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公开异性人伴侣
RNW

李银河公开私生活为何令人敬佩?

李银河通过博文公开了自己在丈夫王小波逝世后的一段长达17年的爱情,于民间反性势力的崛起的时机公开自己的私生活,十分令人敬佩。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他告诉我,有段时间,他只要想到我,身体就出现一股热流,这热流从心口一直向下,贯穿全身,烧得他无可奈何。”12月18日,知名性学家李银河通过博文公开了自己在丈夫王小波逝世后的一段长达17年的爱情。但这位“他”对于大众而言或许有些特别:“他”拥有女性的身体,心理上却认为自己是男性。李银河老师告诉我们,“他是一位典型的异性者,学名叫transsexual”。

到底什么是异性者?

“好像灵魂被困在了错误的躯壳里”,不少异性者会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所谓的异性者,其实是指希望或者已经通过激素或手术等医学手段改变自己的身体形态,使之与自己内心认同的性别相近的人,又有手术前、手术后和不做手术等细分。与之相关的还有一个更宽泛的概念,“跨性别”(transgender)或者“跨”(trans)。“跨”是所有性别认同与生理性别不一样,或者性别表达与性别规范相左的人或行为的总称。

有人评论说,什么异性者,说到底还是个女人呀,那女人爱女人,这个人不就是个女同性恋嘛!李银河的爱人,用李银河自己的话说,是“无论从外貌还是内心看,他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而这种外表男性化的女生,在同性恋的世界中常常被称为T(从英文的Tomboy演绎而来)。然而跨性别和女同性恋的T的不同在于:后者虽然很“爷”,但并不认为自己是男生;而女跨男的异性者则将自己认同为男性,也希望爱人把自己当成男人来相处。

李银河老师在博文中还解释道:“他所爱的只能是异性恋女人,而不是同性恋女人。”这句话对于这个“他”也许是板上钉钉的,但大家不要误认为所有的跨性别都是异性恋。“跨”是对自己的定义,与喜欢什么性别的人是两码事。也就是说,就算是跨,也可以是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无性恋

如果你被以上概念绕晕了,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初尝了跨性别议题的魅力——要是不试着了解跨性别,我们可能就很少有机会反省男女天生、非黑即白的观念是多么粗暴,对娘娘腔、男人婆、同性恋的无端厌恶又是多么狭隘。

李银河“出柜”令人敬佩

在李银河老师平淡朴实的爱情故事里,除了跨性别这一概念值得深究外,还有许多珍贵之处。譬如阶层。如果说此前与王小波的爱情被誉为“才子佳人”、“门当户对”,那么如今李银河则实践了一份“跨”越阶层的情感。在这个拼爹和看脸成为常态的时代,李老师显得格外洒脱。但我也立刻意识到,这样的赞扬本身就是预设了阶层等级的,似乎暗含着学者与出租车司机在一起就是一种“屈就”。因此,与其分析阶层,不如去掉标签。

又如儿童教养。生活方式不顺从于主流规范的人,遭受最多的指责就是“带坏孩子”。以保护儿童为名、行道德压迫之实的做法屡见不鲜,近年尤甚。此前对于李老师的“拉拉”身份的诽谤文章,把她与爱人的养子壮壮描述成“由于在一个不正常的家庭气氛中成长、还是其他令人不敢揣想的原因,心理发育极不正常,无法与同龄人交往,后来无法上学”。这样的贸然推测不只是作者小人式的臆想,它也反映了社会整体对“非正常家庭”的焦虑,而在这种生怕儿童成为“性变态”的焦虑中,高喊包容、尊重背后的伪善暴露无遗。李银河在文中对自己的“另类家庭”表现出的依恋和自信,以及对“非健全”孩子无条件的喜爱,便是消解这些偏见的强大武器。

更重要的是,李银河的“出柜”,正值当下民间反性势力的崛起。就在几周前,李银河还因其性学家身份被指为“当今中国社会最坏的人”之一,其照片被某反色情网成员泼粪并焚毁。可以想象,在一些读者眼中的真挚爱情,会立马被另一些人解读为“诲色诲淫”。因此,于这样的时机公开自己的私生活,十分令人敬佩。

在称赞或者谩骂之前,或许每个人都应该问问自己:我也有勇气去吃一碗不分性别阶层、不畏流言蜚语的“爱情面条”吗?

(原题:“跨”出去,尝一碗爱情面条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来读一读李银河的文章吧!
李银河:性是人心中歧义最大的事情
从“性感”一词看中国社会变迁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