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我学会爱自己的第一次
谈性说爱编辑部

19岁,我学会爱自己的第一次

为了洗刷过去痛苦的性经历带来的记忆,我和刚交往3天的男朋友开启了“第一次”。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不知道我算不算一个传统意义上“放荡”的女孩,但无论如何,我反正不传统。

19岁那年,我和刚刚交往3天的男友上了床

前一晚他替我挡了不少酒,醉得一塌糊涂,我和他的朋友连拖带拽,把他扛进了出租车。他勉强与朋友告别后,头一侧便倒在了我的肩膀上长睡不起。但我清醒得很,夏夜的丝丝凉风、车窗外城市的霓虹,还有他毫无防备的侧脸,一切的氛围,刚刚好。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内心宁静,仿佛来自原生家庭的压迫都从我身上溜走了。我轻得快要飞起来,而唯一让我安定的,就是男友靠在我肩上的脑袋。他凌乱的、柔软的头发,隐隐挠刮着我的皮肤,我感到肩膀酸涩、脖颈微痒,却不想挪动一丝一毫。出租车无声地行驶在蝉鸣中,我清晰地感觉到男友舒缓的鼻息和自己砰砰的心跳。

他勉强与朋友告别后,头一侧便倒在了我的肩膀上长睡不起。
谈性说爱编辑部

我清楚地知道在这段关系中我毫不矜持,甚至“太过随便”。但我无暇顾及,我达成计划的心情那么急切,能遇到一个相貌尚可,又对我感兴趣的人,已经太不容易。

8天前,在人群中我发现了他壁花少年般茫然的脸,便鼓起勇气问他要了联系方式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居然会如此合拍——他用瓦肯语(编者注:瓦肯人是科幻剧《星际迷航》中的一种外星人)说“shan'hal'lak”(一见钟情),我用Gallifreyan(编者注:英剧《神秘博士》中时间领主的母语)画他的名字。我们每天20小时不停歇地聊着,仿佛连睡眠都是浪费。

我说,我被性侵过,而他说,好巧,我爸是个强奸犯我们彼此的家庭都如此操蛋,以至于我们谈起时,产生了一种滑稽的默契。

我们用了5天才确立关系,说实在的,这已经太长了。

车停了。男友依旧有些昏昏沉沉,但似乎在微风中寻回了一些神智。

“我送你回寝室”,他说。但这不是我想要的——虽然不知他会作何反应,我依然脱口而出:

“我不想回去,我想和你一起睡。”

“好呀”,男友笑了,没有诧异、没有迟疑。

但那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男友醉得厉害,抱着我没一会儿便昏睡过去,而我失眠了。在黑暗中,我思考着这个决定的意义。父亲一再申明婚前非处是多么下贱,而母亲循循善诱处女之身才是最好的嫁妆,而十岁就已经不是处女的我,每次听到这些只想翻白眼。我讨厌处女的概念,讨厌女性的定义,讨厌被束手束脚,讨厌被当作附庸。而我最讨厌的,是我没能控制自己的第一次。它不宝贵、也不特殊,但同我人生中即将拥有的千万次性爱一样,只属于我自己。

所以这一次,我要洗刷它带来的记忆。

清晨的阳光开始钻过窗边的缝隙时,我也感觉到了那只试图钻进我衣服的手。我抓住了它,并借势翻到了男友身上

我翻到了男友身上
谈性说爱编辑部

“早上好”,他笑着说。

“你……” 而我将他剩下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我们吻了很久,蓬头垢面,却毫不在乎。于是我开始解他的衣服。我从来不知道衬衫扣子是这么讨人厌的东西,简直让我抓狂。最可恨的是,男友居然一点也不帮忙,看戏似的将手背在了脑后。

我气急败坏,解开他的拉链,拽下我的内裤,便开始往他身上坐。但我完全不得章法,握着丁丁的手在不住地颤抖而还没有准备好的入口开始感到摩擦的疼痛。男友变了脸色,拽着我的手臂把我按在了他胸前。

“你会伤到的,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但这恰恰是我想要的。想要很疼很疼,疼到把过去的疼覆盖。于是我的眼泪开始大滴大滴地落下,我开始觉得恍惚,觉得不受保护。

男友抱着我转了身,在我的背脊接触到柔软的床铺时,他开始亲吻我的眼睛。我从没有感受过这么多吻——温情的、清澈的、不带情欲的。

我哭得越发狼狈,内心深处被压抑的那种低微、肮脏再次席卷了我,仿佛我还是多年前那个不知所措的小女孩。我开始躲避他的亲吻,试图从他的怀抱中逃离,但他却抱得更紧,紧得让我觉得疼。我想要这种疼痛,让我觉得清醒,有着赎罪的快意。

但他却猛然松开了。我感觉到我的头发湿湿的,是他的眼泪。

“你是不是哭了?”我问。

“才没有!”他的回答带着鼻音。

“我知道你哭了!”

“那又怎么样!”

我们突然陷入了沉默。

半晌,他的声音闷闷地响起,“要这样伤害自己……你还没有准备好,我们等以后再试,好吗?”我抹了一把眼泪,“餐巾纸在哪里啦?”我们俩傻呵呵地擤了一会儿鼻涕之后,我再一次推倒了他。

“今天,我一定要上了你!”

“不要不要,我好害怕啊~”男友非常配合地演了起来。

但最后,我也没有女上位成功……好吧,谁都有第一次,不是吗?反正后来我经常是把男友上得欲仙欲死,也算是扳回一盘。

那天经过几次我非常丢脸的尝试之后,男友反客为主地将我压在了身下。我得到了很多很多爱抚,和很多很多情话。他告诉我,我有多么美丽,他有多么幸运,这一刻他会记得一辈子。然后他非常温柔地,进入了我。
 

他非常温柔地,进入了我
谈性说爱编辑部


没有撕裂、没有疼痛,那瞬间我甚至感到诧异。似乎,我过去的伤都在那一刻愈合了。我第一次直面我的欲望,第一次感受他的珍视,第一次从那个我曾经憎恶、恐惧的器官,获得了快乐。

至于现在,我们还在一起呀。三年间,虽然总是异地,但也得上了五六百次了吧~我不知道那一刻他会不会真的记得一辈子,但是我会。

毕竟,那是我学会爱自己的第一次

(文/插而湿教授,性与爱的实践者,女权路上的狗尾巴草。很黄,也很浪漫;很渺小,也很顽强。)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你的性交经历是怎样的?很多人都会经历性交疼痛。如果你也有类似的烦恼,推荐阅读:当缠绵遭遇疼痛|破解性交疼痛的谜团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