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权社会,女性主义,男性凝视,衣着规范,性别平等,荡妇羞辱
Shutterstock/Rawpixel.com

幕布下的青春,货架上的女人

当你是女孩,ta们希望你好好禁欲,做个“好女孩”,任何暴露身体部位的行为都有“淫荡”的嫌疑;当你成为女人,ta们又希望你“只做女人”,穿成ta们心目中的欲姐和贤妻……
王梆 2017年3月15日,04:00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我的青春塞满了痛苦的纤维,来自于被幻想手撕了一万次的丑陋校服、锅盖头,以及无法用化妆掩饰的青春痘。一个爱美胜过爱一切的年龄,一个审美意识、自主意识和性意识刚刚萌芽的年龄,遇上的不是像18世纪启蒙主义那样照亮时代的爱和启蒙教育,而是各种剪刀手。

如果衣服是人类的第二层皮肤,那么少女时代的我和我的“皮肤”则是完全隔绝的。从小学到高中,剪着齐耳的锅盖头,穿着十年如一日的“中性”运动校服,忍受着它那廉价的尼龙面料,永不合身的肥大剪裁,像“光明火柴盒”般的极品配色,却无法把它蜕掉,是一种怎样分裂压抑的日常?长得好看一点的,还可以用脸蛋来遮遮丑,可惜我不但相貌平平,还一脸痘,怎么看都像只葱花饼。自卑,7/11小时的自卑,大概是我全部的青春感受。

有那么几次,我甚至偷偷把用压岁钱买的裙子塞进书包里,放学后跑到公共厕所里换上,再拿出珍珠膏在痘痘上狂扑一气,才左顾右盼,像地下党一样潜出校园。亮丽的裙摆在风中招摇,膝盖底下是两条美腿,肩膀就像羽毛一样轻盈……也只有放学路上这短暂的20分钟,我才觉得做回了真正的自己——这种感觉甜蜜又悲壮,就像英国电影《穿裙子的男孩(The Boy in The Dress)》里那个为了穿裙子,而不惜被嘲笑、被凌霸、被开除的12岁男孩丹尼斯(Dennis)一样,尽管我从未像他那样想过“要变成女孩”,因为“我就是女孩”。

Shutterstock/Crystal Home

在我们身边的大人看来,这种从服装到青春期心理结构的“去女性化”,却从未有什么不妥。“给你穿什么就穿什么,小女孩家哪有这么多讲究!”这是ta们的家长式教育箴言,因为ta们就是那样被教大的。文革时代,我们的父母几乎砸碎了关于“女性美”的一切:《红楼梦》里少女宝钗的“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来不觉奢华”;民国时代培华女中的“旗袍领腰盘扣合身短上衣,配西式百褶裙”;抗战时期张爱玲的“矮领子布旗袍,大红底子,上面印着一朵一朵蓝白大花”……但凡与“女性”、“优雅”和“个性”沾边的,就是不符合集体意志的老鼠屎,就是道德作风上的“腐败”,就要遭到严厉的惩罚,这种“着装暴力”一直持续到我们大学毕业。“你背后露这么大一片肉,是要招引流氓在你背上划两刀吗?”或者,“你不知道那些坏男人在盯着你看吗?”——我母亲常说。“贪靓”是她批评我时最爱使用的词。“贪”意味着“招惹”,“靓”意味着“蜂蝶”,似乎只有老老实实变成校服模具里印出的样子,中性、听话、呆板、迟钝、不谙情事,才能躲过青春期的反叛和来自外界的性骚扰,保住懵懵懂懂的“童贞”之身。

然而,一旦我们被抛到婚恋市场和职场上的时候,学生时代那“去女性化”的、近乎于军事化的着装要求,却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各种“潜规则”迫着你“要穿得像个女人”——根本没有充分的时间让你完成复杂的心理过渡,几乎才刚刚脱掉堪称“性感杀手”的运动校服,就等不及看你把自己打包成卖美妆的网红,速递上男权社会的餐桌。相似的遭遇,古罗马女性在公元前200年也遇到过,处女时代必须穿“Toga”,一种肥大的,绝不显山露水的中性长袍,看上去和男生一模一样;婚后就必须换上“Stola”,那种凸显女性线条的披肩。

当你是女孩,ta们希望你好好禁欲,做个“好女孩”,任何暴露身体部位的行为都有“淫荡”的嫌疑;当你成为女人,ta们,像川普那样,又希望你“只做女人”,那种竞选、科研、拍摄、飞行、跳伞、擒拿、审判、验尸之类的活动你最好都不要参与,因为在这些活动中你不可能“穿成ta们心目中的欲姐和贤妻”……为灌输这套男权社会的逻辑,ta们从你牙牙学语时,就开始控制你的衣橱和你的第二层皮肤,规定你必须穿成这样或那样。女人必须要裹脚(公元900年);女人必须穿束身内衣(1550年到19世纪);1800年以前,怕女人私藏读本或财物,女人的衣服不能有口袋;女人不能穿长裤(1919年);裙摆到地面的距离不能长于17英尺(1942年)……

“ta们到底是想让我穿成处女还是妓女?”Vox网的记者兼制作人伊丽莎白·普兰克(Elizabeth Plank)说:“不用选择,你可以同时成为两者,反正你的独立人格终将随着你的某个选择而彻底消失。

Shutterstock/Annette Shaff

不想被消失?那么你应该尽早加入世界女性的行列,看看其他国家的女孩都在干什么:在Debate网站上,至今为止,女孩们为“学校应允许女孩化妆”争取到了81%的选票;2014年,在纽约州、约克州、弗罗里达州和俄克拉荷马州,女孩们掀起了一场反对“荡妇羞辱”和“校园着装规范”的大规模游行;2015年8月,英国卡尔山高中(Carr Hill High School)的女生抵制“女生必须穿不透明的黑色长筒棉袜”,获得了过半的男女学生联合签名;2017年1月,印度女孩们在孟买的SNDT女子大学(SNDT Women's University)门口反对针对女生的着装规范……

反抗抑或有代价,但总有一天,你可以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自由、安全、轻盈,像穿着一件能盖住整个世界的雨披,却丝毫不觉沉重。

(文/王梆,资深媒体人、电影导演、作家。出版电影文集《映城志》和多部小说集等。拍摄有纪录片《刁民》等。在《南方都市报》等开设专栏若干。)

(原题:当他们用衣服来模具你。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女人应该学会如何不被身体的瑕疵所左右,接受身体的本来面目,使它变得更健康更活力。从身体中越狱,重获自由的第一步。推荐阅读:女人,从身体中越狱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