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夜,第一次,处女,性经验,性行为,性爱,贞操,贞洁
Shutterstock/Versta

第一次≠卖身契

性不是羞耻的,有性经历也不是肮脏的;在婚姻关系中,女性是跟男性同样独立的个体,没有从属关系,也不应该因为婚前的性经历而动摇双方的平等地位。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我经常收到女性读者关于第一次性爱的咨询。她们多数尚未经历过第一次,非常想尝试,但是却又有诸多担忧。

总结起来,大致有这么几个:第一,第一次会不会很疼?第二,如果我第一次给了他,他却不珍惜我了怎么办?第三,万一我们分手了,以后是不是很难找到一个不介意我是非处的男人?第四,即便我将来的丈夫不介意,我怕自己会觉得对不起他,带着愧疚生活。第五,虽然我知道第一次并不意味着什么,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我怕以后会承受很大的压力。

这几个问题其实呈现了关于第一次性经历或者“处女”的不同角度的认知。

Shutterstock/NotarYES

首先,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所谓“处女”。处女通常是指没有任何性经验的女性,又被简单化为还有“处女膜”的女性。但是如何定义性经验?性器官接触、手淫、口交,这些算是性经验吗(我认为当然算是)?如果仅仅以处女膜为标准进行判断,不仅是不合理的,也是愚蠢的。在阴道充分放松的基础上,即便插入,也可能不会导致处女膜破损(处女膜揭秘:告诉你为什么“初夜必痛”是个谬论),疼痛感也会减弱。

其次,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n次,这就是性体验而已,除了较生涩和较熟练之外,我看不出有什么其他本质的区别;当然,第n次的,可能会更爽。如果一个男人因为女生是第一次而倍加珍惜、破处之后便不再珍惜,那说明他或许更适合拿个保鲜膜捅着玩。

根据身边很多人(不限性别)的说法,ta们对第一次并没有特别的感受或者深刻的记忆,除非体验特别好或者特别糟糕的。因此,男人们不必把“得到”一个女生的第一次作为沾沾自喜的资本,因为或许那是她性经历中最差的一次,而她之后遇到表现更好的男人,会把你忘得一干二净;女生也不必把自己的第一次看作是无比珍贵的“礼物”,因为如果你这么认为,那这份“礼物”被拆开之后,无论如何都失去了价值,但事实上女性的价值跟是不是处女半点关系都没有。

再次,女性担心因为没有把第一次留给未来的丈夫,而导致婚姻不幸,这里涉及的不仅是对待第一次性经验的态度,还有对待婚姻的态度。很多人说第一次“给”了谁谁谁,将女性的身体和性作为一个物品赠送给男人;而在理想化浪漫化的婚姻关系中,女人也是“嫁给”男人、从属于丈夫的,那么首先被要求的就是身体的“完整性”。

其实,女性的性、身体、自我人格的独立性都是息息相关的。性不是羞耻的,有性经历也不是肮脏的;在婚姻关系中,女性是跟男性同样独立的个体,没有从属关系,也不应该因为婚前的性经历而动摇双方的平等地位。男性一方面要求自己的女友或妻子是无性经验的处女,另一方面追求性经验丰富的女性带来的愉悦,这是自相矛盾的。而这种矛盾的根源就在于所谓“自己的女人”和“别人的女人”的区分,但是,这种区分是假命题,因为任何女人都是只属于她自己的。

最后,很多女性担忧因为性经验而遭受社会和道德压力,这倒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状。这个情况的最糟糕之处在于,这种压力和谴责只针对女性做出,而男性则不必面对——至少会少很多。这需要从对性的去污名化着手,谈性、体验性、追求性愉悦,不管是哪种性别,都有相同的权利。也要去除荡妇羞耻的观点,有丰富性行为的女性和没有性行为的女性都是有同等价值的,不应该用性行为的次数和经历去判断一个人的道德。另外,需要持续推进性别平权,男女在身体和精神上是独立平等的,只有确定了这一点,才能避免因性别而产生的双标。

Shutterstock/Adam Radosavljevic

当然,那些出于宗教、自愿、平等协商等原因而守贞的,不在此文讨论范围之内,但若守贞背后的动机依然是“纯洁性/完整性”或者“第一次给了谁,就属于谁”的逻辑,依然值得质疑。

鉴于目前女性所面临的压力,我并不鼓动每一个人都无所顾忌地开始第一次的性爱,除非特别确定自己(或双方)的需要和价值观,当然还有确保安全性行为。所以,希望以后关于第一次的问题,少一些文章开头那样的担忧,而多一些类似一位读者的咨询:如何做好充足的准备、如何让两人都放松、需要在卫生和安全方面注意些什么,从而让第一次性体验比较好。

(文/杨旖文,博士,毕业于阿姆斯特丹大学政治学系。坚信任何个人和任何形式的爱都值得被尊重。)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你要知道,如果我是一只天上的飞鸟,我就不会在意地上青蛙的目光。推荐阅读:性行为会让女生贬值吗?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