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伴们请在家长指导下阅读

日美漫画之性别观:从“超人救我”到“我就是超人”

漫画,超人,神奇女侠,黑寡妇,女性主义,男女平等,性别角色
日漫与美漫作为流行文化产物,其中折射了所处社会的价值取向,而对于女性角色塑造的差异恰恰体现了两国对女性所处位置的考量。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在中国的漫迷圈,日漫与美漫作为两大巨头相持不下,有人偏爱日漫,有人钟情美漫。漫画作为流行文化的一种,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社会价值及性别平等的状况,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对于女性角色的塑造,不同理念带来不一样的性别角色认知


夜礼服假面,救我;超人,救我

早在上世纪漫画产业初始,日美漫画两者中都充斥着男性至上的理念,女性则往往是男性英雄的陪衬及奖品,动不动就玩上一出“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戏码来推动剧情展开,或是毫无意义地被杀死来刺激男主崛起。即使是《美少女战士》这样一部以少女战斗为主线的漫画也不能免俗,月野兔时常陷入困境,好让她未来的丈夫地场卫一秒换装前来撒玫瑰救场。女性总是那个需要被男人拯救的小公主,难以独当一面。

而另一边,美国虽然创作了神奇女侠这样一个力能扛鼎的女版超人,却依旧免不了为了响应“女人回家”的号召,而上演相夫教子的剧情。超人的记者女友露易丝·莲恩更是典型的剧情推动器,她早期的存在价值仅仅是从高楼下落跌进超人怀抱,好让英雄抱得美人归。至于美队的女友——实力出众的卡特特工——甚至有过与她侄女13号特工争抢美队的黑历史,以凸显男性角色的魅力


人生终极目标做个“好妻子”和“好母亲”

但随着时代的变迁,不论是日漫还是美漫都意识到了女性角色的重要性,女性不再仅仅作为一个苍白的功能性角色,她们逐渐有了自己的血肉与个性,甚至不乏强大的能力。至此,日美漫画双方的价值观差异才真正显露。

虽然日美漫中都涌现出了一大批实力不俗、战力优秀的女性角色,但她们的归宿却不尽相同。

日漫中实力强大的女性角色往往摆脱不了家庭与情感的纠缠,而她们的幸福则与回归家庭脱不了干系

《犬夜叉》中的除妖师珊瑚人生愿望是退出江湖一心一意为弥勒法师生儿育女,而故事初始的巫女桔梗更是一直困在与犬夜叉的感情纠葛中,甚至直接影响了她的行动方向。

《火影忍者》大结局里佐助与鸣人突兀的婚姻也有同样的问题。小樱作为主角团中唯一女忍者,却常常沦为背景板;好不容易师从纲手习得逆天的怪力与治疗术,却在尘埃落定后嫁与佐助,从此收起聪明的头脑与强悍怪力,专心做个好妻子与好母亲。而性格内向的雏田则为了鸣人的认可选择了一条并不适合自己的拼搏路线,最后嫁作人妻相夫教子。讽刺的是,这两位丈夫在结局的婚姻落定前从未表现出一丝一毫对她们的浪漫期许,也难怪有粉丝评价这两人活脱脱是一对典型骗婚gay

连《死神》中的露琪亚都下嫁了青梅竹马阿散井。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露琪亚好歹还成了护庭十三番的队长之一,算是没有耽误事业吧。

对于日漫的作者们来说,女性角色不论实力多么出众,内心里永远有一个“小女人”的梦想。哪怕她们在外能以一敌百,心中却依然渴望被一个男人驯服,回归家庭。因此,她们的快乐结局永远与感情完满挂钩。


做一个“独立精神”的英雄个体

而美漫中比起强调女性角色的战斗优势,更注重塑造女性角色的精神独立。美国漫画中的女性角色未必有多么逆天的身世或是战力,但却具备了强悍的精神力量。

且不提神奇女侠、超级女孩这样的超人类角色,仅仅看看超人女友莲恩的转变:她不再是个追着超人跑的无脑花瓶,而是一个典型的职业女性,一个普利策奖得主,一个事业有成的记者,为了挖出真相不惜将自己的生命至于险境。与超人的恋情不再是她人生的全部,她有自己的事业和生活,与超人的感情关系更像是她人生中的添花点缀,而被这段感情牵绊束手束脚的人反倒变成了男英雄自己。

而蝙蝠女孩、黑金丝雀、黑寡妇等女性角色亦拥有独立的精神,感情生活再不是她们人生的唯一,甚至可以略过不提。她们作为一个英雄个体,拥有足够丰满的性格,演绎专属自己的故事。


日漫与美漫背后的社会文化基石

日漫与美漫作为流行文化产物,其中折射了所处社会的价值取向,而对于女性角色塑造的差异恰恰体现了两国对女性所处位置的考量。并不是想二元地看待这个问题,但是突出主要方面,能够更清晰地让大家意识到这一现实。

日本国内大男子主义横行,女性不论事业有多成功,社会对女性的定位依旧是贤妻良母。女性一旦结婚,随之而来的总是辞职归隐,之前多年打拼的成果瞬间烟消云散。虽然日本政府对家庭主妇多有政策照顾,可那也不过是将女性逼回家庭的手段之一。因此,在日式的思维中,女性的幸福是由男性给予的,不管她取得了多少成就,只有那一亩三分热炕头才是她真正的归宿。漫画中女性角千篇一律的“幸福结局”正是这一观念的直接镜像。

而在美国,二战结束后,政府的“妇女回家”号召受到妇女的强烈抗议,而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反歧视浪潮后,“歧视”变成了一项非常严重的指控,政治正确性成了社会主体呼声。事实上,美国性别歧视情况并未销声匿迹,但女性已不是男性的点缀胸花,她们享有不输于男性的同等权利。家庭妇女不再是她们人生的唯一可能,男人也不是她们苦苦追寻的救命稻草,她们有权拥有自己的事业,追求自己的梦想。漫画作为社会文化的风向标,也摆明了自己性别平等的态度。

更为关键的一点是,日漫往往是个人作业,漫画的价值观直接取决于作者本人的价值观。因此日漫中亦有精神更加独立的女性角色,她们往往出自宫崎骏、Clamp一类女性主义作者。但这样的作者毕竟比例稀少,因此日漫主流市场上弥漫的仍是浓浓的男性沙文主义气息。而美漫群体作业的创作方式使作品价值观不易被个人观念所左右。即使个别作者怀着男权至上的强烈表达欲望,也会被主流的思想所压倒。


国漫:尴尬的“野蛮女友”套路

就目前来说,日本的文化观念与中国社会目前普遍认同的价值观更为接近,因为中国社会观念仍陷在“男本位”的传统思维定势中。国产漫画中的女性角色往往娇蛮有余,而实力不足,只有在男性允许的范围内才能挥挥小爪子。这些女性角色的强势,往往只是另一个版本的“野蛮女友”。她的暴力来得毫无逻辑,甚至毫无必要,只是为了增加笑料,好让大家可以嘲笑男主“怕老婆”这一有违大男子思维的设定点。男性角色看似一派绅士风度、谦让女性,实际上只是“好男不和女斗”的刻板印象的变体罢了。

现如今,我国自主独立的女性意识正在崛起,但传统的男性中心观念仍占社会主流,不愿退位。两者冲突之下,导致大环境对女性的定位尴尬:一方面要求女性赚钱养家,对没有直接金钱收益的全职主妇大加鞭挞;而另一方面又对女性的传统意识苛求甚多,希望女性围绕男性为中心,摈弃自我,专心嫁人生子,服侍公婆。而国漫中那些看似强悍,每每却需要男性帮助才能解除危机的女性角色,正是这新旧观点碰撞下尴尬的映射。

对于新时代渴望平等独立的年轻女性,美漫中女性主义的观念才是她们想要的。比起人生的终点只是“相夫教子”,她们更愿意看到代表女性的意象,手持刀剑大杀四方,在男性主导的世界里,打下一片自己的天下

(文/杜宇,不务正业的文科毕业生,自学成才的心理爱好者,关注性与性别议题,支持平权运动。)

(原题:从女性角色论美漫与日漫两性观念差异。网友来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日漫美漫女性角色的对比,像极了一个终极问题,应该做一个怎样的女人?或许答案可以看看这篇文章:从女人到女神,一个中国女性要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