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伴们请在家长指导下阅读

他是在调情,还是在污辱?

他是在调情,还是在污辱?
许多男人可能觉得女人天生喜欢在床上听粗口,一来可以显示自己最原始的男性气概;二来生活要上流,性爱要下流;三来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部分女性好像是天生的受虐狂。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艾妮忧心忡忡的找到我,因为最近她被一件床笫之事困挠,那个让她又爱又不解的男友就像分裂的行星一样,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她最近结识了一个健身教练,对方英俊高大,鼓起来的二头肌经常好像小老鼠一般上蹿下跳。艾妮和他一见钟情,两个人都觉得是前世的干柴烈火,见面不到两次,就上了床。

序曲都有惊无险,但是在通往高潮的路上,艾妮正沉醉在太阁仙境时,突然听见二头肌发达的健身教练拍了一把她的臀部,说了句粗口:“X你这个骚货。”健身情人可能觉得这样更显男性的勇猛气概,所以不但说粗口,还配以剧烈的大幅度动作。

艾妮有点愣了,突然仿佛重回人间一样,美好的完美的情人,突然变成了乡野村夫、粗鄙壮汉一般。

但她承认,健身情人爆粗口时,她确实有一种奇异的兴奋,身体上好像有一种电流一般,有点奇妙的化学变化。

但身体归身体,精神上她却感到非常不舒服,有一种受污辱的感觉:她是堂堂的北京大学高材生,一向信奉女权精神,怎么在床笫之事时,就能心甘情愿的被她的健身情人“污辱”?

那天的性爱就这样五味杂陈的结束了。拥有发达二头肌的健身情人丝毫没有察觉到艾妮的异样,以为用最原始、最粗鄙的方式表达激情可以最直抵人心,但是他不知道艾妮的灵魂和肉体并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艾妮忧心忡忡的问我: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天生反抗男人压迫女人,为什么在床上,当我的情人向我爆粗口时,我不去还击,身体上居然还有一种奇异的化学变化?

这确实是一个让女人们矛盾的话题:当情人们在床上喜欢爆粗口时,他到底是在和我调情,还是在污辱我?

许多男人可能觉得女人天生喜欢在床上听粗口,一来可以显示自己最原始的男性气概;二来生活要上流,性爱要下流;三来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部分女性好像是天生的受虐狂,就像在乡野之地,有些男人信奉的“棍棒之下出贤妻”一样。

但是他们不知道,在男女不平等中受压迫千年的女性,潜意识里对这种压迫有一种天然的敏感。有时,调情和污辱的界限如此模糊,稍有不慎,在男人眼中的调情,在女人眼中就变成了骨子里对女人的轻视和暴力。


当男人在性爱中爆粗口时,女人们最迷惑不解的是:那些粗口,到底是他原始人一般的狂野、激情、可爱,还是男权主义下对女人的轻视,以及潜意识里的暴力和粗鄙?

是的,要知道,粗野和粗鄙,虽然一字就差,对于性爱中的男人,就是明确的床品分界线了。

我对艾妮的建议是;要学会去观察他,和他交流。有些男人说粗口,可能只是因为他认为这是一种调情的需要,是讨好女人的一种方式,和男权无关;但有些男人(甚至某些外表绅士型的男人),床上的粗口不断脱口而出,可能就是他现实里对女人轻视的一种表现。因此,要对他床上床下,床里床外的表现全面考察,才得出结论,他到底是和女人调情,还是污辱。

至于艾妮,如果那个男人只是因为调情的需要而爆粗口,而自己的身体又有着天然敏感的愉悦和接纳,那么不妨好好享受吧!列侬说得好:要做爱,不要战争。主义归主义,性爱归性爱,有时,别非把两码子事扯到一块儿。

(本文配图与文章内容无关)

(文/曾小亮,资深媒体人,时尚媒体专栏作家,婚姻两性领域学者。被誉为中国版的“渡边淳一”。已出版《好男人请举手》、《人人都爱男闺蜜》等十余本畅销书。)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性爱中到底说什么好?推荐阅读:翻滚时冷场,说这些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