权利问题提出讨论

一直以来,我们对残障者的性爱问题讳莫如深——仿佛一个人残障了,就应该成为无性人。所以,如果一个残障者还想着性爱,有些人可能会说:真是不要脸,都残障了,还有心思想着这种事情。但是大量的性心理研究都认为,残障者虽然身体有残缺,但不等于性欲望就消失了。相反,作为关爱残障人的一部分,他们的性权利,更应得到我们重视。

该如何改善残障者性需求现状

我们首先需要关注和开掘残障者的性爱技巧知识。有人说,听力残障者可能对触觉更敏感;视力残障者可能对听觉更敏感;缺乏双腿的残障者,用手来表达爱抚可能更灵巧,等等。在残障者的性意识里,每一种感知觉的缺失,都可能在另一种感官上引起更敏感的体验所以,如何找出更合适残障者的丰富的性爱表达,如何帮助残障朋友发掘更多的性爱技巧,其实也是提高残障人群福利的另一种努力。

另外,性安全始终要放在第一位。身体的残障可能会制约性方式的表达。所以,任何一种尝试和努力,最好不要是激进的、冒险的,避免酿成安全事故。

最后,合适的性表达能舒解身心的“残障”。对于残障人来说,比起生理上的残障,性心理上的残障更为可怕。比如,长期压抑后的苦闷,得不到舒解的抱怨,以及绝望等等。

 

我们做了哪些努力?

根据张金明(2014)老师的问卷调查,脊髓损伤受访者中,85.7%有生育愿望。但是,93.7%在过去一年内没有得到过任何性、生殖上的帮助与支持。她、他们同样认为,非常有必要为残疾人单独设立性与生殖的医疗服务。多年前,我去国外作性考察时,就发现在国外,有专门针对残障人的性福利服务机构。在人权意识发达的国家,残障人的性权利也得到了同等的重视。在台湾,一群志愿者发起的“手天使”志愿活动也为残障者的性需求带来福音。心理学家马斯洛曾提出“需求层次理论”,他把“性需求”放在第一层,和吃饭、睡觉一样,是“最基础”的需求。关注残障者生活状况,我们能做的不仅限于提高ta们的生活便利程度,还应该关注ta们内心的精神世界。而性需求,就是这个世界不可忽视的一环。

残障者能有合理合法的、获得性满足的渠道,希望那一天不会太遥远。

注:张金明等.脊髓损伤者生殖康复需求现状分析[J]. 残疾人研究, 2014, 4(1): 42-45.

 

(文/曾小亮,资深媒体人,时尚媒体专栏作家,婚姻两性领域学者。被誉为中国版的“渡边淳一”。已出版《好男人请举手》、《人人都爱男闺蜜》等十余本畅销书。)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于残障群体,身体健康的人群首先想到的是怎么照顾她、他们因为身体残疾造成的生活不便。然而,一个长期被忽视的问题是:这些残障人士的性怎么办,爱怎么办?推荐阅读 残障与性:最熟悉的陌生人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