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娘
shutterstock/ARTFULLY PHOTOGRAPHER

17岁,我穿上了新娘的嫁衣

那年我17岁,家里早已点亮婚礼的红烛,在穿上红婚纱的一刹那,我听到门外鞭炮噼啪作响,我却幸福不起来。

编者按

2015年7月,南京工业大学的大学生们前往连云港灌云县进行“乡村爱情”社会调研。调研中,他们采访了当地妇女婚嫁情况,并向我们展示了农村早婚的真实一面。

早婚,指在法定结婚年龄(男22,女20)之前结婚,因此婚姻不具有法律效应。

该传统来源于旧时婚姻风俗,古时候推荐婚龄大多为男16,女14。早婚风俗沿袭至今,在一些观念落后地区仍然有所保留。

以下故事经由当事人或村委会口述而得。

 

 “我很快就来你家,你就等着做我的小新娘咧!”

2006年11月,花季少女二丫(化名)情窦初开,在墩头村遇见了他。

17岁的她,扎着两个麻花辫,穿着奶奶做的新衣,眼里似乎汪着一湖水,18岁的他,黝黑的肤色,健硕的身体,憨厚而可靠。情愫一触即发,曾羞涩腼腆牵着小手田地里采花送姑娘,也曾红着小脸亲吻你额头的碎发。村头的合欢树下,说好永远在一起。

送你一朵合欢花,百年好合。

未知懵懂之际便初尝禁果,剩下来的,便是林离骸骨。

爱情的狂热与美好,接踵而至的是意外到来的生命。二丫很害怕,约见了他,他说不要害怕,我很快就来你家,你就等着做我的小新娘咧。

等待,是一种煎熬。二丫等了又等,等到肚子已经遮不住了,等到全村都知道了。七个月的身孕,任凭奶奶视力不好,最后也是知道了。奶奶去东二村找上了他,却被他妈赶出来:你丫头放荡,都不知道谁的野种,关我儿子什么事,再上门小心我不客气!二丫她爹在外打工摔死在建筑工地,她娘拿着500块抚恤金跑了,留下5岁的二丫和年迈的奶奶。这些年,奶奶靠捡垃圾卖养活了二丫,而如今奶奶也不行了,病来如山倒,没钱医治很快撒手人寰。而他,也在母亲的安排下,另娶她人。

 

新婚燕尔之际,可曾记得那年合欢树下的誓言?

到底还是说的人没当真,听的人当真了,誓言成了一纸空谈。

二丫找到计生局,要打掉八个月的孩子,妇女主任马大姐怎么也劝不住,最后二丫跪了下来,说:打了他我还能活几年,生下他,我跟他都没法活!的确,毫无生计来源的二丫,连自己都养不活,何况一个活生生的孩子。马大姐沉默了,最后在二丫引产后给了200块,略尽一点绵薄之力。

后来,二丫继承了奶奶的工作——捡垃圾。

后来,她嫁了一个五十多岁的鳏夫。

后来,她又被休了,因为早年引产再也无法生育。

后来,我不知道了,但希望二丫有一个好结局。

 

然而,只是希望。

农村女性和孩子
shutterstock/Grigvovan

“生不出儿子是我的错吗?!”

今天的她,格外美丽,穿着姥姥出嫁时的红袄,轻轻地盖上盖头。

今天是她的17岁零73天。

姑且叫她招娣吧,她离开唯一的亲人、糊涂得说不出话来的姥姥,来到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的家。男人掀开盖头,轻轻说了一句,一定要给俺娘生个大胖小子。她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过了今夜,她就是这个男人的女人了。在这个家里,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机器人。白天,婆婆像赶驴似的催促她做着无休无止的家务。晚上,男人像赶鸭子上架似的要她配合做着重复的运动。

直到姥姥去世,她知道,真的只剩自己了。日复一日的结果是,肚子终于大了。

为了不被婆婆数落与谩骂,她每天都在祈祷:肚子里怀的是男娃。她每天拼命吃酸的,婆婆说,酸儿辣女,肯定是个小子!怀胎八个月时,婆婆出奇得给大夫塞了200块,让大夫告诉她怀的是不是小子。

……

她还是被赶出来了,吃酸的有时并没那么管用。婆婆说,女娃有啥子用,我们家不养,顺手把出嫁时的红袄甩给她。

她举目无亲,听村里老大爷说他们家这样是犯法的,可以告的。她匆匆跑去了法院要告他们家,可是现在的她20岁不到,结婚证也没领,他们说婚姻不合法,不受婚姻法保护。她不甘心,只能跑回家。闹也闹了,求也求了,婆婆施舍了一点钱,说:“拿去做引产,是你自己不争气,怨不得我们,以后你就不用回来了。”

她跪在地上,第一次朝婆婆大声说话:“生不出儿子是我的错吗?!”

婆婆瞥了一眼:“就是你的错,别让我用扫把赶你,快走。”

后来,她跳湖了,冰冷的湖水刺痛着她的皮肤毛发,但并没有刺痛婆婆与丈夫一丝一毫,因为丈夫又娶了一个。

……

人都是真人,事也是真事。在那些我们目不能及的地方,人们不断怂恿着、要求着年轻男女们早婚早育。

中国农村
shutterstock/Auggieferns

早婚早育的伤害

早婚的年轻男女在心理上一般都没做好组成家庭的准备,夫妻双方心理上还未成熟,经济能力也不足以支撑整个家庭的负担。

就早育来说,如果女孩身体发育还未成熟,母亲和胎儿会争夺身体内的养分,导致胎儿营养不良、母亲身体受伤。不仅有流产、早产的危险,还可能导致宫颈受伤,产道撕裂等意外。

调查组与灌云县伊山镇胜利社区党委副书记马鹤文、县妇联和四队镇街西社区妇联主任朱莹莹以及其他村官进行深切沟通交流并下乡与妇女们面对面采访。以下是部分访谈记录。

 

马鹤文(区党委副书记):

“在这里,早婚依然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大多数青年在高中毕业以后,如果没有继续上学,通常会选择结婚。他们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老一辈人遗留下来的思想观念在作祟。然而,早婚青年只是把结婚当作一项‘任务’来完成,所以并没有太多去考虑自己婚后在家庭中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或者是承担怎样的责任。

韩韵秋(县妇联办事员):

“早婚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当然不止在我们这里,在整个中国农村应该都是如此的。这跟农村教育水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18岁左右结婚的人群中很多知识水平都不高,结婚后夫妻双方出去打工,孩子就留在家中。”

朱莹莹(当地妇联主席):

“当地早婚现象还是很多的,他们的结婚年龄普遍集中在20岁左右,主要是由于学历层次比较低。另外部分还受制于家庭原因和农村习俗,这里鲜有所谓的自由恋爱。早婚的夫妻一般都不能领取结婚证,这直接导致了他们婚姻生活的不稳定性,孩子的教育也很难得到保证。”

每一天,中国的很多角落还在上演着早婚的故事。其中,知识文化水平、农村传统风俗、社会负面风气等都是重要的影响因素。那些还未发育完全的年轻生命,真的可以承载婚姻的责任吗?希望不久的未来,早婚现象能在当地政府的工作努力下逐渐消除。

 

(文 /易木,原题:嫁。网友来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Comments
添加你的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