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片,小黄片,A片,女权主义,情欲,愉悦,性多元
Feminist Porn Awards

女权主义色情片大奖:小黄片还评奖?

在加拿大多伦多就有这么一个奖项,每年专门评选色情片,评奖标准不仅是制作精良、情节火辣,还要求倡导女权主义和多元愉悦文化。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在我们的想象中,色情片从日本式的OL人妻,到欧美式的水管工人批萨快递员,无论是普通的啪啪啪还是“重口味”调教片,似乎都和女权主义没什么关系。

无论在欧美还是在日本,只有少部分色情片是专门面向女性观众制作的。除了这些以外,从身材到性格设定,色情片中的女性角色大多都是满足男性观众幻想的形象;更不用说很多色情片中还有一些关于性和女性的迷思,如果被照搬进现实生活,恐怕不会讨女性喜欢,更有性别歧视的嫌疑。

然而,在加拿大多伦多就有这么一个奖项,每年专门评选色情片,评奖标准不仅是制作精良、情节火辣,还要求倡导女权主义和多元愉悦文化。

女权主义色情片奖:赞美身体、欲望和多元性别

多伦多的情趣用品商店Good for Her在2006年发起了“女权主义色情片奖”(Feminist Porn Awards)这一奖项,本来只是一次评选,但由于反响太好,之后成为了一年一度的非主流色情片盛事。虽然在2016年更名为“多伦多国际色情片节”(Toronto International Porn Festival),Good for Her仍然是主办方,而ta们选择的也仍旧是女权主义、多元情欲、主流成人产业之外的色情片。

官网截图

“赞美身体、欲望、性别,和性的多元”。Ta们的宗旨是积极的性态度,希望能够为大家提供一个主流成人影片工业之外的交流平台,让成人产业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都看到性愉悦和性表达更多的可能性。Ta们相信,色情片可以作为性教育的媒介,可以介入社会问题,更可以作为艺术表现和个人表达。同时,展现更加多元化的影像,聆听独立、小众色情片创作者的声音,也可以挑战对于性工作的负面看法和主流色情片的刻板模式。

除此之外,ta们提倡色情片的拍摄也要符合一定的伦理要求:每个人都获得尊重、合理的工作环境和薪酬,演员对于内容有选择权,挑战关于女性和性少数、性边缘群体的刻板印象。Ta们认为,女权主义的色情片并不一定意味着只有拉拉的性行为,或者只有温柔的亲热,或者只有SM女王,各种建立在尊重和同意基础上的性愉悦都应该被接纳。因此,与其说女权主义色情片在内容上有什么特点,不如说是整个制作过程中,要如何体现对于性、女性主体性、和性少数群体更加开放与尊重的态度。

谁是评委?奖项有哪些?

奖项的评委有成人产业从业者、艺术家、作家、社区工作者等。奖项设置包括最佳短片奖、年度长片奖、最撩人跨性别影片、最热辣性癖(kink)影片、最惹火直人影片、最热辣拉拉短片、“坏老师”性教育奖,和“年度心动”色情片影星奖。

与“女性向”色情片不同,ta们并不侧重某一种风格或者某一种目标观众,也不认为女性观众就一定会喜欢某一风格,而是想探索和展现各种各样不同风格的色情片,反对刻板印象。尽管色情片众口难调,几乎不可能满足所有人,但ta们仍然希望能够尽量鼓励那些被主流色情片边缘化、物化,或者忽略的人群和性体验。恋物、性虐和支配幻想等等,可以是很多人的性幻想和性愉悦形式,色情片可以在尊重和同意的前提下表现这些性体验。

官网截图

色情片和女权主义到底冲突吗?

这样的“女权主义”可能令我们感到惊讶。毕竟,女权主义一般是与平等机会、反对性暴力、反对亲密关系暴力、反对对女性的物化联系在一起的。那么,色情片中的性表达一定会物化女性吗?虐恋和恋物就一定意味着重复和美化暴力吗?成人产业对于女性的身体和性是一种剥削吗?

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一部分女权主义者开始系统批判女性在男权文化中的物化:女性仅仅被视为性对象、女性的身体在主流文化中被视为必然与性有关、必然放在性吸引力的标准中,因此,ta们反对色情制品,尤其是具有虐恋、恋物或支配幻想的色情制品,认为这些色情制品剥削参与其中的女性,并且在社会中不断地重复和强化女性作为性对象的身份。Ta们的主张被称为反色情女权主义者(anti-pornography feminists),ta们主张色情制品是男权社会对于女性压迫的集中文化展现,是制度性的性别不平等,女性如果要打破男权社会对于自己的物化,就应该拒绝将女性视为商品的色情制品。

这样的批判引起了另一部分女权主义者的不满:ta们主张女性情欲,女性之间情欲的自由表达,认为对于男权文化的反抗并不需要靠审查色情制品,而是要强调女性的性主体性,强调“性”可以是成年人自由支配的生活的一部分,可以带来愉悦和自主的满足。这类想法被称为性积极女权主义(sex-positivefeminists),也叫作性解放女权主义。

Ta们认为,恰恰是男权社会对于性的污名化,给大部分女性带来了压迫——她们不能正面地谈论性,不能自由表达自己的性欲、性幻想或者追求性愉悦,否则就会被认为是不道德的坏女人。打破男权社会,就要改变社会对于性的看法,从而让女性能够重新以正面的、积极的态度看待性,不再以性为耻,不再羞于谈论性和表达自己的性愉悦,对自己的身体有自主的决定权。

官网截图

女权主义色情片正是一个赋权的尝试

多伦多色情片节的主办方认为,色情片作为性工作的一种,应该用合法管制来替代禁止和审查,否则反而会造成对于这些女性的污名化,使她们的处境进一步恶化。Ta们认为色情片的拍摄不一定要压迫女性和边缘群体,如果建立在尊重的伦理前提上,色情片可以为参与者提供工作、合理收入,和自我表达的机会,从而可以为参与者赋权。

那么,作为消费者的观众们呢?多伦多色情片节表示,相比于主流的色情片充满刻板印象和虚假表现,如果在色情片中能够看到合理的、真实的欲望与愉悦,看到各种身体、外貌、各种性别的人实践和享受性爱,也会帮助观众更加接纳和包容多元的身体和性体验,因此对于观众也是一种赋权的过程。观众们观看色情片,也可以成为一种享受、探索,和接受自我的方式。

(文/ 马景超,美国Villanova大学博士在读。研究女性主义理论和酷儿理论,关注性与性别相关社会议题。)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色情片的拍摄如果说需要符合一定的伦理要求,ta们是怎样保障参与者的合法权利的?推荐阅读:A片演员为什么不愿意戴套?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