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轻女,性别歧视,女性主义,性别平等,厌女
Shutterstock/Miraga Niftali

当世界上只剩下了Y染色体

若只将“Y染色体”看作是真正的传宗接代,长期以往,没有多少女人愿意成为女人,很快就会只剩下一堆心浮气躁、上蹿下跳的Y染色体。
王梆 2016年12月12日,04:00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人类简史》的作者,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Yuval Noah Harari)在他的TED演讲《人类崛起的成因》中说道:“人类之所以能掌控地球,因为ta们是唯一能在人数庞大的集体合作中保持高度灵活性的物种。其他社会性动物,比如狼、大象、海豚、黑猩猩等,它们也会与它们的伙伴们合作,但都仅限于极小的范围。拿1000个人出来和1000只黑猩猩作战,人类很容易就会占上风,因为1000只黑猩猩完全无法产生合作性。让10万只黑猩猩占领牛津街的后果则是终极混乱。”

因为占领牛津街的不是黑猩猩,而是人类,所以我们才拥有了今日牛津街的文明。它不仅是由罗马大道或拜占庭建筑群组成的美学意义上的文明,也不仅是由300家全球化旗舰店交织的商业文明。作为欧洲最繁华的大街和一座活着的、当代生活的博物馆,它的文明是多向度的,包含了当代社会各种进步的理念,以及奠定其进步理念的基石——对两性平等制度的推崇

Shutterstock/Daniel Vine Photography

在那条只有1.9公里长的大街上,竖立着英国最大的唱片店“HMV”,记载着20世纪以来西方女性通过音乐获得心灵解放的历史,乔妮·米切尔(Joni Mitchell),派蒂·史密斯(Patti Smith),苏西克(Siouxsie Sioux)这些流行音乐界的女性主义先驱们,至今仍是镇店之宝;离HMV不远的100聚乐部(The 100 Club),是英美早期爵士乐和后期摇滚乐的重地,无数“乖乖女”因它而“叛逆”,投入了包括性解放运动在内的各种社会变革;伦敦时尚学院的分院也在这条大街上,这家世界顶级的设计学院,拥有75%的女性学生……

牛津街不长,却是当代文明的一个投影,体现了尤瓦尔所说的“人类合作的高度灵活性”,这种高度灵活性尤其体现在男女合作上:在那里,女性从事着和男性同样的高端职业,并享有同工同酬的权利;女性可以参与选举或一切公共事务,成为首相、政治家、科学家、要闻记者或环保主义者;女性对自己的身体拥有高度的主导权,她们遵从自身的意愿,选择堕胎怀孕或者不成为母亲;女性可以选择离开伴侣或者离婚,其孩子的抚养权、房产和财产受法律保护;女性还可以选择与同性伴侣结婚,穿彩虹裙参加骄傲节,且不会因此被同事歧视继而含泪离开职场……

人类和黑猩猩都拥有Y染色体,人类创造了牛津街式的文明,黑猩猩却只制造了堆积成山的香蕉皮。然而,在这个事实面前,仍有这么一群人,硬要将“拥有Y染色体”视为一种至高无上的特权:“Y染色体传雄不传雌,只有雄性才具有先祖的Y染色体,所以只有孕育雄性,才算得上真正意义的传宗接代”——在ta们看来,似乎把10万只占领牛津街的黑猩猩们,全都换成带Y染色体的雄猩猩,结局就会大不一样。

假如在我们此刻生活的地球上,有这么一个将“Y染色体=传宗接代”看得无比重要的部落,它的生活想必是这样的:拥有Y染色体的一方在丛林里和猛兽作战,或为了某根香蕉和另一群Y们大打出手时,没有Y染色体的一方,即女人们,则被迫呆在棚子里孕育Y染色体。而能否成功孕出Y染色体,却完全取决于送子观音是否情愿告诉你六合彩的密码。

Shutterstock/Sararwut Jaimassiri

拥有Y染色体的一方,为了确保他的女人们怀的是自己的Y染色体,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她们和别的Y们有染,为此不惜制定一切对她们不利的法律,控制她们的财产权,在意识形态上折断她们行走的趾骨,给她们穿上弗洛伦斯的贞操带,甚至让她们在自己死后殉葬。如此长期以往,没有多少女人愿意成为女人,刚出生的女婴们也被绝望的母亲们抛到茅厕里,男女出生比例严重失调,很快部落里就只剩下一堆心浮气躁、上蹿下跳的Y染色体。

现在的问题是,当全球化令地域合作势不可挡,即使这么一个立志离群索居的部落,为了生存,也终将不得不考虑要和牛津街、华尔街等这样的当代文明的某种象征体开展合作时,它如何在尤瓦尔所说的那种“人数庞大的集体合作”中保持高度灵活性?它如何与他人在“以两性平等为基石”的平等理念上产生互动性?它如何保证别的女人们都在朋友圈里穿越云霄晒世界,而自己部族的女人们却完全不受外界影响,一心一意呆在棚子里生育Y染色体?

(文/王梆,资深媒体人、电影导演、作家。出版电影文集《映城志》和多部小说集等。拍摄有纪录片《刁民》等。在《南方都市报》等开设专栏若干。)

(原题:传宗接代不如传递进步理念。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女性在争取自我权益的时候总是历经坎坷,而那些由女性主导的社会变革,又往往被视为“激进”。那么我们不禁要问,是谁将女权运动“激进化”?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