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伴们请在家长指导下阅读

主妇有资格出轨吗?

主妇有资格出轨吗?
金钱真的是女人们的最好朋友。不过这并不是因为你能用它来买衣服和保养品。而是因为它能让你有资格,在欲求不满的爱情和婚姻里,说不。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说到底,《昼颜》这部剧讲了这样两个故事,一个主妇,利佳子,出轨后,想和情人在一起,但无奈情人是个落魄的画家,于是不得不分手重归那个没有爱没有认可的家庭。而另一个主妇纱和呢,出轨被发现之后,和情人因为社会和家庭的压力而不得不分手,但她却没有重归家庭,而是离婚自己独自生活去了。

这是一个以主妇视角呈现的日本电视剧,剧情也不断刻意告诉观众,她们的婚姻里是没有爱情的。于是,即使观众们对出轨有着自己的价值评判,他们也很难不去同情这两个女主角。特别是利佳子,编剧给了她美貌,给了她处世智慧,给了她一个卑鄙可憎的丈夫和一段注定要以悲剧收尾的爱情。当然,作为观众你会希望她可以一直潇洒地出轨下去,希望她和加藤的恋情会有善终。但最终剧情急转直下,那个在晒台上晾衣服的、微笑着对纱和说不要再联系的、对丈夫有呼必应的主妇,和我们期待的那个利佳子,完全判若两人。

性教育巡回讲座暨辩论赛


这倒并不是因为戏剧中的伟大爱情都要以一场让即使泪点已经很高的观众都要落下泪来的无奈悲剧来收场。观众可以责怪编剧狠心。或者,如果这个观众认为编剧就是剧中人的上帝的话,那ta还可以,也许还带着某些自怨自艾,去抱怨命运的不公。不过,这样的结局却有着内在的合理性。它也许故意是要给那些心里不安定的被老公养的女人们浇了一盆凉水。

当然,你可以将这样的结局归咎于日本社会体制性的缺陷。你可以看到整个社会对女性的不友好,于是如果利佳子离婚,她将不会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即使孩子们的爹完全无法担负起抚养孩子的责任。你也可以看到离婚和出轨所需背负的道德压力,于是乃里子可以强迫纱和和裕一郎签下永远不再相见的荒唐条约。当然,作为电视那头的观众,在痛恨乃里子的同时,你也许还会痛恨纱和和裕一郎的软弱。如果换做利佳子,乃里子肯定不会那么气焰嚣张。

对啊,如果利佳子和加藤有条件去谈离婚,那他们一定不会这样忍气吞声。但是他们却没有谈判的机会。和纱和不一样,利佳子除了在家当主妇让老公供养,她根本没有办法养活自己。

家庭主妇难道不是一种自食其力的方式么?早就有愤怒的女性主义者指出过,家务是没有报酬的劳动,是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剥削。但是,即使许多人会花钱雇月嫂、护理和钟点工代为料理家务和照顾老人孩子,一旦这种劳动由一个妻子或者母亲来承担,它就转变成了一种责任。这时,她们为家庭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就不再有交换价值了。甚至这些妻子和母亲也不会意识到,她们的劳动,与丈夫和父亲外出挣钱养家,实质是没有区别的。

于是,利佳子的丈夫在发现她出轨之后,会对她吼,你是我养的!即使他之后也会意识到,他根本无法应付自己的两个孩子。而利佳子也会心甘情愿地交出信用卡和手机,仿佛它们都是丈夫的施舍,是”犯了错“的自己不再应得的了。

这种对家庭主妇劳动价值的抹杀,实际也剥夺了女性在家庭中的主体性,特别是她们对婚姻和家庭说不的权利。那是要去争取对家务是种有偿劳动的认可吗?还是在出轨被发现之后,拍着桌子告诉自己的丈夫,这些年为家务为你和孩子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如果不给我足够的补偿,我们就法庭见?

相比这些的可操作性,更有可行性的做法,就是走出家门。像纱和一样,找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找一个自己的公寓。这样,不管发生了什么,家对她来说也不会是个逃不脱的牢笼。她不必像利佳子那样从丈夫的家中躲去情人家中。如果没有爱情可以指望了,她也不会没有地方可以去。

换到剧情刚开始的时候,有谁会想到最终会因为外遇离婚的会是怯懦又没有主意的纱和呢?可是她却离婚了。虽然纱和的结局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但她还是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和一个自己住的公寓。而利佳子呢,即使她甘愿和加藤做贫贱夫妻,他们两个还是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在一起。

放到现实里来说呢,就是金钱真的是女人们的最好朋友。不过这并不是因为你能用它来买衣服和保养品。而是因为它能让你有资格,在欲求不满的爱情和婚姻里,说不。女人的独立其实也就源于这里。你当然还可以让喜欢你的男人买单,让他鞍前马后把你当做女神。只要他还愿意花钱和时间,你也可以不客气地照单全收。但至少,你需要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在没有他的时候,还能满足和自己习惯的那种生活需求,或者,在需要的时候,把他从你的生活中赶出去。

这当然并不仅仅是为了有一天你可以出轨。有时候,在争论谁做家务、要不要孩子春节回谁家过年、甚至用什么避孕方式怎么做爱的时候,你的独立都会成为让你有更多的砝码,让他来满足你的需求。 

(文/阿慕斯。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婚姻中的双方应该彼此忠诚。但是当一方得不到应有的认可和满足时,出轨会不会变成一种必然呢?不妨去读一读“主妇们被忽视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