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伴们请在家长指导下阅读

既是白玫瑰,也是红玫瑰

女性身体、性欲望、女性情欲、爱情、贞操、性观念
或许每个女人,不仅仅是红玫瑰或白玫瑰,我们身上既有红、也有白,既有节、也有烈,既有爱、也有欲。男人总是复杂的,真巧,女人也如此。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我的女神张爱玲有过很多广为人知的金句,其中最出名的大概是这句:“也许每个男人全都有过这样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这句话实在太振聋发聩太有杀伤力,不但陈奕迅直白地唱出“红是朱砂痣烙印心口,红是蚊子血般平庸”,连李碧华也在她的《青蛇》中化用了这个金句:“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中学时看这部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脑子里模模糊糊地想了许多画面,总是不敢做实了去想人物的脸,不能太好看,也不能太难看。太好看了不符合原著,太难看了伤害自己。后来发现关锦鹏拍出了这部电影,振保竟然是赵文瑄饰演的,心里很不能信服,他那么美,何止是红玫瑰要为他盛开,牡丹水仙郁金香紫罗兰什么花都会想为他盛开吧。幸好,电影还原度还是很高的。

隔着近一个世纪的岁月去揣测那些男女的情事,总是有点不真切,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习以为常的事,那个时代却是耸人听闻的。振保说自己的生命中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白玫瑰一个是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我们今人的解读会去想,一个男人到底要选择红玫瑰还是白玫瑰?可对振保来说,却只有一个选择,他只会选也只能选白玫瑰,只有正经清白的女人才能做妻。

红玫瑰是他的欲望,“他喜欢的是热的女人,放浪一点的,娶不得的女人”,她兼具成熟女人的身体,带给他极致的肉欲的快乐,又如同一个未成年的女孩一样,痴迷着他身上的一切。而她是别人的妻,几乎是一个最自由的女人——不需要自己为她负责。

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最不想负责的渣男,他无法抵抗她的吸引,想要独占她的心,只和她厮守在一起,又担心自己终将被社会所不容,所以极力劝阻自己:“是她的身子在作怪,男人憧憬一个女人的身子的时候,就关心到她的灵魂,自己骗自己说爱上了她的灵魂。”像许多男人一样,总是认为,虽然管不住自己的下身,总还能管得住自己的感情

白玫瑰是他的理智,他知道自己要娶一个身家清白受过教育门当户对的女人,她是要照顾自己家人的,是不能叫自己操心的,是不能对不住他的。他要打造一个能自己做主人的,能有尊严有体面,能让所有人都赞赏他的世界,哪怕有一点小小的牺牲,但男人不能为女人给磨灭了志气——女人总还是有的,红玫瑰总还是能找到的。

这个理性的他看起来充满了说服力,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得井井有条,他不追求爱情,追求务实——可这也没有犯罪。他期望得到所有人赞赏,要被人看得起,害怕卷入不名誉中,这也不过就是普通人的抱负与庸懦而已。他选择了白玫瑰,顿时就成了一个充满了说服力的男人,因其普通寻常,而变得有说服力。

那个时代的男人大概总是这样将自己的欲望和理智分开来,并对应地将女人的欲望与德行分开来。红玫瑰是热烈的、适合恋爱的,也总是将“爱”做得很好。而白玫瑰是贞洁的、照顾家庭的,她们在“爱”上做的好不好是不重要的。因而红玫瑰是一寸寸活的肉体、欢喜的灵魂,得到男人的渴求却得不到尊重,而白玫瑰则是雾一样模糊的白板,她不需要被爱,不需要被了解,她只是被当作了敬重的妻而已。

因为男人的需要而被定义的白玫瑰或红玫瑰,或许并不是她们本就如此。我想,红玫瑰不是慢慢变成了蚊子血,是当振保将红玫瑰想象成妻子,她不是贞洁的、不是安全的,她的热烈就是难以防止的出轨、她的天真就是让他操心的风险,她因而是不合格的;白玫瑰也不是慢慢变成了饭粘子,是他偏偏选择与自己渴望的女人完全相反的类型,又想要从她身上寻找热烈的情欲、天真的迷恋,他失败了,她因而也是不合格的。

整个故事画外音都建立在振保的视角上,但它在无声之处却让你发现,红玫瑰也好,白玫瑰也罢,不过都是男人的自我陶醉而已。对振保而言,白玫瑰是贞洁的妻,可她在得不到丈夫的爱与尊重之后,也会找到支撑自己继续生活的养分,她不是贞洁的妻,她也会出轨。

红玫瑰离婚了,振保没有和她在一起,对振保而言,红玫瑰就成了记忆里一抹朱砂红,他觉得她难免是要吃苦头的。然而红玫瑰又爱上了一个人,结婚生子,振保再度遇上红玫瑰时,她坦然豁达,平静得像是不会再被打倒,而他才是哭泣流泪的那个。他名望地位都有了,可面对她又好像都是一场空。她是懂得爱的,爱过也被爱过,此刻心满意足。而他一路聪明地做着选择,在女人堆里打滚,却不懂得爱,他委屈自己一无所有。

振保这个人物是典型的,他自恋,觉得凡事由得自己选择,他选择要白玫瑰抑或红玫瑰,他选择爱一个女人抑或仅仅是和她做爱;他又自怜,觉得自己万分委屈,人人都不够体谅他,为什么白玫瑰最后会出轨,为什么红玫瑰比他更豁达自在。

我觉得是很痛快的,明月光到饭粘子,朱砂痣到蚊子血,不是只有苍凉和痛苦,即使是那个时代,女人总也有自己的出路。夹缝中求一点微光也好,开一片新天地出来也好,总算也是抗争了。

或许每个女人,不仅仅是红玫瑰或白玫瑰,我们身上既有红、也有白,既有节、也有烈,既有爱、也有欲。又或许每个女人心里,也都有两个男人:一个代表我们的欲望,一个代表我们的理智,谁知道呢?男人总是复杂的,真巧,女人也如此。

(文/ 女王C-CUP,系果壳网性情小组管理员、性学领域研究者,致力于科学而诗意地,谈谈性与爱。)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有着美艳的外貌和凹凸有致的身段,她年轻的时候也向往过家庭,但是经历了两次婚姻后,她对男人的印象是自私和幼稚…… 推荐阅读:豪放女囧婚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