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伴们请在家长指导下阅读

单恋就是一封情书,写给我自己

暗恋,单恋,初恋,情书,告白,表白,青涩
原来这才是爱情的热度啊,迫不及待地说出,像火山爆发一样找到了出口,喜欢一个人就要毫不掩饰对ta的喜欢,夸ta夸到让旁人都脸红觉得吹嘘过度,洋洋洒洒的三页纸,我佩服那个姑娘的勇气。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谁还没单恋过谁?单恋或情书的故事,似乎没什么波澜壮阔。

小编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投稿,把故事说全,把感情说真,把爱与恨写在文字里,把青春和成长融入骨髓。

这是她和她的单恋故事,字里行间透漏出的细腻与心动,洒脱与勇敢让小编欢喜。很开心能在这些文字中看到当年那个爱她的你和如今这个更好的你。

---------------------------------------------------------

其实我都不太确定那一叠信,算不算得上是情书。或者只是我一相情愿单恋着对方的书信,于对方而言只是一张薄薄的信纸和一段无聊的废话,和情字没有半点关系。

写信这件事,始于高三毕业那年。不知是谁某一天在群里问起了大学地址说是要写信,随后带起了一股写信的风潮。我和T的通信也是那时候开始的。


那“小子”真帅

T是我高中三年的室友,假小子一个,打球横冲直撞,还摔断过尾椎骨,被我们寝室里其他人嘲笑了许久。

可是我喜欢她。

喜欢她因为眼镜被球砸坏以后看不见黑板时眯着的眼睛,喜欢她考试比我高了一分时得瑟的笑容,喜欢她因运动过度而坚实的胸肌和仰卧起坐时露出的小肚子;喜欢和她一起夜晚躲在被窝里讲笑话,还有被老师查房发现以后的谎话。

我每天迫不及待地到收发室去查看信件,在邮箱里找了又找生怕错过什么。我们分享军训被晒黑的苦,或者知会对方所在的城市又开了什么好吃的店面。细小的、无聊的,却又有用的信息,拼凑出了一个我想象中她所在城市的模样。

我可以想象她打球完脱下的球衣被扔在脸盆里泡了整个下午,因为她要赶着上毛概;我可以想象她每次看到高数就自挂东南枝睡倒在教室,或者捧着一包学校超市买来的薯片在课上吃了起来。


我心炙热,却尽量让信纸冰冷

为了掩饰T对我的特殊,我还给和她同在一个学校的P写起了信。我旁敲侧击地在给P的信里问T最近过的怎么样,抱怨T给我回信太慢;我在给T的信里讲着过去的故事,许出了无数个请客吃饭的承诺。

然而我就是不放过多的情感进去没有擦边球,没有暧昧,没有挑明,只有芝麻大的琐事,像一个话痨说了半天没有说到点子上。

当时同班上有位男同学收到了另一个女同学的情书,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是秘密的事件,被大家传的风风雨雨。小心地议论,偷窥的眼神,看到两人同屋时心照不宣暧昧的微笑。而我凭着和那位男同学的交情,看到了她给他的那封情书。

那是一封鹅黄色的信,信封上没有写收件人,越是简洁越是刻意。里面的内容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却被里面话语所表露出来的热情爱意所灼伤。原来这才是爱情的热度啊,迫不及待地说出,像火山爆发一样找到了出口,喜欢一个人就要毫不掩饰对ta的喜欢,夸ta夸到让旁人都脸红觉得吹嘘过度,洋洋洒洒的三页纸,我佩服姑娘的勇气,然而却似乎没法像原来那般看她了。“原来她是这样的人啊!”这种感觉在那段时间里一直缠绕在我的心里。我怀着看了她私密情感的愧疚,带着同情的眼光看被拒绝的她。看到了她在这场感情里面的卑微和她那被一泼冷水浇灭的热忱。

我想着如果我也曾寄出这么一封信,收到了拒绝,我该怎么办啊,我可受不了别人那同情的眼神,欲言又止的安慰或是来自路人的调侃。


单恋就是一封情书,写给我自己

后来,我和T还有P断了书信往来。一股写信的新鲜劲过去了,喜欢也过去了。

“我和P在一起了,”这是T某天发来的一条短信,叮的一声,打碎了平静。 这就是我讨厌短信的原因,猝不及防,强迫着我接受信息。不如书信一般安静地躺在收发室的信箱里等着你去取。想一想,也不是无迹可寻。她们总是相互提及,P陪在T的身边,T享受着P的等待。

在很久以后的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单恋就是一封情书,写给我自己,在温和的岁月里,给自己找一点波澜起伏,找一点心惊胆战。我喜欢的不是ta,而是喜欢着这一种喜欢的感觉,有所寄托有所向往;是努力寻找着话题尝试着去了解另一片天地的我自己。

我去看了她看不懂高数,就为了能在她问我高数成绩时打压她的气焰;我去学了怎么做巧克力蛋糕,就因为她是一个甜牙齿,一块蛋糕就可以让她像只胖胖的加菲猫一样满足好久。后来这些东西都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我的能力我的知识,和跟T在一起做坏事的回忆,我那偷偷无人知晓的情感,融在了我的血肉里。

单恋,这样就很好。情书,也可以感动自己。

(文/多木可爱,一句话也没有留下的投稿者。)

(网友来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大部分的恋爱都始于心动,但是止于什么可能就各有不同了?面对一场“错误”的恋爱,应该何去何从?这场姐弟恋,不过是道伪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