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假,生育成本,生产,育儿,性别角色,家庭分工,职业影响
1tu/8060159075

产假延长遭抵制:我们的产假太长了吗?

如果国家继续让女性主要为生育成本买单,中上阶层女性就会持续少生乃至干脆不生;底层妇女则会一直困于生育之累,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会更加稳固。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最近,《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案(草案)》审议通过,该修正案对广东女职工符合法律、法规生育子女的,产假延长至最少178天。一些媒体以“喜大普奔”来宣传这一新政策,却意外地在网上激起了许多抗议言论。

我们的产假太长了吗?

那么,是不是我们的产假已经太长了,大家根本不需要呢?事实上,直到2012年,我国女职工产假才由90天延长至98天,刚刚达到2000年世界劳工组织制定的《生育保障公约》中的最低标准。

横向比较来看,许多国家的产假都比我国长,法国是20周(生第二个孩子是40周),英国是1年,瑞典带薪产假有480天,俄罗斯产假更长达三、四年。

既然我国的产假本来就短,为什么延长产假却遭到许多人(尤其女性)的抵制呢?

1tu/8001620676

原因很简单,用人单位大多不愿招收未生育或只生育过一胎的女性,担心她们很快会休产假。所以产假一延长,许多人担心女性就业会更加困难。

在一个性别严重不平等的社会,女性在职场上无所作为时,就会退回家庭找成就感,做母亲看起来是个相对不错的选择。然而,随着女性教育水平的提高,独立意识的增强,就业岗位对女性更多地开放,鼓励女性以做母亲替代职业成就便与女性日渐强烈的工作意愿产生了冲突。

高昂的生育成本必定会造成女性生育意愿的减弱,如果她们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的话。从这个角度来说,生育率的持续走低跟强制计生关系不大,这点在计生政策逐渐放宽后会越加凸显。政府很快就会发现(其实是已经发现),即使允许生,女人也不愿意再生了。除非给予她们更多优待和补贴,而产假延长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出台的。

我相信,政府并没有刻意想要歧视女性,强迫她们回家,ta们就是很简单的思维,以为女性不生,是政府不让生,没时间带孩子,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1tu/8060159075

中上阶层的女性更多是自己不想生,觉得独自在家带孩子做母亲乏味,不如在多姿多彩的职场取得成就更让自己满足,生活也更有保障。所谓强烈的想做母亲的意愿在很大程度上是社会文化所构建的,当环境发生改变时,自然不再有效。

那么更低阶层的妇女,没有更好的工作选择,也更倾向于愿意生孩子,她们需要这个产假吗?理论上是需要的,但是,我们听不到她们的声音,因为网上有话语权的妇女基本不属于这个阶层。从现状来看,她们更多是非正规就业,比如农民/保姆/做小生意,本来就没有生育假。工厂的打工妹工作太累,难以调岗,可能在怀孕阶段就辞职,自愿放弃产假;不放弃却没享受到足够产假的,大多没有精力和能力来诉讼维权。新政策对她们而言,大概是看起来很美但吃不到的蛋糕。

理想的产假是什么样的?

理想的产假是什么样的呢?我觉得首先是要改名,不是“产假”而是“生育假”。即不是只给生产的女性放假,而是给参与育儿的相关人(包括产妇)休假。

如果只让产妇休假,育儿工作自然主要由她们承担,这将进一步对她们的职业生涯造成负面影响。美国如火如荼进行的总统大选中,希拉里提出12周带薪假 (family leave),父母都可申请,川普则提出6周带薪假,母亲可申请(maternity leave)。哪个对女性更有利,多数人应该能看出来。

如今,越来越多的国家鼓励产妇之外的人休生育假。比如瑞典规定父亲必须休产假2个月,挪威规定父亲必须休产假14周。美国法律没有规定,但许多大企业愿意承担社会责任,例如脸书给男性带薪产假长达4个月。甚至性别不那么平等的国家,也有一些鼓励措施,如日本规定父母轮流休就可延长产假。

对比之下,我国给父亲的陪产假实在太短,只有15-30天不等,基本上默认了男性不承担育儿工作的合理性

为什么要提倡理想产假?

育儿是一个非常辛苦和压力巨大的工作,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让女性单独承担这些,不但会影响到其职业发展和身心健康(产后抑郁症跟此有一定关系),也对家庭和谐和孩子成长有负面影响。国外有研究显示,父职参与对男性身心健康有正向效用,上海社科院的一项研究也显示,父亲积极、主动地参与到育儿中,对亲子关系有很大促进,也对父亲自身成长具有重要的积极影响。

1tu/8119294803

基于此,国内外许多机构都在鼓励父亲参与育儿工作(从生产时就开始),包括一些有远见的企业。Ta们逐渐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尽管工作和家庭的平衡会产生一些冲突,但从长远的眼光来看,家庭的稳定和谐对员工的工作效率有很大促进。一个对家庭有责任心/处理事情更成熟的员工,会更愿意通过努力工作来实现自己的价值,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保障。这些跟企业的营利目标并不冲突,而是高度一致的。

当你了解了这些,就会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意图不算糟的政策,实际上对多数女性无益反而有害,跟国际形势也不接轨。

如果国家不加大补贴生育成本,与企业在分摊责任方面进行更合理的分配,同时倡导企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鼓励社会和家庭中的其他人分担育儿工作,而是继续让女性主要为此买单的话,那么,中上阶层/有能力的女性就会持续少生乃至干脆不生,追求更自由的人生;而底层妇女则会一直困于生育之累,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会更加稳固。

(文/ 陈亚亚,上海社科院文学所研究人员,性别平等研究者。)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妈缓缓地说:“我以前谈过一个男朋友,你外公嫌他是个老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原谅你外公。” 推荐阅读:从女人到女神,一个中国女性要走多远?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