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黑人谈恋爱
谈性说爱编辑部

我和黑人谈恋爱:胖子到女神的华丽变身(连载一)

大概没人觉得公主可以是170身高和140体重!黑哥哥却觉得我是他的女神!这不只因为我会给他变出四卡三防手机,还因为丫觉得我漂亮!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稿)又是一天碌碌无为。从屏幕前抬起头,眼前顿时一黑。不是抬头过猛导致低血糖,却是因为眼前不知何时墩了个黑铁塔般的汉子。这厮套用《水浒传》里介绍李逵出场时的话说就是“黑熊般一身粗肉,铁牛似遍体顽皮”;脑袋上却像佛祖一样盘了好多小卷卷——端的是奇怪得紧。

一般人要是在大街上突然看见这么个形象总是会心里一惊,联想起BBC纪录片里住在丛林里有奇怪风俗和语言的部落,或者是新闻里在底特律死城中边抽大麻边枪战的犯罪分子。不过,眼前这个蝌发虬髯的黑佛祖正坐在沙发上背对着我,戴着我从国内带回来的山寨耳机专心致志地看Russia Today,一点也不凶残。

这其实就是准贱内,本文称‘黑哥哥’,这篇文章的主角。此时丫正在做最喜欢的事:看新闻,关心全世界各国的国家大事和国际关系,准备在晚饭后和我继续讨论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以及中国和非洲在三战后的发展策略。我不禁唏嘘:虽然我们对黑人的印象还停留在电视里,但人家非洲人民早就走向世界了。

黑哥哥来自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他的国家文盲率是中国的15倍,平均寿命比中国少20岁,而丫却可以听说读写法荷英三国语言外加说一门本地话,还生得脑袋大脖子粗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对了,黑哥哥的还和他们国家的独裁总统一个姓,虽然丫觉得这是个耻辱。

这些特点让我以前常常幻想丫向我隐瞒了丫在母国有座金矿的事实;然后等我成功俘获土豪的心,就可以在第三世界过上作威作福的酋长夫人生活,而不必像现在这样每天苦哈哈地追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deadline躁狂了。

但后来逐渐发现黑哥哥虽然外表土豪,但内心却和我一样是根红苗正的无产阶级。比如,他和我一样热烈地爱着中国各种便宜却强大至极的电子产品,每次从国内回来,我都要给他带一些伪而不劣的山寨耳机,四卡手机之类的华强北神器,这些小器物总能让尔番邦小民对本天朝上国如天堂般膜拜,顺便也把我当成天堂来的天使一样喜爱,这大大满足了我一介百无一用女书生的虚荣心,也让我逐渐放弃了钓个金龟婿的白日梦,开始想不如以后转行做国际倒爷吧,连前期需求调研都算有了……

正深(chi)情(dai)地瞅着黑哥哥开始回忆过往的种种时,丫似乎感应到了,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Lee,你又胖了。。。” ——黑哥哥叫我Lee,因为我的名字丫念不准;我在本文里也会只称黑哥哥,而不提丫的名字,因为太像国骂,就算写出来也会带被**的。每次我给中国朋友介绍完黑哥哥的名字,大家都会表情复杂地看着他,回想起自己以往喝水塞牙或者表白被拒时,对他真诚的问候。

如果‘打喷嚏是因为别人在念叨你’这一说法是真的,基于中国如此众多的人口,黑哥哥一定早就打着喷嚏登陆火星了。

丫竟然说我又胖了,这是欠揍么?!

“不过,我喜欢!”黑哥哥适时地补了一句。

在中国,窈窕淑女才会有君子好逑。而我,恰恰是个胖子。作为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产物,我从小得到过于充分的关爱和喂养——生来是小公主的命,却没有小公主的身。在中国,大概没人觉得公主可以是170身高和140体重吧!然而黑哥哥却觉得我是他的女神!当然这不只是因为我会给他变出四卡三防手机,还因为丫觉得我漂亮!

从胖子到女神的华丽变身


我曾经带他去一个美女小A家吃饭。小A才貌俱佳且身材娇巧。按国人的标准,伊是真正的女神。等吃完饭出来,我酸酸地问黑哥哥“怎么样,小A漂亮吧?”黑哥哥牛眼圆睁:“神马?!漂亮?!她连屁股都没有!”——瞬间我的天空里,星星都亮了!

又曾经,我的一个中国朋友当着我的面小心地问黑哥哥:“听说,非洲很多女人以胖为美,真的么?”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瞅着我。黑哥哥却一点儿没察觉出该友人别有用心,认真地回答:“是啊是啊,不然别人会觉得她男人没本事,给她吃不饱!所以我特喜欢Lee,她自己就能吃饱,我跟着她也能吃得饱啊!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一个跳进别人给挖的坑里还要就地掘地三尺的好人。

黑哥哥这么说,除了赞美我(就是这种怪怪的感觉……)也有自夸的成分:因为丫也是重量级的,180+身高200+体重,而且瘦肉含量高。菲欧娜一定会配史莱克对么!我很爱听黑哥哥不加掩饰地讽刺瘦子,甚至我眼中的正常身材,正如我们这个社会无情地嘲笑胖子:“小B真的只能买童装了!”“小C真的不会被风刮跑么?”“小D那么瘦怎么能找到男朋友呢?”吃饭的时候丫还常对我说“你才吃这么少是要变成小E么?!”(以上ABCDE皆是不到110斤的平均身材)然后我就会乐颠颠地去盛第二碗饭,顺便添上丫的第三碗。

总之,在黑哥哥“宠溺”下——我一直乐得不注意控制体重,这也算是“女为悦己者容”吧。直到我妈去年夏天来看我,出了海关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门口一群人里我一眼就看见你了!脸那么大!”我才幡然悔悟,觉得自己不能再用黑哥哥那不同审美观作为借口纵容自己了。但后来每次见到黑哥哥的姐妹们时,我却还是会感叹,“我太瘦了”……

除了身材,我妈,以及以我妈为代表的广大中国人民,还一直嫌弃我的单眼皮肉眼泡。我妈有一双赵薇般的双眼皮大眼睛;而我,却复刻了父汗那双经典的蒙古眼。小时候有这样印象很深的一幕:我妈带着我逛街碰到老熟人,熟人惊恐地看着我问我妈“这是你闺女?”“是啊。”“长得不像啊!太可惜了!”

可惜个头!神棍弗洛伊德告诉我们,每个小女孩心里都在一边把她美丽的母后当成女性楷模,一边想着把她干掉。该熟人当着一个自我概念正在塑造期的小姑娘强烈地暗示她既没法像她母后那样美丽,也没法干掉她,这真是个巨大的童年阴影。

当见到我妈时,就算是一贯看屁股的黑哥哥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不同:“Your mom has big bright eyes!(你妈眼睛好亮好大哦!)”我正隐隐感到童年阴影要卷土重来,黑哥哥却说道:“But I think your eyes are nicer...(但我觉得还是你眼睛更好看呢)”

终于有人当着我妈的面说我眼睛长得更好看了!可惜我妈听不懂!我的内心正欢喜地咆哮,黑哥哥继续认真地说:“Because when you smile, they disappear.(因为你一笑,它们就不见了耶~~)”

黑哥哥总是不吝啬表达他对我外表的喜爱,无论理由如何奇葩——再比如,他会觉得我的塌鼻子也很好看,因为长得像他们非洲人的鼻子……这种恭维大大满足了一个在中国社会中非典型美女的虚荣心;以及更重要的,让我觉得自己在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充满吸引力,自我感觉特良好。不是有句话说么,爱一个人,是爱ta眼中自己的样子。

很久以前看到网上有人问,为什么很多并不好看的中国女生能嫁给外国帅哥?我想说,原因自然可以从很多层面分析,但先在外貌这一个最浅薄的层面上来说,我,作为一个单眼皮塌鼻子的胖子,负责任地证明:审美观真的不一样。你不知道在你眼中的丑女,是不是在另一个文化中,是个不可多得的女神呢。

况且,你眼中‘外国帅哥’也有可能在他的文化下并不那么帅——我一直很喜欢黑哥哥一口整齐的白牙,但他自己却一直不很满意,因为他觉得好看的一口牙,应该有一颗包着黄金,两颗上门牙之间则要有一道宽宽的缝……

那么,有没有在不同文化中一致的审美呢?

当然有!那就是胸啊哈哈哈哈哈!


文:栗一锃,荷兰乌特勒支大学在读博士,研究兴趣包括少数族裔及移民家庭教育,全球化背景下的儿童观变迁,儿童发展的跨文化比较等。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情人眼里出西施。你的恋人有什么特别吸引你的美吗?
对于白瘦美这样的主流审美标准,你是怎么看的?
访问我们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参与讨论,或将你的故事和见解发给我们:[email protected]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