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中,我们为什么喜欢自杀自虐?
definiteserenade3

爱情中,我们为什么喜欢自杀自虐?

20多年前的我,是一个整天把自己想像成孤儿,以为会见死神不过是一场蹦极跳的无良少女,不断地利用恋爱来逃离苦海。
王梆 2013年12月26日,18:39
20多年前的我,是一个整天把自己想像成孤儿,以为会见死神不过是一场蹦极跳的无良少女。整个青春期除了与某种身处冥王星的孤独感惺惺相伴之外,还不断地利用恋爱来逃离苦海。恋爱却不好好爱恋,偏偏动不动就要用裁纸刀来追问爱情的真谛,证明自我的存在。没事吃上一百颗阿司匹林,再到医院里洗个肠……回想起来,经历过那样一个遗书厚到足以令碎纸机致残的青春期的我,还能活到今天,实在是一个奇迹。

可惜并非所有的女孩都能制造类似的奇迹。记得去年9月24日,在伦敦西南部的温布尔登车站,23岁的夏琳和男友丹尼为接下来该做点什么发生了争执,两不相让,夏琳一气之下就跳到了铁轨上,结果眨眼就被一辆时速97公里的火车毫不动容地送进了天堂,虽然她没有像谣传中的法国香颂女王皮雅芙那样,用西餐刀叉叉死自己的恋人,但是让自己的恋人眼睁睁地望着火车从自己身上碾过,其残忍程度,也和杀人相去不远了。

类似的悲剧总是不断地上演,最近被媒体报道的九零后美女,同样也只有23岁的阿英,与男友吵架后,竟然往自己身上泼洒汽油,拿着打火机想要吓唬男友,以为只要让打火机与身体保持一定距离,就不会将自己点燃,却没想到她才轻轻地按下火机,就被火蛇一口吞没了。全身重度烧伤,积攒了23年的美貌付之一炬,还要支付高昂的治疗费。她的父母和男友,更不知要付出怎样巨大的爱和关注,才能让她重拾生命的勇气。

青春时迷恋这种所谓的“义无反顾”,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曾经是爱的文盲的缘故吧!对“爱”一无所知,不知道爱原来靠自虐争取不来,甚至拿死神来开玩笑,总侥幸地以为死神不会识货,自己玩的不过只是心跳,心理学管这种冲动而危险的应激行为叫作Impulse control disorder (ICD),即“冲动抑制失控症”,它目前被认为是多种心理疾病,比如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间歇性情绪失控),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反社会人格障碍),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边缘人格障碍) 等等症状的并发症之一。“冲动抑制失控症”一旦发作,人就像陀螺一样,被瞬间卷入一种疯狂而黑暗的漩涡里去,并丧失对即将发生的惨剧的理性判断力。

美国心理学家、华盛顿大学教授玛莎·琳汉(Marsha Linehan)认为,最容易出现这种并发症的人,在亲密关系中,多数存在着某种不容低估的交流障碍,或严重缺乏交流的技巧。他们往往遇到难以疏通的情感问题时,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尖叫,自虐,自残甚至自杀,以此激发对方对问题的关注。

然而自虐是否真的有助于负面情感的发泄呢?瑞奇·诺尔特(Rick Nauert)博士是一位有着25年临床经验的心理医生,他在今年的两项最新研究中发现,答案是否定的。在第一项研究中,实验人群被分为两组,一组为从未使用过自虐手段,并无明显精神创伤病史的“正常人”,另一组为经常使用自虐,自残手段的病人,实验的结果是,在痛感被移除后,两组人群得到的精神放松水平指数竟然是一样的;第二项研究来自美国卡罗莱纳州大学的学生约瑟夫·富兰克林(Joseph Franklin)和他的同事,他们想证明,痛感移除是否有助于减轻心理的负面情绪,或者是否会产生正面和积极向上的情绪。通过不断地分组电极反应测试,其结果亦出人意料,那些把自虐作为发泄媒介的人,在痛感被移除后,显现出的情绪反应竟然是乐观而积极向上的。

如果人类对痛感的本能排除反应,仍不能吓跑那些喝药,跳轨,泼洒汽油之类的疯狂念头,那么你不妨尝试一下Dialectical Behavioral Therapy(辩证行为疗法)。辩证行为疗法,是玛莎·琳汉在1967年开始创建的行为疗法之一,专门针对边缘人格障碍,自虐,自残,慢性自杀症,以及冲动抑制失控症。它以哲学和科学为根基,肯定事物和事物之间的关联性;承认变化是生命的常态,世事永远处在不可避免的变化之中;而阻碍,挫折,或者看似处于不利面或对立面的形势,其实更有助于促进对真相的揭示以及问题的解决。为了将这套理论在临床上应用起来,玛莎多年来一直在“接受”和“改变”之前寻找着每个个体的平衡点,即:“因为你是你,所以你被爱(you are loved the way you are)”,但是请不要忘记:“你必须努力改变(you must strive to change)”。玛莎坚信每个个体都能够在这矛盾的两极之间,通过不断地努力,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这个看似神秘的平衡点。

玛莎自身就是一个成功的病例:1961年的3月,年仅17岁的玛莎便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并很快成为隔离室的常客。她不断地攻击自己,用烟头烧手腕,鞭打自己的四肢,用头撞天花板,四处收集利器,想尽办法自杀……在一部关于她的纪录片中,谈起自己那长达两年的自虐史,玛莎说道:“那不是我,那是别人,是另一个她,在想尽办法摧毁我的一切。”玛莎和“另一个她”斗争的结果是,玛莎胜利了,她走出了精神病院,并且成为和荣格一样重要的心理学家。

“接受那些我们无法改变的事物,鼓起勇气去改变我们能够改变的事物。" 这是辩证行为疗法给我们的启示。如果青春注定要有一场大火或风暴,请记住这句话吧!

(原题:那个向自己泼汽油的九零后女孩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您在生理或情感方面有哪些疑惑或担心?我们愿意倾听您的声音。欢迎把您的故事和问题发给我们,我们将邀请权威专家进行作答。欢迎访问我们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参与讨论,或写信给我们:[email protected]

  •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